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有些事情就是越描越黑

    被抓包的两人没有半分尴尬和窘迫。

    桓郁笑着问:“阿际方才去哪儿了?吃饭的时候都没有见到你。”

    萧姵也笑道:“我和桓二哥就是闲聊了几句,哪儿有说你的坏话嘛。”

    “你们两个真是……”桓际深知自己不是这两人的对手,“狼狈为奸”四个字愣是没敢说出口。

    他走到萧姵身边,也寻了一把椅子坐下。

    “小九,你今儿跑哪儿去了,我们几个去了一趟猎场。”

    萧姵道:“怎么样,猎场里猎物还多吧?”

    与谈得来的朋友谈论感兴趣的话题,桓际很快就把之前的事情抛到了脑后,眉飞色舞地说起了今日的所见所闻。

    桓郁并没有插话,执起茶壶倒了三杯茶。

    桓际本就有些渴了,说了好些话后更是口干舌燥,端起茶杯一口饮尽。

    喝过茶后他才想起自家哥哥刚才的问话。

    “从猎场回来后,谢远他们几个约我去湖边游水。

    没曾想那里有好些人在划船,其中还有不少的贵女。

    游水没游成,我们几个就跟着谢远去他家蹭饭了。

    你们还别说,康安伯府的厨娘手艺着实了得,尤其是那道酸笋鱼汤简直太开胃了,我都比平日多吃了一碗饭。”

    听他夸赞酸笋鱼汤,萧姵略有些嫌弃道:“你居然能吃那个?”

    酸笋是个很神奇的东西,爱吃的人觉得香,酸爽可口特别下饭;吃不了的人觉得臭,闻了之后食欲顿消。

    萧姵就属于后一种人。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竹笋明明那么好吃,经过腌渍后居然会是那种味道,而且还有那么多的人喜欢。

    身为前一种人的桓际同样想不明白,那么好吃的东西居然会遭人嫌弃。

    眼看着两人就要为一点吃食进行一番辩论,桓郁颇为无奈。

    “我说你们两个就是闲的,多大点儿的事情也值得争辩?”

    萧姵和桓际对视了一眼,一起笑了起来。

    “小九,你知晓谢家有多少姑娘么?”桓际突然开口道。

    他的话锋转得太快,萧姵和桓郁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哎呀!”桓际跺了跺脚:“你们俩都在想些什么?我就是见谢家姑娘太多,随便问一问而已,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有些事情就是越描越黑。

    他越是解释,萧姵和桓郁越是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尤其是桓郁。

    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阿际曾经毫不避讳地说过想要在京里找媳妇。

    大魏民风远比锦、离两国开放,贵女们并非养在深闺人未识。

    但公子们想要近距离接触她们,从而达到了解她们甚至从中挑选妻子的目的,也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当然,行宫的情况比较特殊。

    陛下虽然没有把所有的妃嫔都带来,但随行的宗室勋贵以及重臣家眷人数着实不少。

    行宫占地虽广,房屋的数量却有限。

    位高权重的人家还能分到一个单独的院落,有不少人家只能两家人共用一个院子。

    康安伯府是勋贵中为数不多的手中依旧有实权的人家,但一个单独的院落依旧不足以让他们住得宽松。

    条件所限,规矩自然也就松了,阿际去谢家蹭饭,遇见他们家的姑娘不足为奇。

    可他的表现……这一趟谢家之行,阿际究竟是遇到了什么状况?

    年龄与萧姵差不多大的谢家姑娘,她几乎全都认识。

    她坏笑道:“谢家是大家族,姑娘自是多得很。

    与我年纪相仿的怎么着也有十一二个,桓三哥想打听哪一位尽管说,我一定帮你的忙,而且保证绝对不泄密。”

    “少来添乱!”桓际把她推到一边:“我是替那些姑娘来给你捎话的。”

    “给我捎话?”

    “谢家的那些姑娘们说,行宫这里虽然凉爽,但好玩的地方太少。

    她们都是会骑马的,所以想随着你一起去狩猎。”

    萧姵真是服了。

    这些小姑娘是不是还在京城的时候就已经商量好了?

    花晓寒才刚对她提过同样的要求,谢家的姑娘也跟着起哄。

    麒麟卫是带着训练任务去狩猎的,又不是去游玩,带着一大群贵女像什么样子?

    桓郁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他不喜欢一大群人凑在一起,也不擅长和姑娘们打交道。

    谢家姑娘们提出的要求,其实就是代表了前来行宫避暑的所有贵女们的意愿。

    乌秧乌秧的一大群姑娘跟着,那场景他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然而他转念一想,这件事似乎有些不对。

    谢远也是麒麟卫的一员,谢家的姑娘想给小九捎话,干嘛不去找谢远,而是选择与她们并不相熟的阿际?

    为了不让弟弟出糗,直到萧姵离开后他才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兄弟二人单独相处,桓际说起话来更加没有顾忌。

    “哥,京中的贵女比天水郡的姑娘还要大方。不仅是谢家姑娘,其他的那些贵女也不甘示弱。

    我根本都不认识她们是谁,她们居然能叫出我的名字。”

    “你说的她们是……”桓郁十分难得地生出了几分好奇。

    “就是那些在湖里划船的姑娘……反正我也说不清楚,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到这里他往桓郁身边凑了凑:“咱们离家好几个月,哥你是不是把祖父交待的任务给忘了?”

    桓郁真是受不了他这跳脱的思维方式。

    说着狩猎能扯到吃食,说着吃食能扯到贵女,说着贵女能扯到祖父。

    “你也说了是几个月,有什么好着急的?”

    桓际急了:“哥!我遇到啥事儿都对你说,你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我早就说过了,小九是最适合做我嫂子的人。

    你与她单独相处那么久,竟一点想法都没有么?”

    桓郁哑然失笑:“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想法?”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弟弟说。

    最近一段时间,他觉察到自己对小九的感觉变得有些微妙。

    说是朋友,似乎又有那么点不同。

    说是喜欢,似乎又欠了一点什么。

    桓际忿忿道:“你别想骗我!依你的脾性,回京之后简单休整一两日肯定就回麒麟卫了。

    可你既没有回麒麟卫,也没有在家里待着。告诉我,你整日都在忙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