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叛族?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陈家给陈长铭所配置的护卫实在太过显眼了。

    他们的确实力强大,一个个都属于精英,不仅经验丰富,而且资历深厚,深得陈经等人的信任。

    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增加了陈长铭暴露的可能。

    资历深厚,意味着过往的痕迹十分浓重,也意味着其过去的熟人众多。

    若是一个不好被人认出来了,那问题就来了。

    能够让这些陈家精英们守卫的人,会是个什么身份?

    恐怕任何人心中都会闪过这个念头。

    而医师本就与丹师十分接近,一个好的丹师,往往也是一名优秀的医师。

    陈长铭身为陈家最为优秀的医师,自然本身便容易让人想到这一方面。

    这种种因素相加,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陈长铭会暴露出来,其实只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罢了。

    “看来是没错了......”

    站在陈长铭身前,望着陈长铭的模样,刘氏二长老脸上露出笑容,这时候轻轻开口,如此说道:“看来我没有白来一趟。”

    “是你自己跟我走,还是我带你走?”

    他站在那里,一张苍老的脸庞满是冷峻,就这么望着陈长铭。

    看这样子,似乎是吃定了陈长铭一般,显得有恃无恐。

    “大胆!”

    在陈长铭身后,负责守卫陈长铭的几名侍卫大怒,对着眼前的刘氏二长老怒目而视。

    “阁下如此行径,不怕我族事后追究么!”

    “追究?”

    刘氏二长老脸色冷峻,轻蔑一笑:“过了今日,陈家便将不复存在了。”

    “还能怎么追究?”

    “胡言乱语!”

    一声声呵斥从陈长铭身后传来。

    在陈长铭身后,一个个侍卫向前而去,冲向前方。

    他们上前与刘氏二长老交战,一面交战,一面也在大喊着:“公子快走!”

    “趁现在!”

    他们在前方努力搏杀,拼命想要将对方缠住。

    “想走?”

    望着眼前几人的动作,刘氏二长老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冷笑:“已经晚了。”

    话音落下,在其身后,那几名刘氏武者不约而同的出手了。

    刹那之间,浩荡之力爆发,磅礴的劲气直接炸开,在此刻浮现。

    他们响起冲去,与负责守护陈长铭的那几名侍卫撞在一起,在瞬间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一阵阵轻响声不断响起,在此刻不断浮现。

    浩荡的碰撞声不断从前方传来。

    站在陈长铭身前,望着眼前努力向着自己冲来,却被人缠住的陈家武者,刘氏二长老脸色冷峻,这时候不由笑了笑:“碍事的家伙已经走了。”

    “好了,乖乖跟我走吧。”

    “不然.....恐怕就给吃一些苦头了.....”

    他冷峻脸色,如此开口,声音在原地不断回荡着,显得无比冷峻。

    在其对面,陈长铭脸色平静,就这么在那里站着,显得很是冷静,没有丝毫的动作。

    “公子!”

    一旁,几声呐喊声不断传来。

    在医馆内,望着眼前的情况,陈意几人也拼命冲来,向着刘氏二长老冲去,想要为陈长铭拖延时间,让他能够离开。

    只是下一刻,刘氏二长老轻轻挥手,一股怦然大力在半空中浮现,直接激荡而出,一下将陈意几人击飞。

    一举一动之间,其一身雄厚实力尽展无疑。

    能够在刘家这等武学大族中成为长老,占据一席之地,刘氏二长老的实力毋庸置疑,绝对是孕体武者一级的人物。

    在某种程度上,这也说明了刘家对陈长铭的重视,为了抓他,直接派出了一位孕体武者。

    而对于一位孕体武者而言,陈意等人的实力根本不算什么,有和没有一样,只是挥挥手的事情。

    “看来也就是这样了......”

