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敌国财富何处来(上)

    萧姵用丝帕替萧思怡擦了擦眼泪。

    可越擦泪水越多,根本就止不住。

    萧姵无奈道:“小姑姑如此伤心,我可不敢接着说了。”

    萧思怡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她夺过丝帕捂着脸,好半天才把气息调匀了。

    “小九,我并没有伤心,你快与我说一说他的情况。”

    萧姵道:“那人复姓尉迟,单名一个扬字,今年二十一岁,是桓老郡公麾下的一名正四品将军。

    他的父亲与桓二哥的外祖父是结拜兄弟,与老郡公也是过命的交情。

    因此他虽然只比桓二哥大了四岁,辈分却高了一辈,桓二哥他们都称呼他为小叔叔。”

    萧思怡的脸更红了。

    小叔叔,小姑姑,真像是老天爷安排好的一般。

    萧姵暗暗叹了口气,接下来的话恐怕又要让小姑姑流眼泪了。

    “小姑姑,大叔……”

    大叔?

    听见这个称呼,萧思怡不免想起了尉迟扬的大胡子,抿嘴笑道:“这人也真是奇怪,年纪轻轻留那么大的一把胡子做甚?”

    不得已,萧姵只能把到嘴边的话放了放,先解释了大胡子的来由。

    “……从那以后,大叔为了避免亲戚们再给他说亲,也为了避免姑娘们的打扰,便留了一把大胡子。

    虽然我也没有见过他的真实样貌,但听桓二哥说,大叔的相貌军中少有人能与之相比。”

    萧思怡并不把未来夫婿的相貌看得太重,但听闻尉迟扬是个极为俊美的男子,心中也是欢喜的。

    “大叔相貌出众人品端方,小姑姑这下可放心了?”萧姵揽着她的肩,笑眯眯地看着她。

    “你这孩子真是……”萧思怡在她手上拍了一下:“那他的父母呢?”

    “他的父亲也在十八年前的那场战争中殉国了。”

    萧思怡微张着嘴,原来尉迟扬与她竟有着同样的伤痛。

    隔了好一阵,她才哑着嗓子道:“那他的母亲……”

    “大叔的父亲殉国没多久,他的母亲就跟别的男人跑了。

    那时他还不满五岁,是桓二哥的外祖父和外祖母收留了他。”

    萧思怡的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却怎么也流不出眼泪。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命已经够苦了,父亲殉国的时候甚至都不知晓她的存在。

    幸好萧家不是寻常人家,她与母亲虽是孤儿寡母,却并非孤苦无依。

    除却婚事不顺,十七年来她从来没有吃过真正的苦头。

    与她相比,尉迟扬的命才叫真的苦。

    五岁的孩子,其实已经有些懂事了。

    在失去父亲之后又被母亲抛弃,他心里的伤痛远比自己深重。

    难为他在经历了那样的伤痛之后,还能保有如此的良善。

    难过之余,萧思怡的心里又觉欣慰。

    一个未曾谋面的所谓“未婚妻”,他都能善待其父母,将来若是真能与他成为夫妻,他一定会好好孝顺母亲。

    “小九,阿郁同他说起我了吗?”

    萧姵笑道:“大叔的人品真是没得说,反复交代桓二哥,无论如何都不要让你觉得为难。

    如果你觉得他这个人还行,愿意给他一个机会,再把他的书信交给你。”

    “他给我写信了?”萧思怡轻呼道。

    萧姵从袖中把那封厚厚的书信取出,捧到了她的面前:“小姑姑打开瞧瞧。”

    萧思怡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活到十七岁,这还是她头一回收到外男的书信。

    从前魏绰也给她写过信,但都是通过母亲的手转交给她。

    而且那时魏绰是她的未婚夫,严格来说也算不上真正的外男。

    她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接过了书信。

    歘地一声,信封被她轻轻撕开了。

    萧姵伸长了脖子,试图看清大叔的情书里究竟写了些啥。

    萧思怡赶紧伸手挡住了她的眼睛:“小九——”

    萧姵收回脖子往后一倒,躺在了床上。

    反复看了三四遍,萧思怡才舍得将眼睛移开。

    原来世上真的存在一见钟情。

    不仅是她,还有他。

    细细想来,尉迟扬身上究竟是那一点吸引了她,以至于让他念念不忘?

    不是外表,不是身份,而是那一份安全感。

    以她的身份,这辈子或许再也不会遇到那一日的艰难,却不代表她不会害怕。

    而尉迟扬那如山一般高大的身躯,不畏强权的勇气,足以让她安心踏实。

    尉迟扬也一样,她的容貌虽然给他留下了印象,但真正打动他的同样是她的勇气和善良。

    “小姑姑,大叔的信写得怎么样?”萧姵重新坐直身子,脑袋一歪靠在了她的肩上。

    “小九,尉迟扬的品级虽不算低,武将也不可能单靠俸禄过日子,可我能感觉出……他的手头似乎非常宽裕?”

    萧姵被惊到了。

    大叔写信的水平竟如此之高?

    没见他给小姑姑送什么价值连城的礼物,也没有在信中吹嘘自己有多少财产,却能让小姑姑感觉出他是个有钱人?!

    她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

    “小姑姑,你是怎么感觉出来的?”

    萧思怡笑道:“感觉这种东西怎么好说,你只告诉我是不是。”

    萧姵嘟了嘟嘴。

    果真是见色忘义,小姑姑这么快就和大叔有秘密了!

    “好吧,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

    原来尉迟扬的父亲本来姓刘,尉迟是他祖母的姓氏。

    刘家世代行商,到了尉迟扬祖父这一辈,已是富可敌国,尤其是钱庄,可说是遍及整个大魏。

    尉迟扬的祖父刘老爷赚钱的本事一流,花心风流的本事也是第一流。

    府里妻妾成群,府外还有数不清的红颜知己。

    尉迟氏隐忍多年,却并未换来地位的稳固。

    尉迟扬的父亲八岁那年,刘老爷竟和一位高门贵女勾搭上了。

    那贵女看中刘家的敌国财富,便硬逼着刘老爷休妻。

    刘老爷也看中了贵女的背景,便依着她的意思休了发妻,甚至还把八岁的嫡长子一并逐出了家门。

    从那以后,尉迟扬的父亲便随了母姓,并跟随母亲来到了武威郡。

    尉迟氏吃了不少苦头,总算把儿子拉扯成人,自己却因积劳成疾很早便离开了人世。

    后来,尉迟扬的父亲便从了军,成为了桓老郡公麾下的一员虎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