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见萧炫的想法被自己带偏,萧姵笑得愈发得意。

    “我知道啊,所以没打算同你抢。我就是想问问,既然祖父都打算把兵权交给你了,那你还跟着回来做甚?”

    “你这不废话么?!”萧炫白了她一眼,这才道:“那时祖父听闻长姐中的毒是天目泪,立刻就把军中最得用的人都派了出去。

    只是那药引子伊人笑闻所未闻,因此一直没有消息。

    祖父那时愁得连觉都睡不着,把军务安排好便打算立刻动身赶往行宫。

    所幸很快就传来了好消息,长姐的毒解了,你也要嫁人了。

    听闻寻到解药的人是桓二弟,祖父高兴得跟个孩子一样。

    小九,你大约还不知道,几个月前你与桓二弟去雁门郡时,祖父一眼便相中他做孙女婿了。”

    萧姵张大着嘴,把之前为萧炫设的套都给忘了。

    祖父对待桓二哥的态度她自然是看在眼里的。

    但她并没有往自己身上想。

    一来祖父本就是个惜才爱才的人,桓二哥这样的少年才俊,他怎可能不喜欢?

    二来祖父与桓老郡公乃是故交,对方最看重的孙儿,他怎可能不重视?

    没想到祖父竟然在那个时候就看上桓二哥了。

    萧炫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若非如此,你以为祖父会舍得下军务,千里迢迢赶回来?

    定亲又不是成亲,他老人家哪儿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回跑。”

    萧姵心中一阵激荡。

    祖父虽然从来没有明说,但萧家人都知道他最看重的人就是她和小五哥。

    除却他们两个还算争气外,也因为他们是父母不全的孩子而多了几分怜惜。

    不过,听小五哥话里的意思,祖父似乎并不打算就此留在京城,而是还想再回雁门郡。

    萧炫知晓她听懂了自己的意思,又道:“军中的情况你也清楚,以我如今的年纪和资历,要想坐稳主帅的位置谈何容易?

    所以祖父打算再扶持我几年,待一切都步入正轨,他再回京安心养老。”

    他的话说完,不仅是萧姵,就连萧思怡都觉得心疼。

    大伯父十几岁起便开始跟随祖父四处征战,五十多年来从未好生休息过。

    倘若十八年前没有发生那样惨烈的事情,父亲和三堂兄便能替他分忧,他何至于这般劳累?

    小五和小九能力是够的,但他们都太年轻。

    没有大伯父的帮扶,他们未必做不了一军主帅,但那样势必耗费大量的时间和心血。

    不管是给大魏还是给定国公府,都会带来不小的影响。

    还有那些贼心不死的北戎人,一定会借此机会又对大魏兴兵。

    所以大伯父才这般不辞辛劳,偌大的年纪还不肯休息。

    萧炫趁机又把他和萧老国公去田庄探望萧思谦的事情说了。

    萧思怡更心疼了。

    世人都看重嫡长子,大伯父自然也不能免俗。

    偏生大堂兄如此不争气,把龌龊糟心的事情都做尽了。

    大伯父今日登门,分明就是去了断父子之情的。

    可想而知他的心里有多难受……

    萧姵挑眉:“父亲这一回应该死心了吧?”

    大姐姐中毒期间,父亲派萧忠往二婶那边送了不少的好东西,托她带到行宫。

    二婶明知大姐姐与父亲水火不容,又如何肯应允。

    听说那些东西后来全都被送去了当铺,换来的银钱全都送去给小姑姑建善堂用。

    在这件事情上,她当然不会认为她的好父亲转了性。因为他那个人不管做什么事情,不管说什么话,总归都是有目的的。

    祖父对父亲的了解比她更深,更不会上他的当。

    今日前往田庄探望,算是圆了父子间最后一点情分,也对他进行了一番敲打。

    祖父的威势无人能及,想来父亲从今往后应该老实了。

    萧炫心知她不爱谈论这种事,便另寻了个话题。

    “小九,桓二弟果真是回天水郡取的解药?”

    萧姵抬眼看着他:“你是想知道那解药的来历?”

    萧炫点点头:“那可是天目泪,若非那位汤太医,咱们连怎么解毒都一无所知。

    你觉得这是随便用什么解药都能解毒的么?

    桓家以刀法闻名,从未听说他们懂得医术,这件事情着实是有些蹊跷。”

    萧姵自是不会曲解萧炫的意思,他嘴上说着蹊跷,其实是在为桓二哥担心。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如果桓二哥不拿出解药,便永远不会有人知晓他手中有如斯至宝。

    大姐姐中天目泪之毒一事已经传遍整个天下,桓二哥手里的解药便再也瞒不住了。

    从今往后,他恐怕再也无法安静度日了。

    这件事萧姵并非没有想过,只是没有想得这么严重。

    此时听萧炫这么一说,她的头都开始隐隐作痛。

    她很快就要嫁去桓家,桓二哥的麻烦就是她的麻烦。

    以他们两人的本事和萧桓两家的实力,自是没有什么好怕的。

    可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倘若一直有人不断来骚扰,日子还怎么过?

    萧炫道:“这件事情上,终究是我们萧家对不住桓二弟。

    今后你们二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对五哥开口。

    “知道啦,我啥时候同你客气过!”萧姵终于再次露出了笑脸。

    萧炫睨了萧思怡一眼,见她低着头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他趁机压低声音道:“小九,你上一回去雁门郡,祖父是不是同你说了一些关于他解甲归田的事情。”

    萧姵险些没憋住。

    萧小五,你也有今天!

    因为提起了祖父看中桓郁的事,又说了解药的事,她都把设好的套给忘了。

    没想到萧小五却自己主动跳了进来。

    她斜了萧炫一眼:“说了啊,你很想听么?”

    萧炫抬起手就想弹她的脑门儿。

    “你敢弹一个试试!”萧姵盯着他的手。

    萧炫把手收了回来,讪笑道:“小九,我的九爷,有些事情我自个儿会处理,就不劳你挂心了。”

    萧姵道:“可我已经把事情都安排好了,而且还是同三婶商量过之后才定下的,你说该怎么办?”

    哼哼!

    三婶和小五哥方才虽然见了面,母子两个却并没有说几句话。

    她就不信吓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