    随意挥手,将陈意等人解决之后,刘氏二长老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便要将陈长铭抓住。

    只是在此刻,一阵涟漪浮现。

    若有若无的波动从不远处传来,寸寸激荡。

    在刘氏二长老出手的那一刻,一只手臂猛的从一旁伸出,在瞬间抓在了刘氏二长老的肩膀之上。

    “谁!”

    顿时,刘氏二长老心中一惊,下意识转身,一只看似苍老的右臂伸出,在瞬间与那人对了一掌。

    磅礴劲气是各自身躯之上涌现,激荡的力量纷飞而起,在此刻荡起阵阵涟漪。

    一种磅礴的劲气从眼前浮现。

    刹那之间,刘氏二长老忍不住倒退,一连退了好几步才慢慢停下。

    而在眼前,一个人影已经站在了陈长铭身前。

    那是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青年,容貌英武,身材挺拔,带着种常人所不具备的坚毅,不是别人,正是刘言奇。

    在此刻,其挡在陈长铭身前,一张脸庞冷峻,冷冷望着前方的刘氏二长老。

    显然,在方才出手,将刘氏二长老挡住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刘言奇。

    “怎么是你......”

    望着眼前站在陈长铭身前,一身气息凛冽的刘言奇,刘氏二长老不由愣了愣,纵使阅历深厚,这一刻还是不由愣住了,完全没想到这个结果。

    刘言奇平日里在刘家之中并不起眼,尽管身为刘家家主之子,但存在感却格外的薄弱。

    所以在此刻,刘氏二长老才会如此意外。

    “你竟有如此雄厚修为......”

    站在那里,他眼神紧紧盯着刘言奇,一双眼眸中带着些不敢置信。

    “让长老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站在陈长铭身前,刘言奇将陈长铭保护在身后,冷冷望着眼前的二长老,一张脸庞之上满是冷色。

    显然,尽管同样出身于刘家,但对于眼前的刘氏二长老,刘言奇同样没什么好印象。

    “好,好,好!”

    好一会后,刘氏二长老才深吸一口气,望着刘言奇的视线中满是冷笑:“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城府,明明有一身精湛修为却从未展露,还要在这时候才暴露。”

    “如此处心积虑,想必对家主之位已然蓄谋已久了吧。”

    他冷冷笑着,脑海中已经自行脑补了:“你想藏于暗处,在关键时候暗算大公子,夺得未来家主之位?”

    “不知所谓!”

    刘言奇脸上满是冷色,这时候同样冷笑,望着眼前二长老的眼神无比之冰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哦,还有此刻......”

    刘氏二长老转身,望着被刘言奇挡在身后的陈长铭:“你隐藏多年,不露半点痕迹,此刻却为此人出手,想必与陈家勾结已久了吧。”

    “想必,你之所以小小年纪便至如此地步,便是勾搭上陈家的这位丹师,出卖我族,从对方手上获取丹药修行吧。”

    他脸上带着冷笑,如此猜测道。

    对于自己的猜测,他显得十分笃定,言语之间满是冰冷。

    在他看来,这才符合逻辑。

    刘言奇,一个婢女之子,平日里既无丹药供给,也无名师教导,却能走到如此地步,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若无特殊际遇怎么可能?

    在他想来,刘言奇显然早便已经勾搭上陈长铭了,靠着不断出卖刘氏一族的情报从对方手中换取丹药,最后才能在这个年纪走到这个地步。

    “一派胡言!”

    刘言奇勃然大怒,望着刘氏二长老的视线越发冰冷:“我刘言奇无愧天地,从未做过这等事!”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刘氏二长老所说有部分倒的确是事实。

    他的确从陈长铭手中获取了不少帮助,不仅治好了自己身上的伤势,更获取了三合丹借此修行。

    但若说他出卖本族,将刘氏一族出卖,这却是根本没有的事。

    刘言奇为人堂堂正正,绝不可能去做这等事。

    纵使他对刘氏一族并无好感,但也从未想过出卖刘氏一族以谋利。

    眼前的刘氏二长老所言,纯属污蔑。

    “那你怎么解释眼前之事?”

