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叔侄谋划,各取所需

    不知是不是遭人背后议论的缘故,诸葛辰的耳根子突然间有些发烫。

    “殿下,王爷来了。”门外一名侍卫回道。

    诸葛辰放下手中的书本,抬起了眼睛。

    只见他的小皇叔一身崭新的灰绿色锦袍,已经走进了书房里。

    诸葛越的心情非常不错,不仅脚步十分轻快,嘴里还哼着一支小曲。

    “辰儿早啊!”他寻了一把椅子坐下,面上的笑容丝毫不减。

    诸葛辰把手里的书本扔在一旁,淡淡一笑:“吃得下睡得着,看来小皇叔很适应魏国的天气。”

    离国位于魏国西南方,气候温暖湿润,冬季倒是也经常下雨,却很少下雪。

    魏京的正月对他们来说实在是有些冷了,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

    会同馆的居住条件很好,床铺也厚实暖和,但诸葛辰一向有个择席的毛病,这几天睡得都不安稳。

    可他的这位小皇叔,一路上被两只母老虎死死缠着,居然还能吃得下饭,睡得还如此安稳。

    诸葛越笑呵呵道:“我几个月前才刚来过一趟魏京,魏国的天气自然很容易适应。”

    听他提起去年,诸葛辰不免又想起了他的那些烂事。

    “小皇叔还没有放下心中的执念?您的那两位夫人皆是耳聪目明,万一……”

    诸葛越道:“辰儿大可放心,本王此行的目的早就与她们说得分明,她们虽然不高兴,但都已经被我说服了。

    否则我岂会千里迢迢地把她们带到这儿来,那岂不是跟自己过不去么?”

    诸葛辰按了按眉心,小皇叔本来就是在和他自己过不去,所以这两个女人他还是对付不了。

    见他面色不虞,诸葛越又道:“辰儿,你也别嫌弃本王啰嗦,圆情一事,咱们恐怕还得着落在宋莲儿和马溪悦身上。”

    诸葛辰眯了眯眼睛。

    宋莲儿和马溪悦是小皇叔后院那一大群女人中,家世最好的两个。

    宋莲儿的父亲是太傅,马溪悦的父亲是兵部尚书。

    她们两个虽然是庶出,却都是在那两位大人面前很得宠的庶女。

    这两个女人倚仗家世,把武都王府搅得翻天覆地鸡飞狗跳,甚至把其他的女人分成两队相互争斗。

    宋莲儿和马溪悦明知小皇叔此行是冲着那位云汐县主来的,她们居然不哭不闹不撒泼,甚至还打算帮着小皇叔追美人?”

    “这……”诸葛辰为难道:“小皇叔,你府里的那些女人是厉害,可大魏弋阳郡主更厉害。

    侄儿是亲眼见过她与人动手的,您可别把她当成什么善男信女。

    你那些夫人斗来斗去,要的无非是你这个人,把弋阳郡主惹毛了,要的就是她们的命!”

    诸葛越后背起了一层冷汗,依旧堆起笑容道:“辰儿误会了,我是想对你说,我怎么可能会去得罪郡主。

    但郡主是个喜欢凑热闹的性子,此次定会前来参与圆情。

    有些事情你不了解,宋莲儿和马溪悦看着不像样子,两人却都是圆情高手。

    由她们两个出面,郡主的赢面应该不大。”

    诸葛辰的面色依旧没有好转。

    自从知晓了萧姵的身份,他便派人将她这些年的事情都仔细打听了一番。

    结果他被生生被弄得紧张了一个多月。

    小皇叔果真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竟想做弋阳郡主的小姑父。

    这也就罢了,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小皇叔并非英雄。

    可他弄两个女人跟着,还怎么有脸向大魏皇帝开口求亲?

    还说什么宋莲儿和马溪悦出面,弋阳郡主赢面不大。

    难道他以为郡主真的输了,就会把县主当彩头送给他当媳妇儿?

    诸葛越并不想继续谈论这些事,话锋一转道:“辰儿,本王真是没有想到,北戎居然也会派使团前来给魏国皇帝贺寿。”

    诸葛辰笑道:“北戎人只是看着傻,又不是真的傻。

    好在他们与我们相距甚远,中间隔了魏国、流云以及其它的小国家。

    咱们只需记住一点,与北戎人最好拉开一些距离,千万不能与他们扯上关系。”

    诸葛越压低声音道:“你放心,我是不可能去搭理那些野蛮粗鲁的家伙的。”

    诸葛辰又道:“小皇叔的事情父皇已经全都告诉我了。

    父皇的态度十分明朗,云汐县主乃是大魏皇后的小姑姑,身世又那般惹人怜惜。

    您若是能顺利娶她为妻,便等同于拉拢了大魏定国公府。

    定国公府不得了啊,不论男女都是要掌权的。

    拉拢了他们,就等于拉拢了大魏皇帝、天水郡公府、文渊侯府。

    还有定国公府里其它的姑娘,一个个都嫁得不错。

    在夫家不仅能够主持中馈,说话也都极有分量。

    还有如今的定国公和忠勇侯,他们都是云汐县主的侄儿……”

    诸葛越的牛脾气又有些上来了。

    皇兄刚刚登基那些年,被朝中老臣和那些盘根错节的势力压得喘不过气来。

    他没有本事在朝堂上帮皇兄,只能一次又一次帮他拉拢那些人。

    时间久了,他府里的女人数量竟不逊色于皇兄的后宫。

    他日日与她们虚与委蛇,甚至在她们内斗的时候暗中添把火。

    后来那些女人越闹越凶,他借机溜了出来。

    没想到却遇见了真正让他心动的女子。

    他不爱江山,甚至不爱权势,就想与心爱的姑娘厮守终身。

    那是一种简单、纯粹、不带有任何私心和利用的感情。

    可皇兄却依旧不肯放过他。

    他还在想着利用萧家的权势得到魏国的帮扶。

    甚至眼前的辰儿也一样。

    有了萧家和魏帝的支持,他绝对就是离国的下一任皇帝。

    诸葛越把混乱的思路理顺,重新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辰儿想的都是以后的事情,眼下最要紧的事情是赢得弋阳郡主的信任和欢心。”

    诸葛辰眉头微蹙:“道理谁都知道,可弋阳郡主又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头脑简单的女子。

    咱们圆情时还是必须尽力,既让弋阳郡主既觉玩得过瘾,又能感觉出赢得比试的高兴。”

    诸葛越笑道:“那是自然,如果成功了,你我便能各取所需。

    辰儿,只要我能得偿所愿,一辈子为你马首是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