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告辞!

    “放肆,陈义,你再用这种语气和我家主子说话,就休怪咱家不客气了!”,刘伴伴在边上寒声道,声音尖锐,直接就不装了。

    黄泰挥了挥手,示意刘伴伴安静,旋即他看着陈义认真道:“将钢材冶炼之法和兵刃铸造技艺给我,我会给予你适当的补偿,之前种种我也可以既往不咎,先别急着拒绝,其中的厉害关系你应该清楚,这种东西绝对不能落在私人手中,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想来你懂,在你手中不但不是好事儿反而是祸事,给我之后,我虽然可以不追究之前的种种,但往后你接触任何人都必须要有我的人在旁边,以防这些东西落入敌国之手,这是我的底线,你仔细考虑一下再给我答复!”

    摆明车马表明态度,黄泰已经不想和陈义废话那么多了,直接拿出了强硬的姿态,站在他的角度,无论从身份还是大局观来说都没有错,甚至可以说很宽容大度了,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不但挑不出毛病来,甚至还得说一句仁慈。

    换位思考,站在这个世界的角度,陈义都不得不说对方真心大度。

    但是,陈义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所说的那些完全接受不了!

    开什么玩笑,我的东西,你简直就是强取豪夺而去,完了我还得给你说声谢谢呗?然后你再稍微给点补偿我反而要感恩戴德了?再则,单单是往后的人身自由都要被限制这谁受得了?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不管是什么地方什么世界,人生在世都没有绝对的自由和公平,哪怕是后世,多少人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最后却无可奈何的事情依旧比比皆是。

    然而现在陈义的情况有点特殊,他完全有资格和能力去和黄泰讲公平,或许自己奈何不了对方,可对方也奈何不了自己啊。

    大不了耗着呗,甚至若是陈义不高兴了,黄泰连跟毛都别想得到不说,甚至陈义一怒之下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此多的前提条件下,陈义凭什么要站在一个卑微的角度?

    心念闪烁,陈义不疾不徐道:“我也说说我的想法吧,讲道理,你要的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但对你来说却是关乎国家命运的东西,然后你或许搞错了一点,那就是我并不在乎你的身份地位以及惹怒你之后所带来的严重后果,那对我来说没有意义,因为我的命运至少并不由你来掌控,所以,你想要的东西,能不能得到,并不是取决于你的意志,而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我说得够明白了吧?”

    听完后,黄泰目光一凝,看着陈义突然笑道:“你确定?”

    说出这句话,那是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的,有那个自信和实力说这句话。

    “我确定!”,陈义笑道,同样,说这句话陈义也有着自己的底气和自信。

    站在两人的角度都没有错,错的是信息不对等。

    不可否认,一旦双方彻底闹翻,纵使陈义有着太多底气,但只要他还要来这个世界,必定会有着诸多麻烦和危险,但是,那样一来‘黄泰’和这个帝国将失去的更多,甚至严重点的话失去的将会多到没有任何人承受得起的地步,这是不争的事实!

    看着陈义,黄泰笑着惆怅道:“你可以说是我的第一个朋友,我真不想闹到如此地步的,但站在我的角度,我不得不考虑更多,这点你或许比我更清楚,机会给过你了,东西,我依旧会得到的!”

    说完,黄泰转身就走,意思不言而喻,他只需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好了,他知道,自己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这个世界他得不到的东西或许很多,敢违背他意志的也大有人在,但陈义手中的东西和他这个人,眼下在他看来却不在此列。

    看着他的背影,陈义缓缓起身笑道:“其实我也很想交你这个朋友,可惜啊,我们毕竟所处的位置不一样,站的角度不同,或许注定无法成为朋友吧,但我真心不希望我们成为敌人,若是成为敌人的话,我除了微微唏嘘之外实际上是无所谓的,但我敢保证,一旦我们成为敌人,将是你和整个帝国最大的损失……,甚至……灾难!”

    说着,陈义缓缓将脑后的兜帽拉了上来,脖子边的小绳子一拉,整个脑袋都被包住了,连眼睛处都被两片黑漆漆的镜片所覆盖。

    这个过程中,没有人阻止陈义,毕竟在周围的人看来,陈义已经是瓮中之鳖了,而陈义也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能为所欲为的地步,若是过程中有人出手对他不利的话,他会第一时间跑路的,鬼才会去拿自己的小命冒险……

    转身离去的黄泰脚步一顿,继续向前,但却说道:“不要伤他性命!”

