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陈子灵

    砰....

    一阵阵清脆声响在原地不断响起。

    伴随着声音响起,原地一个个身影直接倒在地上,就这么在瞬间被击倒在地。

    而做下这一切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眼前看似柔弱的陈长铭。

    在此刻,他站在一旁,此刻脸色平静,脸色没有丝毫动容,看这样子不是解决了什么敌人,反倒像是清理了几头苍蝇一般。

    这种独特的景象,让在场的众人都直接看呆了。

    “公子.....”

    望着眼前倒在地上的刘氏众人,陈意等人愣愣站在原地,这一刻就这么愣愣望着陈长铭的身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与他类似,一旁的刘言奇也是如此,此刻站在那里,愣愣的望着眼前的陈长铭,似乎还没有习惯眼前如此巨大的转变。

    “陈兄.....你.....”

    好一会后,他才开口,望着眼前的陈长铭,脸色看上去有些复杂。

    “随我来。”

    站在那里,陈长铭脸色平静,没有解释什么,直接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刘言奇。

    感受着手臂之上传来的触感,刘言奇下意识想要反抗,最后却发现眼前突然一花。

    周围的场景在快速变化,这一刻迅速改变着。

    一道道风景迅速改变,在这一刻迅速变化。

    在四周,一阵阵风声从四处吹拂而来,在耳边阵阵轻荡。

    他此刻赫然被陈长铭拉着,正处于快速的移动之中。

    那种速度之迅捷令人觉得恐怖。

    在今日之前,刘言奇从没想过,竟然有人能拥有这等速度。

    不过在今日,他却是见识到了。

    咔嚓......

    一阵清脆的声响从不远处传来。

    阵阵喊杀声渐渐清晰。

    没过多久,只是片刻之后,一座占地庞大的庄子就显露在眼前。

    这是熟悉的陈家庄,只是此刻其内已然有了些变化。

    一阵阵喊杀声从其中不断涌现,阵阵呐喊声正在不断传出,在此刻响彻。

    伴随着阵阵血腥气息浮现,一种莫名的悸动感从两人身上浮现而出,伴随着一种极其独特的感觉。

    “这是.....”

    感受着眼前的那种悸动感,站在陈长铭一旁,刘言奇的身躯顿了顿,这时候心中猛地一跳。

    “灵气的波动......”

    他感受着前方传来的那种悸动感,这一刻心中一条,猛地闪过了这个念头。

    在前方,一阵阵悸动感正在不断的传来,显得极其独特。

    对于这种感觉,不论是陈长铭还是刘言奇都再熟悉不过,不是别的,正是灵气波动的声音。

    有修行玄功的修行者在其中出手,在其内大战,造成了灵气的波动,还有那种独特的反应。

    “他们....终究还是出手了......”

    下意识的,刘言奇想起了此前的那些黑衣人,这一刻心中不由一沉,有一种不安的预感升起。

    只是下一刻,他便感觉到了不对。

    因为在前方的庄子内,那灵气的波动并非是一面倒的,而是彼此对抗。

    有修行者在其中对战,导致了两股完全不同的波动升起。

    是谁在帮陈家?

    刘言奇下意识的望向一旁的陈长铭,这时候心中不由升起一种惊讶。

    陈长铭心中也有些惊讶。

    相对而言,对于灵气的波动,他的感应远比一旁的刘言奇还要敏感许多。

    刘言奇能够感应到的事,陈长铭自然也可以。

    甚至,还能够感知的更讲清楚。

    在此刻他便能感觉到,在陈家庄内,有两股极其强悍的灵气波动在浮现,单单论起那股波动而言,甚至不会弱于先天武者。

    而且,这两股气息之中,尽管有一股气息极其陌生,但还有一股气息,却是陈长铭极其熟悉的。

    “这是......”

