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用他的钱买我的地

    辛素越想越生气。

    国公爷究竟知不知道他的那个宝贝金疙瘩有多值钱?

    一千多亩土地,在她们母女看来是一笔天大的财产,在萧姵眼中恐怕连个屁都不如。

    这般费力讨好,能不能得一声谢都难说。

    见她表情酸溜溜的,萧国公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本公知道你在想什么,姵儿的嫁妆丰厚不假,但那都是她母亲的一片心意。

    身为他的父亲,本公若是一点表示都没有,那还像话么?!

    事情就这么定了,你尽快去找那三家人谈,若是还谈不下来,本公便亲自去会一会他们。”

    “是。”辛素非常不甘地应了一声。

    萧姵的嫁妆仅仅只是“丰厚”么?

    不是她看不起国公爷,他的身份虽然尊贵,这辈子手里都不可能拥有那么大的一笔财产。

    可她能把心里话说出来么?

    国公爷的心一早就长歪了,她若是敢提出反对意见,婵儿的嫁妆也别想要了。

    ※※※※

    萧国公一声令下,书房里的那些价值不菲的摆设流水似地送到了骕骦园。

    萧姵歪在椅子上,笑得见牙不见眼。

    “郡主,这些玩意儿您打算怎么处理?”晴照有些嫌弃地指了指摆了一桌子的物件儿。

    映水轻轻推了她一下“瞧你这话说的,再怎么说这些东西也值不少银子呢!”

    陌柳建议道“郡主,您若是真想把这些东西换成钱,奴婢就尽快去找合适的买主。”

    “不急。”萧姵摆摆手“东西好与不好,那都是国公爷的一片心意。

    本郡主就是再嫌弃,也不能转手就拿去卖了,那样会寒了他的心。

    一旦他寒了心,我想要再次发财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些东西咱们先拿在手中捂一捂,捂热乎了再寻机砸出去。”

    “郡主郡主——”一名岁的小丫鬟跑了进来。

    “怎么了?”萧姵示意陌柳止住她行礼的动作。

    小丫鬟道“回郡主,奴婢刚刚打听到的消息,小二夫人去了国公爷的书房。”

    “是么?”萧姵看了陌柳一眼,依旧笑得眉眼弯弯。

    陌柳抓了几个果子塞给小丫鬟“你做得很好,下去歇着吧。”

    晴照迫不及待问道“郡主,您说小二夫人这么晚了不睡觉,跑去国公爷的书房做甚?”

    萧姵敛住笑容,一本正经道“你这话问得真是奇怪,人家夫妻俩晚上见个面怎么了?”

    晴照脸颊微红“奴婢哪儿有那个意思……之前陌柳不是说小二夫人最近在四处看土地么,奴婢觉得她定是为了这件事儿才去找国公爷的。”

    萧姵再次笑了起来“那你们三个都说一说,她是买地的钱不够,还是压根儿就没有人愿意把地卖给她?”

    晴照和陌柳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映水却道“奴婢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十姑娘是国公爷的亲骨肉,小二夫人为她准备嫁妆,国公爷出钱也是应该的。”

    晴照道“郡主,那咱们该如何应对?”

    萧姵道“那还不容易?促成一桩买卖不容易,但从中作梗却非常简单。”

    陌柳想了想“郡主,想要破坏小二夫人的计划,咱们恐怕得往里面砸银子。

    可咱们手头的现银搜搜拢拢也不过千把两,绮南姐姐那边又不肯松手,咱们该上哪儿去找银子?”

    映水看向堆在桌上的摆件“喏,只能尽快把这些卖了。”

    晴照附和道“陌柳还是尽快去找买家吧。”

    萧姵见三个丫鬟面带焦急之色,像是变戏法一般从袖中抽出了一叠银票。

    “你们瞧瞧这是啥?”

    “银票?!”

    “厚厚的一叠银票!”

    “郡主上哪儿弄的这么多银票?”

    三人显然吃惊不小,但她们却没顾上看清楚银票的面值。

    毕竟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之前又从未接触过大笔银钱,压根儿没敢往万数上想。

    郡主手中银票大约二十张左右,就算一张一百两,那也是两千银子,算是很大的一笔钱了。

    萧姵一眼就看穿了她们的心思,她把银票在桌案上摊开。

    “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这可是一万两一张的银票,足有二十张。

    本郡主的父亲大人今日喝高了,赏给我买糖吃的。”

    后面的一句话虽是开玩笑,却没能引起丫鬟们的注意。

    “天呐——”三人一起凑上前。

    看清银票上的字,她们异口同声道“这钱真是刚才国公爷给您的?”

    萧姵道“陌柳,你明日一早就去找田曙,让他务必盯牢小二夫人。

    但凡她想要出手买地,咱们就出高价将她的生意搅黄。”

    陌柳点头应是。

    映水道“郡主,您还真打算买地?”

    “买啊,为什么不买?用他的钱买我的地,划算得很!

    不过咱们不用着急,先把价格给它提高。

    京城附近的好地不是那么容易买到的,小二夫人必然不甘心,一定会加价。”

    陌柳道“郡主,田曙那小子虽然机灵却不够稳重,一看就不像是买得起田庄的人。

    而且他姐夫张其勇是世子爷的随从,他从前也没少在咱们府里晃悠。

    保不齐素馨园那边的仆从就有见过他的。

    所以奴婢觉得他不太适合出面去谈买地的事儿。”

    萧姵想了想“你说得不错,田曙那小子人称鎏金过街鼠,模样就是贼眉鼠眼的。

    换做是我,他就是抬着金山来买田庄,我肯定也会怀疑那金山的来路。

    嗯……这样好了,容我仔细想想该去请谁帮这个忙。”

    映水等人也陷入了沉思。

    她们认识的人虽然不少,这些人中适合出面做这件事的,小二夫人基本都认识,很容易就露馅儿。

    “郡主,我想起一个人。”晴照眼睛突然一亮。

    “说来听听?”其余几人一起问道。

    “葫芦她爹唐掌柜。”晴照笑道“唐掌柜个头儿虽然不高,但气势非常足。

    只要换身讲究一点的衣裳,应该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萧姵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不成,唐掌柜做了几十年的铁匠,他那双手和常人完不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做什么营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