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三婶的美好期盼

    聂氏是个聪明人,比萧姵又多了二十年的阅历,对付她的招数可谓层出不穷。

    一开始的办法没能奏效,她很快又有了新的主意。

    小九不把自己当女孩子,旁人就是把桓郁吹上天,她也不会动心。

    治病讲究对症下药,劝人也是同样的道理。

    要想达成目的,就得弄清楚对方最期盼、最在乎的东西,然后再下手。

    聂氏打定主意,故意抱怨道:“你整日东跑西颠儿的不着家,陪三婶多说几句话就这么不情愿?”

    “哪有……”萧姵挽着她的胳膊:“三婶可不要冤枉我,我从小最喜欢听您说话了。”

    聂氏揽着她的肩膀:“咱家就数小九嘴巴甜,比你那几个哥哥强多了。”

    萧姵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冒出了一小片。

    国公府这么多的长辈中,三婶对他们兄妹几个的要求是最严格的。

    平日里想要听到她的一声夸赞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今日这么反常,还不都是为了她。

    聂氏继续道:“小九自幼便开始习武,起先全家人只是依着你母亲的嘱托,希望你能通过习武强身健体,最好能够拥有一些自保的能力。

    包括你祖父在内,没有人认为你能够练出结果。

    谁知你竟有那么好的天分,又肯下苦功,小小年纪就难逢敌手。”

    萧姵嘟囔道:“三婶,您都夸老半天了,赶紧步入正题嘛。”

    聂氏又被她逗笑了:“打小儿就是个急脾气,一点耐心也没有!

    我是想问,你勤学苦练那么多年,若是一辈子留在京中做麒麟卫的队长,不觉得遗憾么?”

    萧姵道:“麒麟卫的队长只是暂时的,我将来是要带兵打仗,为大魏守土固疆的。”

    聂氏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想法很好,也很让人佩服,可你有没有想过该如何实现?

    大魏对女子不似其他国家那般严苛,但那也只限于生活中。

    开国一百多年来,从未有过哪位女子入朝为官,更没有女子带兵打仗镇守边关。

    陛下疼爱你不假,却未必能够为你开这个先例。”

    萧姵道:“我问过姐夫好几回的,他每次都答应得特别干脆。”

    “真是个傻孩子!”聂氏又拍了拍她:“你还真相信陛下是金口玉言啊?不过是哄你玩儿的。

    若他真让你去带兵打仗镇守边关,那些个御史言官还不得疯了!

    陛下手中又不缺武将,他有必要为了你去惹那么多的麻烦?”

    萧姵撇撇嘴:“我又不求什么高官厚禄,大不了就是不要朝廷的一兵一卒一丝一缕。

    只需把那三千骑兵训练好,我就能随时带着他们上战场。

    至于那些御史言官,谁管他们唧唧歪歪些什么?!”

    聂氏道:“陛下管不了你,那你祖父和府里的其他长辈呢?

    你一日未出阁,一日就得受长辈们约束。

    得不到我们的允准,看你能跑哪儿去?”

    萧姵的嘴角立刻耷拉下来。

    规矩她从来不在乎,国公府那么大,想要逃跑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长辈们约束她的办法,无非还是老一套。

    骑兵是用银子堆出来的,拿不到嫁妆,她和三千骑兵还没有抵达战场就已经饿死了。

    聂氏眼中划过一丝笑意,语重心长道:“小九,三婶还是方才的话,你这辈子总要嫁人吧?

    出嫁之后你的嫁妆便可以随意支配,家中长辈也就管不着你了,对吧?

    还有,你若是一直不愿意出嫁,便一直会有人在你耳边念叨择婿的事情。

    七大姑八大姨,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她们能把你的耳朵都念出茧子,把你逼得过不下去,你信不信?”

    萧姵当然信了。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有见过猪跑?

    京中到了年纪没有出嫁的贵女也不是一两个,她们那日子真是不好过。

    聂氏抓紧时机道:“桓家远在天水郡,又与咱们萧家一般都是武将出身。

    你同桓二公子志趣相投,他肯定不会反对你训练骑兵,也不会反对你上战场。

    小九,可不要怪三婶没有提醒你,若是嫁给别人,你那三千骑兵恐怕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找不到,更遑论训练?

    女孩子成婚后麻烦事儿多着呢,你最好想想清楚。”

    萧姵低着脑袋想了好一阵。

    明知三婶“动机不纯”,她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心动了。

    天水郡离京城那么远,根本没有人能管得了她。

    在雁门郡对付北戎人与在天水郡对抗流云人,都是为大魏守土固疆,都是保护大魏百姓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权衡利弊之后,她迅速做出了决断。

    待会儿她就去找桓二哥。

    只要他不反对,她立刻就去请姐夫赐婚。

    万一他不愿意……

    萧姵咬咬牙。

    为了这辈子过得舒坦,她就自私一回,先嫁去桓家再说。

    至于以后的事情,桓二哥那么聪明,总会想出解决的办法。

    再说他是男子,难不成还吃亏了?

    聂氏猜不出她具体在想什么,但一看就知道她被说动了。

    她当然不是非得逼着小九嫁给桓郁,而是真觉得那男孩子不错。

    至少小五就不止一次同她说过,天底下再也没有人比桓郁更适合做小九的夫婿。

    儿子是什么样的人,做母亲的人最清楚。

    大魏有数不清的少年郎,能让小五看得上眼的不多,能让他引为知己的更是凤毛麟角。

    而能让他选中做妹婿的人,唯有桓郁一个。

    “小九啊,三婶同你说的这些话都是肺腑之言,但大主意还得你自己拿。

    桓二公子的生母早逝,能成长为如今这般优秀出众,不知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委屈。

    你方才也说了,你们是好朋友好兄弟,能帮他的时候一定要帮,毕竟他是我们萧家的大恩人。”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聂氏觉得自己真是尽力了。

    小九是个知恩图报急公好义的孩子,一旦真的嫁给桓郁,必然会尽力帮扶他。

    两个孩子相处一直都很融洽,再一起经历一些事情,一定能培养出很深的感情。

    身为过来人,聂氏太知道夫妻之间两情相悦的美好。

    她希望身边的孩子们都能得到真正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