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三堂会审,循循善诱

    萧姵这次是真被惹毛了。

    “放开放开!”她用力甩开两人的手:“干什么拉拉扯扯的!”

    萧焰顺势往前跑了十几步,这才转头笑道:“咱家小九果真是要定亲的人,都知道男女大防了!”

    “我看你真是活够了!”萧姵拔腿朝他追去。

    萧烁在后面笑得险些背过气,调整了一下呼吸后才跟了上去。

    三兄妹一路打打闹闹,好一阵才回到了萧家居住的院子。

    四老夫人兰氏和萧思怡,二老爷萧思厚和二夫人洪氏,三夫人聂氏,萧燦和凌氏夫妻以及三个孩子,在行宫中避暑的萧家人全都到齐了。

    萧姵的小腿抖了抖,这阵仗怎么看都像是三堂会审,她现在溜走还来得及么?

    “小九过来。”二老爷冲她招招手,又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置:“来二叔身边坐。”

    萧姵睨了那空位置一眼。

    二叔像是又胖了一圈。

    如此宽大的椅子,竟被他占了三分之二还多。

    自己又不是两三岁的小娃娃,能挤得进去么?

    洪氏白了二老爷一眼,这才对萧姵笑道:“别听你二叔的,这儿又不是没有空椅子,来二婶身边坐。”

    萧姵用这辈子最慢的速度挪了过去,那动作像极了一个待嫁闺秀。

    众人全被逗笑了。

    原来他们家的小九也有害臊的时候!

    萧瑞蹭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道:“小九姑,你是不是真的要出嫁了?”

    萧姵在他小脸上拧了一把:“瑞哥儿别听人瞎说。”

    萧瑞嘟了嘟嘴:“小九姑撒谎!”

    “去去去,你个臭小子也敢来消遣我!”萧姵在他小屁屁上拍了一下,将他推回到凌氏身边。

    聂氏忍着笑意,沉声道:“小九,这件事情你打算如何收场?”

    萧姵摇摇头:“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么?”

    “你这孩子……”

    “三弟妹……”二老爷笑着打断了聂氏的话:“小九很快就要及笄,是个大姑娘了。就算没有这件事,她的婚事也该考虑了。

    况且那桓二公子咱们都是见过的,家世人物都极为般配。

    不是我夸口,这么好的姑爷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聂氏道:“事情要真如二哥说的就好了,你问问小九,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二老爷看向萧姵:“小九怎么想的?”

    萧姵挠了挠头:“我当时是被大姐姐的情况给急得昏头了,又被魏鸢拿话一激就说出了那些话。

    谁知桓二哥手中竟会有解药,我总不能打自己脸吧?”

    二老爷笑道:“还是的,咱们萧家人向来都是说到做到,既然已经允诺了婚事,就绝不会后悔。

    三弟妹,我都嫁过两个女儿了,最知道准备嫁妆的事情有多繁琐。

    小九的嫁妆那么多,单是归置整齐都得好几个月。

    你看咱们是不是同陛下商量一下,早一些回京?”

    要不是看在洪氏和孩子们的面儿上,聂氏真想好好说他几句。

    小九分明就是还没有想明白,二哥没说好好问一问她是什么情况,跟着孩子们瞎起什么哄?

    再说了,这里亲事都还没有定下呢,你忙什么嫁妆?

    二老爷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要不咱们先去用饭,吃过饭再商议?”

    大家都没有异议,一起去了偏厅。

    用过饭后,聂氏把萧姵带回了她的房间。

    “现下清净了,你个小家伙还不老实交待?”

    萧姵挠了挠头:“三婶,我真的没有什么好交待的。

    正如二叔方才所言,桓二哥的确很好,可我和他是好兄弟啊,您想一想,好兄弟怎么能做夫妻呢?”

    聂氏愣了愣神。

    啥?事情竟比她想的还要复杂!

    在她看来,桓二公子的目的和魏鸢应该是一样的,都是想要娶小九为妻。

    只不过两名少年人品有高低,行事做派也不一样。

    魏鸢以解毒方法做诱饵,引得小九做出那样的承诺。

    桓郁则是想通过替阿姮解毒这件事赢得小九的好感,之后再进一步求娶。

    两相对比,当然是桓郁的做法让人更有好感。

    而且以她这个长辈的眼光来看,魏鸢太过幼稚,甚至还不及小九懂事。

    两个半大孩子凑做一对,整日吵吵闹闹的,哪里有半点夫妻的样子?

    桓郁则不一样,虽然他只比魏鸢大一岁,却要成熟稳重许多。

    很显然,他比魏鸢更适合做小九的夫婿。

    小九之所以犹豫不决,估计是桓郁未曾向她表明心迹。

    在这种事情上,女孩子总是会患得患失,即便是小九也难以免俗。

    可……什么叫好兄弟怎能做夫妻?

    合着这孩子不是犹豫不决患得患失,而是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女孩子!

    “三婶,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聂氏按了按眉心:“这个……小九啊,你是个姑娘,怎么能与人称兄道弟的呢?”

    “桓二哥也是一直把我当好兄弟啊,他献出解药本是好意,没想到却误打误撞与我凑在了一起。

    我是没什么,反正都是为了救大姐姐。

    可他太无辜了,做了好事救了人却被无端拉下水。

    我一直都想找他把话说清楚,却被姐夫安排了一堆事儿。

    三婶,你要是没啥想说的,我就先走一步了?”

    说罢她站起身就想往外跑。

    “站住!”聂氏唤住她。

    “啊?”萧姵看着她,嘴巴又嘟了起来。

    聂氏把她拉到身边坐下。

    “小九,你总是要嫁人的,对吧?”

    “三婶的意思是……反正我这辈子早晚都要嫁人,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嫁给桓二哥算了?”

    聂氏笑着点点头:“你方才也说了,桓二公子这人非常好,别说京城,就是放眼整个大魏,你能寻到几个比他还要出众的男子?”

    萧姵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

    聂氏道:“是啊,就是你小五哥也有好些地方及不上他。”

    萧姵道:“三婶,小五哥要是听见你的话,肯定会伤心的!”

    她总算是回过味儿来了。

    三婶分明就是在循循善诱,就是想哄着她答应这门亲事。

    为了达到目的,不惜贬低自己最爱的儿子!

    聂氏拍了她一下:“我话还没说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