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故人

    宋青小当即将这妖丹放入自己的乾坤袋内,又看了吞吃兽王内脏之后,气息更弱的银狼一眼,接着才咬破指尖,照着识海之中湘四所送她的秘法,以血液画出一个古怪的图腾。

    血液在灵力作用之下凝而不散,图腾一成之后,便浮在半空形成一个暗红色的圆纹。

    图腾之内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对于妖兽似是颇有影响力。

    先前还萎靡不振的银狼在感应到图腾的力量之后,睁开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似是感应到了威胁,咧了咧嘴,露出牙齿,喉间发出低吼之声。

    “来,把爪子伸给我。”宋青小无视银狼的反应,出手快如闪电,往它一只前爪抓了过去。

    ‘嗷——’

    银狼被她抓了个正着,下意识的就想抽离,但试了数次,却又无法挣脱她的挟制。

    它的爪甲牢牢卷缩在前足之中,像是已经感应到了不对劲儿。

    “你乱吃了不少东西,我要把你收进我丹田之中,养一段时间的伤势。”

    宋青小知道它听得懂自己说的话,因此讲完之后,便将手一握,化出一柄冰刃,往它前足划去。

    ‘嗷嗷!’

    银狼有些不安,宋青小索性以手臂将它上半身挟住,令它无法挣扎。

    它已经达到七阶,皮毛之厚,不下于一件上品的防御性法定。

    可她如今的实力也不容小觑,那冰刃带着强悍力量,划破它前肢。

    血液喷涌而出,银狼像是受到刺激,另一只腿挣扎着想要站起。

    她用力一把将掌心中的那只前足抓稳,并以飞快的速度也画出一个与自己血液所画相似的图腾。

    这图腾一成,便浮在半空,宋青小将手一松,银狼迅速撤离,咧开嘴,冲她发出低吼之声。

    “两个图腾一旦合成,便形成契约。”宋青小将手里的冰刃化去,平静的道:

    “当年你失去族群,如今我们会组成新的同伴。”

    她盯着银狼那双鲜红的双眼,“答不答应?”

    ‘咕咕——’

    银狼鼻孔之间发出喘息之声,也牢牢盯着她看,像是在考虑她的建议。

    宋青小以为它还会再犹豫半秒之时,但银狼对她的信任远比她想像的更深。

    她话音一落之后,只见那半空之中分开的两个图腾,迅速的往中间靠拢,紧接着‘砰’的一声合二为一!

    那图腾一合并,便迸发出璀璨至极的红光,将银银笼罩在内。

    它的身体在这红光之下越缩越小,最终被完全收入那图腾之中。

    紧接着那暗红的图腾则化为一道灵光,‘嗖’的一声钻入她的眉心。

    而屋子之内,银狼的身影则是完全消失。

    这图腾一入她身体,宋青小就感应到自己的神魂之内多了一丝羁绊,丹田之中,也多了一头沉睡的银狼虚影。

    大量灵力被引入那虚影之中,滋养着它的神魂。

    将银狼收入丹田之后,宋青小才发现它的伤势远比自己想像中还要严重一些。

    体内原本仅剩了七成的灵力,顷刻之间就被它吸走了五成之多。

    灵力的大量流失,筋脉干涸之后力量骤失,令得宋青小措手不及。

    丹田之中还传来吸引力,剩余的两成灵力恐怕经不起银狼这样吸收的速度。

    她忙不迭从乾坤袋内掏出数粒六阶妖丹,将其握在手中,开始大量吸纳妖丹之内的灵力。

    幸亏她这几年在星空之海中寻找银狼的同时,杀了不少六阶妖兽,取其妖丹藏在乾坤袋内,此时才正好派上了用场。

    她一连吸纳了数十粒妖丹,形成极为恐怖的灵力流,却俱都被丹田之中的银狼幻影吸了进去。

    吸纳了如此多灵力之后,丹田之内的银狼幻影吸纳灵力的速度才逐渐减弱,最终变为一种极有规律的引灵之力。

    在银狼幻影逐渐停止这样凶悍的吸纳灵力之后,宋青小这才缓缓松了口气。

    先前的一刻极其凶险,若非她在星空之海内斩杀了大量妖兽,积攒了不少妖兽内丹,此时化为灵力,借自己的身体转化为力量输送进银狼身体,恐怕银狼幻影便要吸纳她体内的精血之力。