    感受着那股熟悉的气机升起,陈长铭心中一动,感觉到了什么。

    没有过多犹豫,带着一旁的刘言奇,他直接迈开步伐,向着陈家庄中走去。

    一阵阵气息从他的身躯之上浮现。

    淡淡的微风吹起。

    在四面八方,一切试图上前对陈长铭两人出手的人尽数倒下,直接被陈长铭的气息压制,在瞬间失去了全身上下的力气。

    随后,陈长铭来到了一个角落,看清了其内的场景。

    在陈家庄的中央区域,两片人马正在对峙着。

    那是以陈经为首的陈家势力,还有以刘氏家主为首的刘家势力,此刻便在那个地方伫立,在那里对峙着。

    他们彼此对峙,彼此手中都握着刀剑,看上去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只是尽管如此,但他们却并未出手,眼神飘忽,满是敌意的眼神彼此望去,却迟迟没有动手,反而视线全部望向一旁。

    在他们视线所注视的地方,惊人的碰撞正在爆发。

    浩荡的气息从中涌现,一阵阵涟漪在那个地方荡起。

    在那个地方,两道身影彼此对立,在那个地方大打出手,彼此身上的力量都极其的澎湃,无比的恐怖。

    半空之中,阵阵请响声不断在此地响起。

    那两人在其中伫立,纵使只是随手一击都能够爆发出阵阵轻响,蕴含着恐怖的力量。

    其实力都凌驾于寻常武者之上。

    纵使是孕体武者上前,面对这两人,恐怕也要感到恐怖,分分钟就要被其所杀。

    而这两人之中,其中一人身上的气息极其陌生,身上披着一身黑甲,脸上有一道紫色凤鸟的纹路,显得很是特别。

    至于另一边,陈长铭倒是极其熟悉。

    那是个穿着白衫,看上去年纪不算很大的青年,一张不算英俊的脸庞显得十分冷淡,此刻与那黑甲男子正面相对,浑身的力量澎湃,随手一击都蕴含着恐怖之力,令人惊悸。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陈长铭之表兄,陈子灵。

    “子灵兄长......”

    站在角落处,望着前方浮现的场景,陈长铭皱了皱眉,这一刻倒是有些意外。

    他倒是没想到,在陈家之中,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个人物。

    更没想到,陈子灵竟然便是一位近仙者。

    是的,近仙者。

    在陈子灵的身上,有着一种独特的气机,唯有修行玄功之人才会拥有。

    陈子灵拥有这等气机,显然也说明了他的身份,赫然也是一位近仙者。

    而且,他的实力也极其非凡。

    就陈长铭的观察来看,不论是陈子灵还是那个黑甲青年,其一身修为都极其精湛,若是放到之前世界之中都不逊色于孕气巅峰,乃是足以媲美先天武者的人物。

    这等人物,陈长铭在前往神魔世界之前,甚至都不是对手。

    陈子灵的实力,可见一斑。

    “难怪......”

    回想起过去的种种,陈长铭心中闪过一丝了然。

    与陈子德,陈一鸣两人一般,陈子灵与陈长铭的关系也极其亲近。

    在过去的时候,陈长铭在晋升孕体之后,曾经试图投影陈子灵,最后却直接失败了,被陈子灵干净利落的击败,连一点余地都没有留下。

    现在想来,若陈子灵是这等实力,那就不奇怪了。

    以陈子灵如今表现出来的实力,别说陈长铭当时不过孕体之境,便是更进一步,达到了通明境,恐怕也未必是其对手。

    “你们陈家.....还真是.....”

