第四百八十四章:安排妥当

    春宵苦短,即便有心事,小俩口还是舍不得错过一生一辈子的时刻。

    待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了卧室,紧紧相拥的两个人缓缓睁开眼睛,各自道一句早安。

    生活中,大概没有比这个时候更幸福的了。

    第二天原本是该回门的日子,因为云依的情况特殊,没有娘家,自然很多礼节都省去了。他们只需要早起,回家吃顿饭,她这个做儿媳妇的,总该给公公婆婆敬茶才是。

    田雪想得周到,什么都给安排好了。早早就给云依发了信息,让他们多睡一会,回来吃午饭就行了,不用着急。

    云依脸皮薄,哪里敢真的挨到中午去,要是被长辈看见了,可要笑话他们没分寸。

    吃完早餐,二人精神奕奕,一同往陆宅去。

    这次,陆祈年直接住在了陆家老宅。上次是要避嫌,这次再不需要避开别人的眼睛。再说,劝服他们回京都看望,身份迟早是要被公开的,到时候,其他人还是会知道陆家背后的身份。

    他现在也没必要特别小心!

    很多年没有一起用早餐,陆祈年贪恋着此刻的平静,有些理解,陆清扬为何不想回京都了。

    回去就意味着要面对各种勾心斗角,那些都是自己的亲人,他不愿和自家人争锋相对。凌晨的日子平静又惬意,若是他的话,也会选择留在陵城,过自己的安稳日子。

    “三哥……”

    “怎么样?这粥是你嫂子今早起来亲手熬的,我猜,你想念这个味道。不知道,习惯了京都生活的你,还吃不吃得惯?”

    陆祈年笑道:“喝下这碗粥,我都觉得,自己已经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嫂子的手艺比起当年要精进了不少,这糕点,比以前还要精美。辛苦嫂子,这么早起来特地做给我吃,这不是折煞我吗?”

    陆清扬笑了:“话可不能这么说,你难得过来,这点心意还是要尽到的。你喜欢,你嫂子就会高兴。她闲着没事,偶尔会喜欢研究糕点。只是,我们都上了年纪,有些东西,不能贪嘴。”

    陆祈年点头:“三哥还是和以前一样,严于律己。”

    他们正说笑着,陆凌天已经带着曲云依回来了。他们看家里还在用早餐,不免觉得奇怪。

    “平日里,爸妈可是早就吃完了,今天怎么……”

    “你母亲起了个大早,特地做了精致的点心,各式各样的早点,都是她自己做的。你们来得正好,一起再吃一点?”

    “爸妈,我们已经吃完了。今天是我们新婚后第一天,我特地带着依依回家。”

    田雪已经起身拉着云依坐下:“都是一家人,我们家没有这么多规矩。吃过了,也可以尝尝味道,平时我可没有这么好的兴致。正好,一家人坐下聊聊天。”

    两个晚辈也被拉着一起坐下,天伦之乐,大概就是眼前这番景象。

    陆凌天见父亲这么高兴,胃口也好了不少,真切感受到了,父亲的内心其实也是渴望和亲人在一起的。既然如此,眼下有了这个机会,父亲何不回去看看呢?

    现在,公司的事情也不需要他操劳,他们要去哪里,全看他们自己的兴致。

    陆清扬笑着问道:“你们俩结婚了,接下来,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下蜜月旅行?公司这边的事情不是已经差不多定下来了吗?有什么大事,你曹叔叔会帮忙看着的,趁着这个时候,带着云依好好出去玩玩。你之前还说已经安排好了的!”

    陆凌天放下餐具,擦了擦嘴,认真回答了父亲的话。

    “爸,之前是这样计划的。不过,我和依依商量了一下。家里总不能没有人,我们再走的话,家里连个人都没有,还是不行的。所以,我们决定,把蜜月旅行延后。”

    陆清扬一听,没明白儿子的意思。

    “家里怎么会没有人呢?我虽然现在没有管公司的事情,可你要出去,我还是可以帮忙盯着公司的。怎么,你还不放心我不成?”

    “爸,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您不是要走吗?四叔都在这了,就等着你和妈点头,跟他一起回京都。你们就放心回去吧!这里,我会盯着,绝对让你们放心。”

    陆清扬打量着儿子,纳闷着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答应你四叔,要跟他一起回去了?蜜月旅行怎么能往后推呢?结婚后出去旅行这才叫度蜜月。你往后推,要是云依怀了孩子,肯定是不能出去玩的。到时候,还不知道要延迟到什么时候。你为人丈夫,可不能委屈了云依。”

    陆清扬振振有词,句句在理。

    云依赶忙说道:“爸,我一点都不委屈。您的事情比较重要,我们还年轻,真想出去玩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这个您不用担心。”

    “以后玩是以后的事情,结婚后的旅行才叫蜜月。我也没说过我要去京都,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

    “你昨天在酒桌上,可不是这么说的。爸,大男人一言九鼎,你要是食言,这不是让四叔失望吗?”

    陆清扬看了看周围的人,又看向妻子:“我昨天答应了?”

    田雪尴尬地笑了笑:“好像是的吧!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我答应了吗?老四。”

    “三哥,你昨天的确答应了。”

    “这不可能,我根本不记得。我们都去了,家里怎么办?”陆清扬还是有些别扭,没有顺着大家的话说下去。

    田雪干脆说道:“要不这样,你先和老四回京都,家里,有我守着,这总可以吧!”

    “那更不行,我们是夫妻,去什么地方都要一起。我一个人回京都,那算怎么回事?这事肯定是不行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田雪叹了口气:“清扬,你都忘了我昨晚跟你说的那些话吗?你别意气用事了,时间真的不等人。”

    田雪说着,还给云依使了眼色。

    云依见到婆婆的眼色,也跟着帮腔说道:“爸爸,我没了父母,您是知道的。您应该不想像我这样,想和父母吃顿饭,都不可能。人世间最大的距离,莫过于阴阳相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