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重操旧业,不同结局(上)

    乌木图被萧姵骂得老脸微红。

    他们二人在雁门郡时是交过手的,虽然腿上挨了一刀,却并不认为他的武功真的不及萧姵。

    若不是顾及扎不脱那蠢货,他仗着身强力壮,定能将这年纪不大身材瘦小的死丫头杀得片甲不留。

    萧姵见他一脸的不服,冷笑道:“我大魏人才济济,能称为勇士者何止万千?

    本郡主只是稍微练过那么几日,从不敢以武功高强自居。

    但假若将军想给吾皇助兴,本郡主奉陪到底!”

    天庆帝被两人的北戎话弄得有些头晕,他看着端木先生道:“先生乃是正使,竟打算冷眼旁观么?”

    端木先生正恨得牙痒痒。

    乌木图这厮太能搅事了!

    每回与魏国有纠葛,他必然跳出来扯后腿。

    今日更甚,当着大魏皇帝的面,这厮居然用北戎话挑衅?!

    天庆帝点了他的名字,端木先生赶紧敛住心神,躬身施了一礼:“陛下,此乃误会。乌木图将军不懂中原话,偏生又是个急性子,还望陛下莫要与他计较。”

    萧姵道:“端木先生,您是北戎使团的正使,管理好使团成员是您的职责所在。

    今日乃大魏万寿节,举国上下皆为此欢欣鼓舞,陛下和本郡主都不希望再有不和谐的事情发生。”

    “是。”端木先生忙应了一声。

    扎不脱见不得他这副卑躬屈膝的模样,张嘴就想呵斥。

    桑吉赶紧拉住他,笑道:“郡主所言极是,入乡随俗嘛,我们一定不会惹麻烦。”

    天庆帝朗声笑道:“既是误会,各位便都入座吧。”

    “多谢陛下。”几人行了个礼,随引路的宫人退了下去。

    萧姵刻意看了扎不脱的门牙一眼,果真看不出修补过的痕迹。

    “小九在看什么呢?”天庆帝问道。

    萧姵笑了笑,压低声音把扎不脱补牙一事说了。

    天庆帝轻咳了两声,这才道:“你们这些小家伙真是……”

    说着又睨了已经入席的扎不脱一眼,嗔道:“也不提前知会一声,害得朕都没有看清楚!”

    萧姵嘟囔道:“我才不信您不知道他摔断了门牙,自己一时间忘了看,现下又来怪我。”

    立在天庆帝身侧的小年公公笑着提醒:“陛下、郡主,锦国枫世子所献的节目开始了。”

    萧姵笑道:“那我先去了,待会儿再来陪姐夫说话。”

    天庆帝知道她最怕拘束,摆摆手道:“你自去玩你的,说得好像朕总拘着你似的。”

    萧姵行了个礼,退回了之前的席位。

    “你可真是威武霸气,只可惜我都听不懂你们都说了些什么。”花晓寒把一盅热乎乎的甜汤推到她面前:“尝尝这个,我觉得挺不错的。”

    萧姵舀了一勺尝了尝,果真是清甜爽口。

    “方才说话的那名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名叫乌木图,是北戎赤都汗部族的第一勇士。

    他想在这宫宴上挑战大魏勇士,我才不给他机会呢!”

    “我虽然听不懂他的话,但瞧他方才看你的眼神,满满都是不服气。

    你们从前是不是交过手,而且他输给你了?”

    萧姵放下汤勺,笑道:“没看出来啊,小花花整日养在深闺之中,竟有这等眼光。”

    花晓寒带着一丝小得意:“本姑娘的眼光好着呢……不过你这人也真是的,干嘛总和身材高大魁梧的人比试,也不怕自己吃亏。”

    “你啥时候见我吃过亏?”萧姵把汤盅推开,站了起来。

    “才刚坐下没一会儿,你这是又要去哪儿啊?”

    “我去更衣,你要不要一起?”

    “要。”花晓寒站起身,与萧姵一起走出了大殿。

    待二人归来,已是半个时辰后的事。

    之前还十分热闹的大殿竟安静了许多,天庆帝面前则站了好几个人。

    “这是怎么了?辰皇子和武都王,还有枫世子,他们好端端的跑陛下那里做甚?”花晓寒十分好奇地问道。

    萧姵的目光却锁定在另外两名年轻美貌的女子身上。

    辛芷辛萝?

    自从去年三月间翠阆苑的海棠花宴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这对姐妹。

    以辛家的身份地位,她们二人参加今晚这样的宫宴都属勉强。

    即便来了,也就是跟随家中长辈坐在角落里瞧个热闹而已。

    可人家愣是把自己从角落处折腾到了皇帝陛下面前,成为了整座大殿的焦点。

    对于辛家,她可以说是非常了解。

    一个几十年来一直都靠着裙带关系混饭吃的家族,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错失良机。

    诸葛辰、诸葛越、姬胤枫,这三个人虽然不是大魏的皇室宗亲,却都是各自国家的重要人物。

    他们无非就是重操旧业,想要用家中美貌的女孩子换取荣华富贵罢了。

    至于这份富贵是不是出自大魏,其实并不重要,毕竟离锦二国如今与大魏的关系很好,不是么?

    “呀!”花晓寒这时才看清楚那两名女子的模样,惊呼道:“她们两个怎的……”

    萧姵唤来一名小宫女,压低声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小宫女道:“奴婢也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只知道这两位辛家姑娘恐怕要远嫁他国了。”

    萧姵摆摆手,小宫女福了福身退下了。

    花晓寒啧啧道:“萧姵,大魏没有男子了么,这两个人还真是……”

    抛开诸葛越不提,诸葛辰和姬胤枫都是十七八岁风华正茂。

    但皇室的男子成亲一般都比较早,即便没有迎娶正妃,身边也早已经有了侧妃侍妾。

    好好的姑娘家,就为了所谓的荣华富贵远嫁他国,而且还不是正妻,这样的行为真是令人不齿。

    萧姵眯了眯眼睛。

    这件事情恐怕不是这么简单。

    辛芷和辛萝爱慕虚荣,这是肯定的。

    辛家人想拿她们二人交换荣华富贵,也是肯定的。

    但诸葛辰和姬胤枫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岂会轻易上钩?

    说句不好听的话,以辛家的身份地位,辛芷和辛萝就算想要自荐枕席,也根本进不了会同馆。

    萧姵又看向了端坐在龙椅上的天庆帝。

    姐夫面色十分平静,眼中也完全看不出喜怒。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