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光打雷,不下雨

    萧姵可不认为自己会吃亏。

    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

    内宅妇人们的手段她见过的不多,但听过的却不少。

    那点杀伤力她根本不放在眼里,不等她们下手,她就能先把她们的手给拧断。

    见妹妹不为所动,萧姮耐下性子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有些事情单靠别人说是不起作用的,非得自己经历了之后才会真正明白。

    我不求你现在就能理解,更不求你现在就认同我说的话,但你先把它们记住了,回去后再仔细琢磨。

    人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就不能让旁人看出你的破绽,不能让人有机会抓你的短处,更不能让旁人轻易知晓你的斤两。

    你向来习惯用拳头说话,但这世上有的是让你的拳头说不出话的地方。

    小九,大姐姐从前之所以不愿意你远嫁,就是担心你在我顾不到的地方吃了别人的暗亏。

    如今事与愿违,你即将远嫁天水郡,嫁的又是那样复杂的人家,我不得不让你多学一些东西。”

    说起来有些好笑也有些无奈。

    萧姵都已经决定嫁给桓郁了,对桓家情况的了解却和花晓寒相差无几。

    听了萧姮的话,她眨巴着眼睛道:“桓家有多复杂?”

    萧姮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事儿也怪她,派人打探桓家的情况后,她的想法和花夫人一样,直接就把这家人给否了,所以就没打算将这些事情告诉小九。

    没想到这孩子果然单纯得很,都决定嫁给桓郁了,桓家的事情都不打听一下的。

    就算从前只是好朋友,对方的家事也是可以问一问的啊!

    萧姵真是受不了了,她到风荷殿才多大一会儿,都被取笑多少回了!

    萧姮止住笑,把桓家的事情告诉了她。

    不知不觉中,萧姵的拳头又一次紧握。

    她只知道桓二哥的命运和她是一样的,都没有见过自己的亲娘。

    而且他们都有继母,也都有同父异母的弟弟或者妹妹。

    她当然知晓在继母手底下生活不易,但或许是桓家兄弟的关系太好,给了她一种感觉,那就是桓二哥的继母对他应该是很不错的。

    没想到桓家的事情竟这般复杂。

    桓二哥的父亲或许不及她的父亲混账,但他身边却没有那么多疼爱他的亲人。

    十七年来,他究竟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亏?

    难怪他的性子会如此冷清。

    难怪他不轻易对任何一个女子动心。

    桓二哥已经够苦的了,实在应该娶一位善良温柔的女子为妻。

    可他偏偏被自己拖下水,连这个愿望也无法实现了……

    “小九?”萧姮推了推她的胳膊。

    “大姐姐,我好像做错事了。”萧姵神情有些沮丧。

    “怎么了?”

    “桓二哥的命已经够苦了,若是再娶了我这样的妻子,岂不成掉进黄连里了么?”

    萧姮好奇道:“这话是怎么说的?”

    萧姵道:“其他的就不说了,反正以桓家的条件,他这辈子也不会挨饿受冻。

    可他一直把我当好兄弟,却被逼着与我成婚……”

    萧姮的嘴巴张得老大,显然是被惊到了。

    阿郁到底和小九说了些什么?

    她还以为他手段高明,不大的工夫就能哄得自家小九愿意嫁给他。

    没想到……

    她家的傻妹妹哟,那“好兄弟”打她主意都多久了,好不容易才达到目的,怎的就成被逼着成婚了?

    萧姵用力捶了大腿一下:“我都已经让姐夫赐婚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

    萧姮赶紧按住她的手:“小九你听我说,阿郁没有被逼婚,他是真心愿意娶你为妻的。”

    “我知道啊,他那人心好,不会让我尴尬的。不过……大姐姐说的也对,我是该好好琢磨一下你的那些话。

    桓家那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萧姵真是服了。

    幸好桓郁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的男子,否则她就是背上忘恩负义不讲信用的骂名,也得把这桩婚事给毁了。

    ※※※※

    桓郁回到驻地,却没有见到桓际的踪影。

    简单吃过饭,他寻了一本书胡乱翻看,也算是打发时间。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营帐外传来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桓郁放下书本,就见桓际把门帘掀开一条缝探了个脑袋进来。

    “哥,你可算是回来了!”

    桓郁见他一张脸红彤彤的,笑道:“你这是又上哪儿喝酒去了?”

    桓际走进营帐中,坐在他身侧:“也没去哪儿,就是和朋友喝了几杯,你呢,皇后娘娘怎么说?”

    桓郁如何肯信他的话。

    阿际是个活泼开朗的性子,从来只有高兴的时候才喝酒。

    同花姑娘吵架后他是不可能高兴的,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去找朋友喝酒?

    他不想拆穿弟弟的谎话,笑道:“皇后娘娘非常温和,她已经同意我和小九的婚事了。”

    桓际高兴得手舞足蹈。

    “太好了!这事儿我都琢磨好几个月了,本以为哥太过消极,要想做成这件事不知需要多长时间。

    没想到不过短短几个月,你就完成了祖父交给你的任务,替我寻到了嫂子!”

    他站起身围着桓郁绕了几圈,又道:“小九以后就是我的嫂子,哈哈……只是她以后就不能叫我三哥了,是有点吃亏。”

    桓郁被他绕得头晕,拉住他的胳膊将他按回椅子上:“你可别只顾着高兴,祖父的任务可不是交给我一个人的。

    我记得刚到京城的时候,你可是对我说过想找个媳妇儿。

    如今几个月都过去了,你依旧是半点动静都没有,光打雷不下雨啊?”

    桓际重重叹了口气:“这事儿真不好说。”

    桓郁笑道:“这里又没有外人,有什么话还不能对哥说?”

    桓际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哥,我可是被你给坑了。”

    桓郁失笑:“你这话是怎么说的?”

    “唉——”桓际又叹了口气:“小九实在太招人了,不说别人,单是魏鸢和花轻寒就不是好对付的。

    你就说魏鸢吧,他除了身份尊贵一点,也不算有多大本事,可他爹荣王本事大啊。

    还有花轻寒,他就是个文弱书生,也算不得有本事,可他那个同样是文弱书生的爹,本事更大!”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