    就是这样短时间内急速的转纳灵力对宋青小来说也极为疲惫,但银狼的情况一稳定之后,她依旧暗暗的松了口气。

    她以神识呼唤银狼,并没有得到回应。

    吸纳了足够多的灵力之后,银狼像是被吸纳入图腾,进入她丹田之内的那一刻便如同被封印一般,意识陷入了沉睡。

    宋青小想到它以往吞食蛟龙、三头犬内脏之后沉睡的情景,不由稍稍感到安心了一些。

    它今日吞食了赤血丹、混沌珠,又吃了八阶兽王的内脏,照理来说确实应该陷入沉睡,吸收这些力量。

    不知是不是它沉睡在宋青小丹田内的缘故,她隐约感觉得到银狼这会儿的情况,像是比先前好了许多,至少它的伤势像是暂时稳定,没有生命危机。

    她心念一动之间,手腕处便缓缓浮现出一团红色的圆形图腾。

    图腾之上冒着暗红色的血光,而血光包裹的中间,则出现一只蜷缩的银色狼图腾。

    随着她神识一松懈,那图腾又缓缓隐匿,那手腕处又雪白细腻,仿佛之前的一切只是她的幻觉。

    宋青小握了握拳头,又以神识扫视自己的身体。

    正如苏五所言,她施展秘法,以自身灵力蕴养银狼之后,她的力量至少有三成受到了限制。

    她的实力本来已经在分神境初阶十分稳定,但此时隐隐有退回到两年前,才突破分神境之时的架势。

    但宋青小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倒也并不吃惊。

    至少银狼的情况暂时稳定,且又被她收入体内,至少从此之后她逃跑也方便了许多,不用再像之前一样抱着头狼四处躲避。

    她将地面的兽王尸体收入了自己的乾坤袋内,解决了银狼这一桩事之后,她开始担忧起自己识海内的那道烙印。

    识海之中,时秋吾的那道神识如影随行。

    此人虽说被天外天的人缠住,短时间内脱不了身,但如果这烙印不解决,以他神识之强大,自己就算这会儿逃跑,也未必躲得过他搜寻。

    她试着想以神识将这道烙印驱离,宋青小如今已经是分神境的修为,九字秘令之中如今有四字令都在她的手上,又有灭神术同时修炼灵力、神识,照理来说她神识之强,远胜一般分神境修士。

    可她与时秋吾之间的境界相差太多,此时无论她如何费心尽力,却无法将时秋吾的神识抹去。

    宋青小的心直往下沉,许久之后,她无可奈何的睁开了眼睛。

    “前辈。”她以神识呼唤苏五,时秋吾的烙印不解决,无论她逃得有多远,他一旦搜寻到这抹神识,便能以极快的速度追上自己。

    她没有办法解决境界的差距所带来的神识烙印,便唯有求助于苏五,不知道他有没有办法解决此事。

    苏五肉身虽死,但魂魄还在。

    当年的他与时秋吾一样,都是同样属于虚空之境的强者,以神识来说,苏五应该不下于时秋吾的。

    她不需要多说,苏五便已经明白她的意图。

    宋青小感应到一股凌厉的寒意从神魂之中传来,如同一抹剑意,瞬间斩中时秋吾留在她识海处的那记烙印。

    这抹寒意冲击之下,那宋青小之前一直无法抹去的烙印便一下被这寒意所击碎,接着残念也被寒意冲击,最终消弥于无形。

    苏五果然还保存有一定实力!

