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拯救大胡子小叔叔(中)

    兄弟二人不敢拒绝骆老夫人的提议,随她一起走到圆桌旁。

    只见桌面上摆满了姑娘的画像,随便一数也有二三十张。

    骆老夫人指着其中一幅画像上的姑娘道:“这是武威郡丞李大人府上的姑娘,今年十六岁,老身瞧着这些姑娘中就数她生得最标志。

    而且老身托人打听过了,这位李姑娘性情温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只不知这么好的姑娘能不能入了阿扬的眼。”

    桓郁仔细打量了画像中的姑娘一番。

    客观地评判,这位李姑娘的容貌的确不错。

    但比起小叔叔那令人惊叹的长相,就显得有些平淡了。

    当然,女子的相貌同男子本就没有可比性,小叔叔若是个女子,也未见得就招人喜欢。

    但别忘了,这些姑娘的竞争对象是萧思怡,京城第一美人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

    否则魏绰何必一直纠缠不休,诸葛越又为何一见难忘?

    小叔叔虽然没有明言,但他肯为了小姑姑去放火烧王府,足见他是动心了。

    心里已经有了那样美好的女子,其他姑娘长得再漂亮估计也看不见了。

    更何况单论长相,其他姑娘也差了小姑姑一大截。

    即便小叔叔不是好色之徒,总也长了一颗爱美之心。

    桓际也认真打量了李姑娘的画像,抚着下巴道:“这姑娘瞧着还可以,但咱们说了也不算啊,总要把小叔叔请来问一问。”

    骆老夫人气鼓鼓道:“老身的确是想请他,可也得请得动啊!

    也不知那臭小子打哪儿得了消息,知晓老身又准备给他说亲,这几日就一直不肯露面。”

    桓际笑眯眯道:“外祖母别生气,这事儿包在我们哥儿俩身上,待会儿就把小叔叔给您带来。”

    骆老夫人终于又被逗笑了。

    “那你们先回房洗漱换衣,老身等你们带着阿扬一起回来用晚饭。”

    兄弟二人依言退下,很快就收拾妥当出了府。

    尉迟扬手中产业无数,但他一向不喜欢奢靡的生活,并没有在武威郡置办大宅院。

    以他如今的品级,在武威郡可以拥有一座官府分配的府邸。

    于是他便带着几名亲兵,又雇了几名做杂事的仆妇,随便一收拾就搬进了府邸中。

    他的府邸距离骆府有些远,桓家兄弟足用了半个时辰才赶到。

    负责看门的亲兵见来人是他们,忙笑着上前行礼。

    “是哪阵风把二位公子从京城吹到武威郡来了?”

    桓际笑道:“阿栆哥这是明知故问,我才不信你会不知道我们已经回到天水郡了。”

    桓郁也笑着问:“阿栆哥,小叔叔在府里么?”

    “将军这几日都在府里,连大营都没有去。”

    说罢阿栆抬了抬手:“二位公子请。”

    桓郁和桓际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

    外祖母都把小叔叔逼成啥样了?

    向来从不缺勤的青年将军,竟好几日都没有去大营。

    这事儿若是说给祖父听,恐怕祖父都不会相信。

    两人随着阿栆走了进去。

    尉迟扬的府邸是一座三进的院子,对于一大家子人来说不算太宽敞,但他们主仆一共只有十几人,居然有些空旷。

    “小叔叔——”桓际一路小跑,直接跑进了书房。

    尉迟扬正在看账本,一见他就大笑起来。

    他放下账本,站起身拉住了桓际。

    “你小子!回来这么久了才想起你还有个小叔叔!”

    桓际笑道:“我哥也来了,在后面呢。”

    尉迟扬抬眼一看,果然见桓郁已经走到了书房门口。

    尉迟扬松开桓际,三两步就走到了桓郁面前。

    “阿郁——”

    “小叔叔——”

    两人用力拥抱了一下,又一起笑了起来。

    “你和小九怎的突然间就定亲了?”

    这件事对于尉迟扬而言,的确是太过突然。

    几个月前在河东郡,这两个小家伙的关系是不错,但怎么看都是兄弟之情。

    小九和他只见过一次,他不敢说有多么了解她。

    但阿郁是他看着长大的,最是了解他的性情。

    兄弟情谊突然间变成了男女之情,这事儿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况且他听说这桩婚事与皇后娘娘中毒一事有关,就越发担心了。

    桓郁有些惭愧。

    为了撮合小叔叔和小姑姑,他往武威郡送过好几封信,却都没有仔细谈论过他和小九的婚事。

    也难怪小叔叔会担忧,实在是小九留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

    事实上,她到现在恐怕也没有真的把他未婚夫看待。

    尉迟扬把兄弟俩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这下可以说了吧?”

    桓郁道:“这事儿说来话长,但小叔叔不必担忧,我是真的喜欢小九,想要娶她为妻。”

    尉迟扬又一次大笑起来:“你小子可要想清楚了,小九可不是一般的姑娘。

    现下她才十五岁,骨头还没长硬呢,便能与我战成平手。

    若是再过个几年,你能不能赢得了她还难说呢!”

    桓际凑上前笑道:“小叔叔有所不知,我哥和小九之前比试刀法已经输过一次了!”

    尉迟扬讶然:“果真?”

    桓郁睨了桓际一眼。

    这家伙一高兴又把正事儿给忘了!

    桓际咧咧嘴:“小叔叔,我们俩今日事带着任务来的。”

    尉迟扬挠了挠大胡子:“你们两个臭小子果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黄鼠狼给鸡拜年啊!”

    桓际凑到他身边:“小叔叔,我们两个都要娶亲了,你若是再不加紧些,到时我儿子比你儿子还要大,辈分不是更乱了嘛!”

    “边儿去!”尉迟扬把他推开:“激将法对我不管用,你们只管生儿子去,我等着当祖父就好。”

    事已至此,桓郁也不打算瞒着桓际了。

    他也凑到尉迟扬身边:“小叔叔,那事儿你考虑清楚了么?”

    桓际不乐意了。

    “哥,你怎的又有事瞒着我!”

    桓郁笑道:“若是真想瞒着你,我今日就不带你来了。”

    “哦。”桓际嘟着嘴,又扯了扯尉迟扬的衣袖:“小叔叔,你是不是已经给我们找好小婶婶了?”

    尉迟扬有些头大。

    他看了看左侧的桓郁,又看了看右侧的桓际。

    “你们俩真是兄弟同心,我真是怕了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