    在一旁,望着前方陈子灵两人的交手,刘言奇脸色古怪,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到了现在,他也算是回过味来了。

    从一开始时,他身旁的陈长铭便不是一个简单医师那么简单。

    他不仅是医师,更是陈家唯一的丹师,甚至还是一个实力极其强大的武者。

    一击之下,击败了孕体之境的刘氏二长老,眼前陈长铭的实力可见一斑,绝对远超孕体之境。

    毫无疑问,这是个变态。

    而这种扮猪吃虎的变态,陈家竟然不止一个。

    刘言奇认识陈子灵。

    在过去的时候,陈子灵作为陈家最为优秀的后辈,便已然在九峰城附近闻名,号称九峰城第一天才,为绝对的风云人物。

    如此的风云人物,刘言奇自然不会陌生,因而此刻同样认了出来。

    只是在此前的传言中,陈子灵不过是个孕体武者,尽管优秀,但也不过寻常的长老层次。

    但是其如今表现出来的实力又何止如此?

    站在陈长铭身旁,仅仅只是观察着前方陈子灵两人的动作,刘言奇都不由一阵的心惊肉跳,更别说是与其动手了。

    这等实力,怎么可能仅仅只是孕体?

    就是通明之境都不过如此了吧。

    “看来.....我这次出手,却是完全多余的了......”

    站在原地,望着前方交手的两人,刘言奇自嘲一声,轻声说道。

    他这一次出手,原以为是救陈长铭一命,却没想到根本没起到什么应有的作用。

    从之前的情况便可以看得出来,陈长铭根本不需要他去救。

    他的出手,不过是多余的罢了。

    “并不是如此......”

    在一旁,似乎听见了他的话,陈长铭的声音轻轻响起。

    站在一旁,他望着刘言奇,轻轻摇了摇头:“疾风知劲草,国难显忠臣,危难之际方见本色......”

    “若无这次之事,我又怎能知道刘兄为人,知道刘兄乃值得相交之人?”

    他轻声开口,如此说道。

    “陈兄.....”

    望着陈长铭,刘言奇心中一动,这时候心中隐隐有些触动。

    自幼长于刘家之中备受冷漠,除了少数朋友之外,他从未获得过什么承认。

    而眼前陈长铭的话,无疑是对他的一种承认,对他的一种认可。

    对于刘言奇而言,这是种极其重要的东西。

    “眼前出手之人是刘氏,乃是刘兄之宗族,为免刘兄为难,便请刘兄在此观战。”

    望着刘兄,陈长铭轻轻开口,如此说道。

    因为此刻前方的局势已经僵持,一时半会之内不会改变。

    陈家众人暂时并无危险,所以陈长铭倒也不急着出手,有空与刘言奇聊着。

    而在说话时,他也望向了刘言奇的头顶,看着他的气数。

    淡淡的紫气开始升腾,其中隐隐带着种青色。

    一种辉煌的青紫之气在升腾,在其上浮现,隐隐化为一道华盖,将刘言奇的整个身躯笼罩在内。

    这种气象极其的不凡,显得十分独特。

    望着这一幕景象,陈长铭脸色平静,心中了然。

    果然。

    与之前的库图穆一般,眼前的刘言奇同样是天命在身,有着一番气数在。

    甚至,其身上的天命之强盛,丝毫不逊色于此前的库图穆。

    随后,陈长铭转身望向前方,望在了陈子灵的身上。

    淡淡的紫气再次展现,在陈子灵的头顶之上盘旋,凝聚成一只紫色的小蛇,看上去十分独特。

    这是属于陈子灵的气数,此刻便在陈长铭的眼前展现。

    眼前的陈子灵,赫然同样也是一名拥有天命者,而且与库图穆两人相比,也仅仅只是稍逊一筹,其天命之力同样极其澎湃与强大。

    而且,与库图穆两人不同的是,陈子灵身上的天命已经开始激荡,此刻已然勃发,正处于一个十分独特的时候。

    至于库图穆两人,其身上虽然拥有天命,但其身上的天命之力却仍处于沉寂之中,并未大规模的爆发。

    这或许便是为何库图穆两人身负的天命更加强大,但眼前却是陈子灵实力更胜一筹的原因。

    “已经三个了......”