    “我只能暂时将这神念烙印抹去,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苏五的声音有些冷。

    宋青小发现识海之内再无束缚,时秋吾的气息尽数被驱离之后,不由心中一喜。

    听到苏五的提醒,她心中一凛,应答了一声:

    “我会去看看我的母亲,尽早离开帝都的。”

    苏五并没有再回应,她还未起身,便感应到似是有气息正往这边飞快靠近。

    汽车飞驰的声音传入她耳中,这里的房子间隔极远,当年闹鬼一事之后,一般人根本不会往这边靠近。

    从她回来之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这附近都没有往这里而来,此时的汽车声应该不会是走错了路的。

    车内有一道气息,十分弱小的样子,像是还受阴气所侵,不像是修士,倒像是普通人。

    她的目光转到客厅的地板之上,兽王的尸体虽说被她收入乾坤袋中,但地面还是留下了不少银狼撕咬兽王尸体后的血迹。

    宋青小的眼神一冷,在她目光注视之下,地面血液溅开的地方迅速结冰,紧接着她手指一勾,那冰晶腾空而起,迅速融合,顷刻之间化为一粒冰球,被她握在掌心。

    而地面之上瞬间便被清理得干干净净,除了银狼拍落那粒妖丹时震碎的地砖之外,再看不出其他残留的痕迹。

    她做完这一切后,站起了身,缓缓隐入角落里。

    今日魏芝逃离,她又放过了顾春行,当年帝国的武道研究院既然追杀她,可想而知她的档案资料应该是泄露了的。

    此时来的人虽说气息微弱,像是普通人,但宋青小也并不敢大意,想要看看来的人到底是谁。

    约摸一刻钟以后,那车子越驶越近,最终在她房子外围停了下来,一个男人下了车,缓缓推开了院门。

    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座房子的主人已经回来的事,也不知道暗处有一双眼睛在冷冷的盯着自己。

    这男人打开了房门之后,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儿。

    屋里的气温很低,带着一股令男人说不出来的气味,有些腥甜,似是血液的味道,但又有种令他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种感觉来自本能,使他后背寒毛瞬间竖立,鸡皮疙瘩一层层从他手臂之上浮出,顶着衬衣,爬至他后颈窝处,扯痛他的头皮。

    且一些智能家电感应自动开启,像是有人早早回了此地,冷气开得十分厉害的样子。

    他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便见那楼梯的角落处,像是站着个人影。

    那人影站立的位置极妙,恰好踩在阴影之中,他一眼看上去,便只见到高挑而纤细的身段,像是一个女性。

    不等他出声,那人影便率先开口:

    “周野。”

    宋青小没有料到,过来的会是这么一个熟人。

    她与周野之间,当年仅只通过罗五认识,仅托他帮过几次忙而已,而此时从周野停车进屋的态度看,这十年时间,像是他在帮着自己照顾屋子。

    “宋,宋小姐?”周野听到屋子中的声音时,像是有些不敢置信,一语既出,又试探着问了一声:

    “宋小姐,是你吗?”

    他说话的同时,见到那人影从阴影之中缓缓走出,露出宋青小的身形。

    光线从屋子的落地窗照入,她一走出阴影,那光晕便照在她面庞之上。

    阳光之下,她的肤色白得近乎透明,精致小巧的下颚下,露出修长而纤细的脖子,颈窝的锁骨处被衣领打出少许阴影。

    在看到宋青小出现的那一刻,周野先是露出笑意,接着在看清她的样子时,又转化为极度的震惊与不敢置信。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个身材窈窕的少女。

    她的眼神清冷,兴许是看到了昔年曾经相识的熟人,她的嘴角边露出微微的笑弧,将她身上的冷意融化了些许。

    那长相眉眼依旧是周野记忆中的样子,但隐约又像是有哪里不对劲儿。

    “你——”

    他传来一声极为明显的抽气声,一脸的惊骇。

    从当年宋青小最后一次打电话和他联系,是在她进入预备队时,算算时间,已经过去十年之久了。

    周野第一次与宋青小见面时,才年过三十,正是他事业黄金期,与出身富贵的罗五相识,意气风发之时。

    十年过去,他已经四十出头,身体消瘦无比,宽松异常的西装空荡荡的挂在他身上,他双眼乌青,像是蒙了一层黑气,整个人竟然有种死气沉沉之感。

    他似是最近诸事不顺,背脊微弯,肩背下沉,似是比他实际年纪还要大些,两鬓都已经有一些白丝夹在黑发里。

    但相较之下,时光像是在宋青小的身上定格。

    与十年前相比,她的长相不变,但细看之下像是被时间雕琢得更为精致。

    她看起来依旧如同二十岁许的少女,肤色白皙而细腻,那双眼睛似是盛满星辉,令人不敢直视。

    唯一有改变的,就是她从容的样子,有种压制着周野,令他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