    刘氏二长老视线冰冷,紧紧的盯在刘言奇的身上。

    “今日之事若广为人知,一个叛族之罪是少不了的,纵使你为家主之子也决不可恕.......”

    “老夫今日便替家主清理门户,将你这叛徒击毙。”

    冰冷的话音在原地落下,下一刻,迅猛的劲风展现。

    一种紧迫感身躯表面升起。

    随后下一刻,刘言奇下意识抬起手臂,狠狠向前推去。

    砰!!

    半空中,在陈长铭的视线注视下,两只手掌猛地撞在了一起,随后刘言奇的身躯大步向前。

    吼!!

    阵阵嘶吼声从前传来。

    在周围众人惊愕的视线注视下,刘言奇身躯挺拔,这一刻纵横向前,一身气力磅礴,竟然硬生生盯着刘氏二长老的掌力疯狂向前压去。

    狂暴的劲气四涌,这一刻从四方浮现。

    尽管身为后辈,过去从未有过任何名声,但在此刻全力出手之下,其威视却盖世无匹,硬生生将身为孕体武者的刘氏二长老都直接压下了,那种气势无比的恐怖,令周围人都不由惊愕。

    浩荡的气息扩散而出。

    一阵碰撞声不断在此刻响起。

    浩荡的劲气从他们两人身上不断涌去,在四周溢散,竟然硬生生砸出了一个个坑洞。

    只是寸息之间,四周的大地变得坑坑洼洼,显得十分杂乱。

    而在周围众人的视线注视下,刘言奇的身躯纵横向前,一时之间,竟然硬生生压着刘氏二长老打,看这样子,已然完全取得了上风。

    “如此凶悍?”

    在陈长铭身后,陈意勉强从地上爬起,此刻望着前方刘言奇也刘氏二长老之间的交战,整个人都直接呆住了。

    长期位于医馆之中,对于刘言奇,他自然不会陌生,在过去曾经多次见过。

    只是在过去几次,他见到刘言奇之时,刘言奇都是浑身虚弱的模样,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般。

    而到了此刻,他才发现,对方的实力竟然如此骇人,连孕体武者都足以一拼高下。

    顿时,他的心情有些复杂,这时候视线紧紧盯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在一旁,陈长铭的感觉就没那么复杂了。

    “还是不够纯熟.....”

    站在那里,望着前方与刘氏二长老大战,看上去英武无比的刘言奇,陈长铭脸色平静,此刻却暗自摇头。

    在他看来,刘言奇还有许多不足。

    他常年修行太玄天功,固然将自己的身躯淬炼的极其强大,不逊色于许多孕体武者,纵使与眼前的刘氏二长老相比也丝毫不会逊色。

    但是在另一方面,他的对敌手段还是太嫩了。

    来来去去,也就是一套刘氏长拳罢了。

    当然,这并不怪他。

    毫无疑问,刘言奇的天资是极其出众的,不然也不可能达到眼前这程度。

    若能获得一个良好的条件,其未来的成就将不可限量。

    只是环境限制了他的成长。

    他自小生长在刘家之中,不受重视,无法接触到什么高等武学,日常生活中唯一能够接触到的武学,也就是一套刘氏长拳罢了。

    而刘氏长拳这门拳法,用来淬体倒还好,但是用来对敌,便显得有些不足了。

    尤其是在对方还是一位孕体武者的情况下。

    刘氏二长老不仅是一位孕体武者,自身更是刘氏的长老,对于刘氏长拳这门刘氏基础武学自然熟的不能再熟了。

    刘言奇用这门武学对敌,天然便处于劣势。

    此刻尽管一时气力爆发之下,足以将年老体衰的刘氏二长老压下,但等到时间一长,等自身气力渐渐衰弱之后,迟早会陷入困境之中。

    对于这些,陈长铭看的十分明白。

    在事实上,不仅是他,就连刘言奇自己也看的十分明白。

    所以在此刻,他一面拼命向前,将刘氏二长老紧紧压制之余,也一面对着陈长铭大喊:“长铭兄,快走!”

