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原来主谋是姐夫

    诸葛越的胸口更堵了。

    他承认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是有些及不上尉迟扬,年纪也稍微大了那么几岁。

    可论起权势和财富,一个小小的将军岂能与天潢贵胄相提并论?

    还有那什么干不干净的……

    二十多岁的大男人,身边有几个伺候的人怎么了?

    打死他都不相信尉迟扬还是白纸一张,军营里那些破事当谁不知道呢?!

    见他一脸不屑,萧姵又逼近了一步:“瞧武都王的模样,像是不信本郡主的话?”

    诸葛越重重哼了一声,又斜了尉迟扬一眼。

    他当然不信!

    萧姵笑道:“本郡主一向心软,从来不喜欢落井下石……”

    此话一出,其余三人险些笑喷。

    诸葛越剜了她一眼:“小王能够扛得住,郡主有多大的石头尽管扔便是。”

    萧姵挑了挑大拇指:“王爷好气度,但你也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或许你在离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权势滔天无所不能。

    在大魏你却只是一个他国王爷,与手握几千人马的将军相比,究竟谁的权势更重?

    至于财富么……我说了你肯定又是不信,想知道真相便自己去打听吧!”

    单是“或许”两个字,就足够将诸葛越的自信碾得粉碎。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凡知道一点离国情况的人,谁不知他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闲散王爷?

    皇兄待他亲厚时,还能看见一些谄媚的笑容。

    只要皇兄待他稍微冷淡一点,谁还会真的把他当回事儿?

    天庆帝也看不上诸葛越,但他毕竟是离国使节,不远千里来给自己贺寿,总不好让他太过难堪。

    他给萧姵丢了个眼色,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武都王仰慕云汐县主也无可厚非。

    如今名花既已有主,把误会解开也就是了。”

    过足嘴瘾的萧姵自是懒得继续纠缠,诸葛越也并非不识相的人。

    他对天庆帝深施一礼:“陛下百忙之中还肯抽空召见,小王感激不尽。

    会同馆那边尚有些杂事需要处理,小王这便告退了。”

    天庆帝笑道:“既如此,朕就不多做挽留了。”

    诸葛越对其他几人拱了拱手,随着一名宫人离开了御书房。

    “姐夫姐夫——”萧姵窜到龙书案旁,笑道:“您可算是把这讨厌鬼给打发了!”

    天庆帝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都快出嫁了还是这么不消停!”

    一面又对萧思怡道:“阿姮一直都十分惦记小姑姑的婚事,如今事情已经定下了,你便带着尉迟将军去给她瞧瞧,也好让她安心。”

    萧思怡本就不想与皇帝陛下谈论自己的私事,她如释重负道:“那臣女这就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见他们二人要走,萧姵拔腿就想跟上。

    “朕准你走了么?”天庆帝抬眼看着她。

    “姐夫……”萧姵嘟了嘟嘴,规规矩矩地立在一旁。

    直到御书房的门被合上,天庆帝才露出了笑容。

    “如今想起装老实已经来不及了,还不自己找地儿坐下!”

    萧姵拖了一把椅子坐到了天庆帝身边,笑眯眯道:“姐夫把我留下,可是有什么好东西要单赏给我?”

    天庆帝笑道:“就数你最贪心!朕该给你的早都给了,如今是一个大子儿都没有!

    朕把你留下,是想问一问诸葛越和尉迟扬怎么就和你小姑姑扯在一起了?”

    萧姵道:“这种事儿姐夫应该问他们才对,我一个外人知道什么。”

    天庆帝哼了一声:“朕就是要听你说!”

    萧姵咬了咬牙,这都是些什么怪毛病?!

    她不敢违逆天庆帝的意思,只好道:“去年中秋夜,我们一大群人相约去玉带河游玩,结果就遇见了诸葛越。

    他垂涎小姑姑美貌,便指使船夫撞了我们的画舫……”

    天庆帝想听的并非这一段,无非是想验证一下诸葛越是否撒谎。

    他笑道:“这不过是登徒浪子惯用的伎俩……那尉迟扬呢?好端端的他怎的就和小姑姑扯上了关系?”

    萧姵道:“认真说起来,小姑姑和尉迟大叔之间的缘分,起因还在那广陵王魏绰身上。”

    天庆帝哑然失笑:“竟有这等事?”

    萧姵点点头,把尉迟扬与萧思怡初遇那一日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天庆帝的笑容迅速退散:“魏绰那厮好大的胆子,断了腿还不消停!”

    萧姵道:“若非尉迟大叔正好路过那条小巷,小姑姑一定会吃亏的。

    也怪之前那人下手太轻,照我的脾气,就该把魏绰揍得下不了床,省得他又出来祸害人!”

    天庆帝重重咳嗽了两声。

    “姐夫您怎么了?”萧姵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这个……小九啊,那时魏绰诬陷你,说是你放火烧了广陵郡的王府,还是桓郁替你洗刷了罪名。

    你的脾气朕最是了解,除却找魏绰算账外,你肯定会去查清楚究竟是谁放的那把火。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半年多,可有查出什么结果?”

    萧姵抚着下巴道:“姐夫,您该不会是想诈我吧?”

    天庆帝并不避讳,坦然道:“朕觉得那把火就是尉迟扬放的。”

    纵火烧王府的罪名不小,萧姵哪里肯落下口实。

    “那您怎的不怀疑魏绰的腿是尉迟大叔打断的?”

    “你个小鬼头!”天庆帝笑骂道:“防备心竟如此之重,连朕你都信不过!”

    萧姵依旧不上当:“遭人诬陷,我当然想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可在那以后我身边的麻烦事就层出不穷,便一直没能抽出空去追查纵火一案。”

    天庆帝叹道:“看来朕不给你来点真材实料,连句真心话都别想听到。”

    萧姵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姐夫这话……

    难道说打断魏绰的腿,并取走大笔金银的那位“无名大侠”,竟是……

    天庆帝捋了捋胡须:“可还记得朕过教你的那些道理么?”

    萧姵咧咧嘴:“记得,对付别人并不一定要亲自动手,出钱雇人去做也是一样的。

    所以,魏绰断腿一案,姐夫才是真正的主谋!”

    天庆帝见她分析得头头是道,笑道:“朕之所以这么做,除了想给魏绰一个教训之外,主要还是想给太后出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