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疯了,全都疯了(下)

    辛素从来就没有真的怕过萧国公。

    但她毕竟是靠着萧国公生活的,眼下又正是要用钱的时候,哪里敢同他顶嘴。

    她弯腰拾起湖笔,挪着小碎步走到书案旁,又取出丝帕将墨渍小心翼翼地擦干。

    “是妾身太过莽撞,国公爷莫要生气。”

    被弄脏的公文并非要件,萧国公的怒火渐渐平息下来。

    他抬眼看着辛素:“你不是一早就出去谈买田庄的事情么,怎的这般急急慌慌地回来了?”

    辛素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妾身为了这几座田庄,真是腿都快跑断了。

    虽然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但也没有听说最近还有谁也看中了那几座田庄。

    因此妾身才拿出耐心与那姓陶的女人周旋。

    如今安陆侯府和怀远侯府好容易松口了,却不知打哪儿冒出那么多的人也想买田庄……”

    萧国公的火气又上来了:“说重点!”

    真是年纪不大,废话不少。

    京城附近的好田地十分有限,家资丰厚的人却多得很。

    但凡打算在京城扎根的人家,谁不想置办田地?

    何、王两家的这两千多亩田地,背地里不知有多少人惦记,只是他们不愿意卖而已。

    辛氏这般着急地来寻他,就是想让他出面解决问题,可她方才东拉西扯的都是些什么?

    辛素的哭声被打断了,她抹了抹眼泪道:“妾身与何、王两家的管事约好在茶楼见面,还没有开始进入正题呢,就突然来了四拨人。”

    萧国公眉头紧锁:“突然来的?”

    “是啊,妾身瞧着那两位管事不像是作伪,他们和那些人的确是不认识。”

    萧国公呵呵冷笑道:“天真!人家八成是做了个套骗你,就想从你手中多讹些钱。”

    辛素哪里肯服气。

    她自小就不知道天真是什么,活到三十几岁了还天真个屁!

    “国公爷,我根本就没来得及出价,有什么好骗的?

    您若是不相信,就亲自去听一听两位侯爷怎么说。”

    “听什么?这么点事情你亲自去谈已是不合适,居然还让本公出面,一点体统都没有!”

    辛素偷偷翻了个白眼:“那您说该怎么办?田庄妾身是一定要买的,可那些人已经把价格提高到了八倍……”

    “八倍?那是多少钱?”萧国公的眉头又拧了起来。

    真不能怪他不知行情,实在是他几十年来根本就没有关心过这方面的事情。

    国公府的产业一直是当家主母在管,他虽有不少私产,这些年也都是管事们帮忙打理。

    说得更直白一点,他几十年来都是只管花不管挣,哪里知晓如今田地的价格是多少。

    辛素要死的心都有了。

    给婵儿置办陪嫁田庄的事情,国公爷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

    京郊各处田地的价格,她不知在他耳边念叨了多少回,如今他居然能问出这种话!

    “回国公爷,最近这几年京郊田地的价格涨了不少。就拿此次妾身打算买的这几座田庄来说,已经涨到了每亩十五两。”

    “十五两?!”萧国公吃了一惊:“我记得小的时候听母亲抱怨,京郊最好的田地七两一亩,简直贵得不像样子。

    这才多少年,价格竟翻了一倍还多!”

    辛素撇撇嘴:“您以为呢!说是十五两一亩,其实这个价格根本买不到田地,真正成交的都在二十两以上。

    也不知那些人是什么来路,两倍四倍已经够吓人了,五倍八倍的完全是疯了!”

    萧国公默默估算了一下。

    十五两的八倍就是一百二十两。

    一百二十两银子买一亩土地,真是疯得可以!

    何、王两家的土地一共两千多亩,若是想全都买下,差不多得需要三十万银子。

    开什么玩笑,他一年的俸禄只够买几亩田地?

    即便是把那几间旺铺的收成加在一起,不吃不喝也得攒好多年。

    辛素见他面色不好看,忙试探道:“国公爷,这价格也太离谱了,妾身还是另寻他处吧。

    反正婵儿今年才十三,婚事还没有着落,咱们不着急。”

    她不过是假装劝慰几句,却直接捅在了萧国公的肺管子上。

    十三岁的婵儿的确不用着急,可十五岁的姵儿却不能不急。

    万一哪一日她突然就打算成婚了,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人却半点准备都没有,岂不是让人耻笑?

    可辛氏这女人却只记得婵儿,根本没有把他说过的话放在心上!

    他强忍着骂人的冲动,冷声道:“你的话很有道理,婵儿毕竟只有十三岁,的确用不着着急。

    本公方才估算了一下,现今能拿出的银子大约二十万。

    以你刚才说的价格,两座田庄一起买下不太可能,咋们就暂时先买其中的一座。”

    辛素的眸子亮了亮。

    其中的一座也是一千多亩,用来给婵儿做嫁妆足够了。

    京里的贵妇们都不愿意搭理她,可她们府里的情况她却并不陌生。

    日子好过的勋贵之家,给嫡女的陪嫁田庄多半都是几百亩,上千亩的也有,但距离京城都非常远。

    若是婵儿的嫁妆中有这么好的陪嫁庄子,看谁还敢小瞧她?

    “国公爷的想法很好,妾身不敢有太多的奢望,有了一千多亩田地的陪嫁田庄,婵儿这辈子都不愁吃穿,更不怕被婆家瞧不起。”

    萧国公越发听不下去了。

    辛氏也不算很笨,就是眼界窄格局小,眼睛向来只盯着前方三寸的小利益。

    婵儿是国公府的姑娘,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这辈子衣食无忧。

    被婆家看不起就更可笑了。

    放眼整个大魏,有谁家敢瞧不起定国公府?

    他清了清嗓子:“辛氏,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本公会安排人去同何、王两家商谈,哪家合适就买哪家。”

    辛素满心欢喜地点点头:“妾身听国公爷的。”

    萧国公摆摆手:“本公还有许多公务要处理,你先回去吧。

    婵儿那边要抓紧些,十三岁的大姑娘,应该好好学些本事,这可比陪嫁多寡更重要。”

    “是,妾身告退。”

    辛素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萧国公伸手按了按眉心。

    定国公府从来不做仗势欺人的事情,他当然也不能破例。

    可那些人已经把价格抬高到八倍,他至少得出到九倍。

    果真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