    阵阵声响在原地响彻,在原地不断回荡着。

    “想走?问过我了么?”

    冰冷的声音随后从眼前传来。

    在身前,刘氏二长老冷笑一声,竟然在瞬间挣脱了刘言奇的压制,直接冲到了陈长铭的身前。

    刹那之间,一只干瘦的手臂猛地伸出,向着陈长铭胸前击去。

    他的这一击,显然是准备直接将陈长铭直接击垮,以免其趁乱逃走。

    在四周,望着他的动作,陈意等人的表情渐渐变得惊恐。

    而在眼前,刘氏二长老的身躯向着陈长铭而去,身影越发接近了。

    只是,令他奇怪的是,在眼前,望着他的动作,陈长铭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恐惧情绪。

    站在那里,他的表情仍然十分平静,没有丝毫的恐惧与害怕,就仿佛眼前的威胁并不存在一般。

    这种情况令人诧异,纵使是刘氏二长老,此刻心中也不由感到一阵古怪。

    “已经吓傻了么?”

    望着眼前陈长铭的表现,他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勉强给对方的动作找到了一个理由。

    只是下一刻,慢慢的,他突然感觉到了一阵不对。

    不知是否错觉,他总觉得,自己的身躯似乎在渐渐变重。

    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感浮现在他心头,让他此刻有种极其难受的感觉,几乎要喘不过气了。

    而与此同时,一种刺痛感也不断浮现,伴随着一阵尖锐的痛觉。

    “不对!”

    下一刻,他猛地察觉到了不对。

    猛然的痛觉从胸前涌现,极其的剧烈与痛苦。

    感受着这种感觉,他下意识低头,随后便不由愣住了。

    只见在他的胸前,一个巨大的口子已经浮现而出了,其上出现了一道拳印,很深很深,直接将他的整个胸口贯穿了,让他的胸前看上去显得极其恐怖。

    滴啦....滴啦.....

    淡淡的绯红血液从他的胸前滴淌而出,就这么不断滴落在大地上。

    一阵阵浓郁的血腥气在展现,让人有种作呕的感觉。

    体内原本磅礴的劲气开始渐渐消失,在此刻逐渐不见。

    刘氏二长老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随后整个身躯就慢慢失去气力,就此直接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所有的气息。

    淡淡的血腥气升起,就这么涌现。

    感受着这种气息,陈长铭脸色平静,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何必呢......”

    而到了这时,周围众人才反应了过来。

    刘氏二长老,一位孕体武者,就这么死了.......

    而且,不是死在别人手中,而是死在了眼前这看似人畜无害,极其精致美丽的少年手上。

    顿时,在场众人都不由愣住了,这时候愣愣的望着眼前的陈长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也就是这样了.......”

    站在那里,望着地上刘氏二长老的尸体,陈长铭缓缓抬头,望向不远处。

    在不远处,此前刘氏二长老带来的那几名刘氏武者此刻还在与陈长铭的几名侍卫搏杀着,在那里地方不断血拼。

    他们在那个地方拼杀,此前一直拼杀的十分剧烈,一时间看上去似乎分不了胜负。

    而伴随着陈长铭的视线注视而来,一种变化却在产生了。

    既然已经出手了一次,陈长铭也不介意需要出手。

    所以,他再次动了起来。

    伴随着心念一动,他的手掌轻挥,一种浩荡之力涌现,直接隔空拍去,一掌将眼前几人拍飞,直接陷入了重伤之中。

    此前一直困扰着陈家侍卫,与他们不断纠缠的刘氏武士就这么直接被解决了。

    解决的干净利落,看这样子根本不像是在交手,而像是在清理垃圾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