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该来的还是来了(为反求诸己加更)

    一个从不谈婚论嫁的人,突然开口说自己心里已经有人了,把骆家老夫妇都给听懵了。

    骆老夫人先回过神来,哪里肯信尉迟扬的话。

    她在他的胳膊上拍了一下:“老身才不信你,除非你把那姑娘带来家里给我们瞧瞧。”

    尉迟扬有些为难道:“伯母,她并非武威郡人氏,一时半会儿的也来不了啊。”

    他自幼丧父,母亲也基本没有管过他,可以说是骆家老夫妇把他抚养成人的。

    骆老夫人嘴上说着不信,其实她很了解尉迟扬的人品,知晓他根本就不是个会撒谎的人。

    她哪里还记得什么郡丞家的姑娘,脸上立时便露出了笑容:“老爷听见了么,阿扬终于要娶妻了!”

    尉迟扬那高大的身躯抖动了一下。

    心里有人什么时候竟等同于要娶妻了?

    万一他和云汐县主的婚事不成,他该怎么向伯父伯母解释?

    骆老将军捋着颌下花白的长须,大笑道:“好,好啊,阿扬可算是开窍了!”

    骆老夫人把尉迟扬拉到身边坐下,温声道:“你这一年来差不多都待在军营里,就是几个月前去过一趟京城,那姑娘莫不是在京里认识的?”

    尉迟扬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偷偷看了桓郁一眼,硬着头皮道:“是……就是京里的姑娘。”

    骆老夫人真是又喜又忧。

    京里的姑娘好是好,就是不知她愿不愿意安心在武威郡过日子。

    阿扬是受过伤害的孩子,万一以后再遇到个他母亲那样的女人……

    她本想让外孙帮忙,暗中打听一下那姑娘的人品。

    毕竟外孙媳妇出自定国公府,在京城里就没有她们家办不了的事。

    但转念一想,若她真这么做了,阿扬的心里难免会有疙瘩。

    罢了,反正事情还没到那个份儿上,她暂时不需要想那么多。

    她笑了笑:“好吧,等啥时候有机会再见吧。”

    一家人没有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高高兴兴地吃了一顿饭。

    ※※※※

    桓郁和桓际在武威郡待了五日,尉迟扬亲自把两人送出了城门。

    桓郁抱了抱拳:“小叔叔军务繁忙,就送到这里吧。”

    尉迟扬笑道:“郡公推荐我做迎亲使,年后就得出发前往京城,到时候顺道来天水郡与你们喝酒。”

    桓际道:“小叔叔索性年前就到天水郡来,咱们一起过年岂不热闹?”

    “好吧,我尽量早些把军务处理好,咱们好好聚一聚。”

    三人挥手告别,各自打马离去。

    依旧是花费了四天的时间,兄弟二人回到了天水郡。

    刚一进府,桓郁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

    桓际的反应也不慢,拧着眉问身边的小厮:“北墨,家里出什么事了?”

    北墨忙道:“前晚咱们府里进了贼。”

    “什么?!”桓际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是他喜欢胡乱吹嘘,郡公府在天水郡的地位,几乎等同于京城里的皇宫。

    皇宫里进了贼,这玩笑真的一点也不好笑!

    桓郁眼中划过一丝寒光,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郡公府建成至今,从来还没有哪个小蟊贼敢来骚扰。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若不是为了天目泪的解药,还能是为了什么?

    桓际轻轻推了推他的胳膊:“哥,这些人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桓郁问桑璞:“咱们的院子里可曾丢了什么东西?”

    桑璞大为叹服,忙道:“爷,那些贼的确是冲着咱们的院子来的。

    只是他们才刚潜入就被护卫们发现了,并没有来得及作案。”

    桓郁冷笑道:“可曾抓到活口?”

    桑璞摇摇头:“刚一暴露行藏就全都咬舌自尽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仵作们仔细验过尸首,并未查出什么线索。”

    桓际怒道:“哥,那些人分明就是冲着你那解药来的!”

    桓郁点点头:“随他们去吧,反正那解药就只有一粒,即便他们有本事把郡公府拆了,也不可能找到第二粒。”

    桓际当然知道他这些话不过是说说而已。

    那些人既然敢惹到郡公府头上,就休想全身而退。

    他握了握拳,又问:“北墨,我娘和淑雅可曾受到惊吓?”

    “未曾,只是白家的表少爷被吓得病了一场,现下还躺在床上呢。”北墨不屑地瘪了瘪嘴。

    桓际冷声道:“你说的是白彦祯还是白彦礼?”

    桓郁嗤笑:“这还用问,当然是咱们那位嫡亲的表弟。

    只是没想到,咱们兄弟去了一趟武威郡,半个月的时间都过去了,他居然还没有回家。”

    桓际道:“他们兄妹俩自小就这样,哪次来咱们家不都要住上几个月。

    管他的,反正咱们府里大得很,不想见的人完全可以不见。”

    兄弟二人回房洗漱换衣,又一起去了桓老郡公的书房。

    桓老郡公正在练字,只稍微抬头瞥了两人一眼。

    “自己找地方坐,等老夫把这幅字写完。”

    兄弟二人自寻了地方坐下,桓郁顺手翻了翻案几上的一本书。

    不多时,桓老郡公放下了手中的笔。

    “你们外祖父和外祖母的身体可还安好?”

    两人一起应道:“二老都十分健朗。”

    桓老郡公笑道:“说来老夫也有半年多没有和你们外祖父见面了,还挺想他的。”

    桓际忙道:“外祖父说了,等他把手头的事情安排好就来探望祖父。”

    桓老郡公点点头:“阿扬呢?还不打算娶媳妇儿?”

    两兄弟对视了一眼,小叔叔的婚事都快成长辈们的心病了。

    桓郁笑道:“小叔叔心里已经有人了,只等人家姑娘点头就能办婚事。”

    “哦?”桓老郡公好奇道:“哪家的姑娘竟能让阿扬动心?”

    桓际道:“祖父猜猜看?”

    桓老郡公瞪了他一眼:“你真当老夫是神仙啊?你们爱说不说,反正阿扬娶媳妇儿的时候,老夫也是要去喝喜酒的!”

    桓郁笑道:“是小九的小姑姑,萧老国公的侄女,云汐县主萧思怡。”

    桓老郡公与萧老国公是多年的交情,他对萧家的情况并不陌生。

    但尉迟扬和萧思怡?

    这两个年轻人什么时候竟成了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