    当黄泰彻底离开这里后,刘伴伴见陈义已经拿起了带来的长剑,这才笑道:“陈公子,何必呢,就让咱家来会会你吧,放心,主子有言在先,我却是不敢伤你性命的,其他人也不会动手,但你说不得要吃点苦头了”

    陈义点点头,心说这样也好,单轮武功自己绝对不是这个刘伴伴的对手,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然而若是再加上自己这一身装备,倒是可以趁此机会试试和对方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将来这个世界就没出鞘过的长剑抽出,陈义斜提在手中冲着刘伴伴道:“请”

    “好剑,现在咱家彻底相信你手中一定有你所说的那些东西了!”看着陈义手中那把剑,刘伴伴眼睛一亮道。

    无需多言,下一刻,陈义全力运转内力于持剑的右手和双腿,猛然加速一个直刺直奔对方心口要害。

    这一招清风剑法中的开门见山接下来将有五种变化,陈义自然不觉得凭这招就能伤到对方,纯粹存储是想检验一下双方差距有多大而已,反正见势不对他会第一时间离去。

    他或许会败,但却不会落入对方手里就是了。

    然而下一刻陈义就傻眼了。

    他那迅捷无比的一剑,却在刘伴伴鬼魅般的伸手之下,剑身就那么轻易的被对方夹在了两指之间,甚至对方连脚步都没有移动一下!

    握着剑柄,陈义用尽全力,但剑身被对方两指夹住却是纹丝不动。

    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陈义蒙了,此时此刻,他才切身的感受到了曾经无数次见过的,那种站在自己此时角度的那些人内心是何等的憋屈。

    特么的,这还这么玩?

    “陈公子,还要继续吗?咱家虽是残缺之身,但武功却是不弱呢”,刘伴伴两指夹着陈义的剑身笑道。

    实在无法挣脱,陈义干脆不挣扎了,问:“刘公公,我这么称呼你应该没问题吧?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但能给我说说,你练的是什么武功吗?怎会如此厉害,我武功虽然只是三流,但就这么败了着实有点尴尬呢”

    “识时务者为俊杰,陈公子能认清现实就好,至于咱家修了的武功,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就与你说说吧,不知陈公子可曾听说过葵花宝典?”刘伴伴依旧两指夹着陈义的长剑笑道。

    两人此时不像是在比试,反倒有点像是在聊天。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陈义有着脱身的底气,刘伴伴却是自认为掌控了全局。

    “葵花宝典?可是江湖上‘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修炼的那套武功?”陈义眉毛一挑问。

    笑了笑,刘伴伴点点头道:“不错,不过嘛,东方不败修炼的葵花宝典却不是完整的,所谓的天下第一也只是在江湖上说说而已,当不得真,但不得不说那人的武学天赋真的很高,凭残缺的葵花宝典都能博得一个‘天下第一’的名头,甚至可以说已经走出了一条自己的武学道路,已经不再局限于葵花宝典了,我虽没有和他动手,却也不一定敢肯定能胜过他”

    “他能博得一个天下第一的名头,自然是有自己的过人之处的”,陈义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

    然后刘伴伴说:“陈公子,趁现在还有回旋余地,你且听咱家一言,听我家主子的吧,他高兴了,荣华富贵对你来说唾手可得,若是你喜欢武功的话,比葵花宝典更为精妙的武学多得是,多到任你选的地步,你又何必自讨苦吃呢”

    “这点我倒是相信,不过我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刘公公,就不和你多说啦,我得走了,若你家主子改变了想法,我倒是有兴趣见识一下比葵花宝典更为精妙的武学到底是什么,告辞”,陈义笑道。

    眼睛一眯,刘伴伴冷笑道:“到了这个时候,陈公子你还以为自己……什么!”

    话还没说完,刘伴伴一脸见鬼的表情下意识后退了两步,脸都白了,大热天的,他只觉浑身冷飕飕,就跟坠入冰窟了一样,甚至仔细看的话,他还在打哆嗦!

    因为陈义就在他和周围至少上百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凭空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