    站在原地,望着远处与那黑甲男子交手的陈子灵,陈长铭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包括眼前的陈子灵在内,如今在九峰城附近,便已然有三名身负天命者了。

    若是陈新柔也同样是的话,那就四个。

    不。

    在此刻,陈长铭自身也同样算是一名大气运者,其身上同样有天命在身,丝毫不逊色于库图穆两人。

    这样算下来,就是足足五名天命者了。

    在某种程度上,这还真是一个疯狂的数字。

    站在原地,一念至此,陈长铭不由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的层次,看来还要在此前的世界之上......”

    望着远处的陈子灵,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天命者由天地孕育,其一身天命源自天地反馈而成。

    就正常来说,世界之内的天命者越是多,其身上秉承的天命越强,世界的层次也就越高。

    在此前世界,身处时代变革之中,世界终结的天命在身,才孕育出了赵政这一位天命之子。

    而现在,仅仅是一个九峰城,就出现了这些多。

    尽管就单个人来说,库图穆几人身上的天命都没有赵政身上的强大,但这显然也不会是全部。

    既然九峰城中有着秉承天命者,那么在其他地方显然也不会少。

    甚至可能有着天命极其强大,媲美甚至超越赵政者。

    两个世界的层次,从这一点中便可以看得出差距。

    站在原地,陈长铭心中闪过种种念头,最后还是看向了前方。

    在前方,陈子灵与那黑甲男子还在那里厮杀着。

    两人在其中厮杀,浑身的劲气都在爆发,在此刻澎湃,此刻已经杀到了癫狂,每一击下去都足以击毙一位孕体,让陈经这等孕体巅峰的武者都不敢靠近。

    只是在此刻,伴随着厮杀渐渐剧烈,陈子灵正逐渐落入下风。

    这种情况极其明显。

    单轮自身修为而言,陈子灵或许不会弱于眼前那黑甲男子,但在其他方面,两人的差距却有些大。

    那男子所用的招式更加精妙与诡异,其一身黑甲似乎也并非凡品,在交战过程中承受了陈子灵多次攻势却丝毫毫发无损,显然也是一件珍宝。

    而反观陈子灵,不仅一身招式寻常,也并无宝甲护身,长期下来十分吃亏。

    在此刻,他已经渐渐落入下风,有了气息倾颓之象。

    若是没有外力加入的话,这一战的结果恐怕已经注定了。

    所以,陈长铭也准备出手了。

    “不好!”

    在陈长铭已经做好准备,准备着插手的时候,在陈家庄的一个角落中,陈新柔也心中一紧,这一刻一双视线紧紧盯着前方的战场,紧紧盯着陈子灵两人的身影。

    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可谓是一波三折。

    先是他的仇家找上门,要将陈家直接灭族,随后在关键时候,又有人出手将那追兵挡下,在此地交战。

    那人显然是陈家之人,平日里掩藏的很好,看上去平平无奇,但一身实力却格外的恐怖,竟然硬生生将那仇家都直接挡了下来。

    这种表现让陈新柔极其诧异。

    要知道,眼前这追上来的仇家实力很强,纵使是她全盛之时想要将其击败也不容易,需要花费一番力气。

    这等实力已经很是不错了,除了那些真传之外少有人能及。

    但在这莽荒之地中,竟然也有人能够与之匹敌?

    这不由令人惊诧,更让陈新柔感到意外。

    只是尽管如此,但差距到底还是存在。

    在此刻,陈新柔看的清楚,在连番的大战之下,那名陈家之人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而等到其撑不下去之后,她最终的下场仍然会十分凄惨。

    “虽然还没有恢复修为,但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站在原地,望着渐渐落入下风的陈子灵,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做了一个决定。

    而在不远处,一阵变化开始产生。

    “哈哈哈哈!”

    在前方,一阵笑声响起,在此地响彻。

    站在陈经等人对面,刘氏家主脸色冰冷,这一刻正在狂笑着。

    “就算有些意外又如何?”

    他望着前方的陈经,脸色看上去无比的冰冷:“上使无敌,岂是凡人所能窥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