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奇怪的骆氏(下)

    桓郁之所以去查父母在军中成婚一事,想法其实和此时的萧姵差不多,也是对娘的身世起了疑心。

    以桓骆两家的关系,联姻再正常不过。

    父亲那时已经是郡公府的世子,娘也是骆将军府唯一的姑娘。

    寻常人家成亲也不可能那般草率,更何况是世子爷娶亲。

    可偏偏父亲和娘的婚礼就是那么草率,不仅没有回郡公府,甚至连祖母都没有通知一声。

    实在太不合常理。

    可那一趟武威郡之行,他非但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还惹得外祖母病了一场。

    从那以后他不敢再去询问长辈,心里的疑惑却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

    听了他的话,萧姵越发迷糊了。

    桓二哥的娘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怎的听着比她娘的事儿还要复杂?

    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清秀的面庞。

    对了,甄妈妈!

    “桓二哥,你有没有觉得甄妈妈有些奇怪?”

    桓郁挑眉:“甄妈妈?”

    甄妈妈不是他的乳娘,但三岁之前一直在他房里伺候,也是看着他长大的。

    虽然后来她就被祖父打发去了练武场那边,又嫁给了吴管事,两人还是经常能够见面。

    在他印象中甄妈妈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所以不是很理解萧姵的说法。

    “哎呀,你这人真是的!”萧姵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你想想贝妈妈和钱妈妈,再想想那甄妈妈,可发现什么了?”

    桓郁噗哧笑道:“人与人是不同的,你不能因为甄妈妈和贝妈妈钱妈妈不一样,就觉得她奇怪吧?

    就好比朝中的某些官员,分明是进士出身,模样却半点不斯文,身材甚至比许多武将还要魁梧,你能说人家不正常么?”

    萧姵嘟了嘟嘴:“我说的不是样貌,而是气韵。大姐姐身边的寄梅你见过吧?

    皇宫里那么多的宫女,样貌比她生得好的多了去了,可若是把她们全都聚在一起,你会先看见谁?”

    桓郁想了想:“你的话也有道理,若非知晓甄妈妈的身份,谁也不会把她当作一名仆妇。”

    萧姵又道:“旁的不说,你就说桓家现有的几位夫人,她们的身份比甄妈妈高多了,可若是换上同样的衣裳,谁更像主子?”

    桓郁蜷了蜷手指。

    乔氏不用说,人虽然不坏,但毕竟出身所限,就是个小家碧玉。

    姚氏算是出身名门,也善于装相,言谈举止还是欠了些火候。

    至于祖母和小许氏,那是连装都懒得装,倒是比姚氏多了几分爽利。

    她们一群人加起来也不及甄妈妈像个贵妇人。

    都说有其主,必有其仆。

    丫鬟都如此出众,可想而知主子该是多么优秀?

    可外祖父只是一名常年驻守边关的武将,外祖母出身也寻常,他们二老是如何教养出娘那样的女儿的?

    懂医术也还罢了,说不准娘另有际遇。

    一个人的教养决定了她的气质,娘身上解释不清的东西似乎越发多了。

    萧姵推了推他:“可想明白了?”

    桓郁深吸了一口气:“这事儿不能着急,咱们慢慢查,总有查清楚的一日。”

    ※※※※

    第二日,两对小夫妻早早就出了门。

    在酒楼与萧、花两家人喝过践行酒,又亲自把他们送出了城门。

    看着渐渐远去的队伍,不仅是花晓寒,就连萧姵都红了眼眶。

    从今往后,她们再也不可能日日都与亲人们见面了。

    桓际无奈,只能提议道:“你们俩已经好久都没有出过门了,要不咱们再逛逛,晚些再回去?”

    桓郁笑道:“父亲让咱们明日去给外祖母和外祖父请安,我瞧着时间还早,不如咱们现在就去?”

    萧姵一心想着骆氏的事儿,自是想要早些见到骆老将军夫妇。

    许多事情都是如此,亲眼见过之后才会有新的发现。

    她附和道:“好呀好呀,今日去给外祖父和外祖母请安,明日再去乔家,省得晓寒又嫌累。”

    花晓寒白了她一眼,笑道:“你少拿我当借口!”

    两对小夫妻相视一笑,一起去了骆老将军夫妇居住的别苑。

    四人来得突然,却给了老夫妇以及骆凤清一家几口一个大大的惊喜。

    行礼问安后,一行人都在正房落座。

    萧姵趁机打量了一下骆家人的长相和气质。

    不得不说,骆家人的长相比她之前想象的还要好。

    骆老将军和昨日桓郁形容的文官正好相反,虽然做了半辈子武将,又驻守边关几十年,却长了一副十分斯文的相貌。

    虽然上了年纪,却也是文质彬彬气度极佳,不比京城里的勋贵老爷差。

    骆老夫人眼睛不太好,但能看出年轻时一定是位美人。

    虽不似京中那些老夫人雍容华贵,却十分的端庄大方温和慈蔼。

    但萧姵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个上面,她纯粹就是冲着他们老夫妻的长相去的。

    桓郁的样貌与桓郡公并不十分相似,除了眉眼之外,他的轮廓、鼻子、嘴巴都比桓郡公要精致。

    当然,桓郡公也是一名美男子,但他的气质更加硬朗,不似桓郁冷清中还夹杂着几分温润。

    所以桓郁的轮廓、鼻子和嘴巴,还有他那独特的气质,一定都传承自他的母亲。

    可无论萧姵怎么看,骆老将军夫妇与桓郁都没有半分相似之处。

    她的心不由得加快了跳动。

    看来她之前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

    骆氏根本就不是骆老将军夫妇的亲生女儿。

    可即便是养女,骆氏也是将军府的姑娘。

    只要老郡公和骆老将军夫妇不反对,同样是门当户对的一桩好亲事。

    骆氏和桓郡公分明可以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为何要急匆匆在军中成婚呢?

    ※※※※

    她的心不由得加快了跳动。

    看来她之前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

    骆氏根本就不是骆老将军夫妇的亲生女儿。

    可即便是养女,骆氏也是将军府的姑娘。

    她的心不由得加快了跳动。

    看来她之前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

    骆氏根本就不是骆老将军夫妇的亲生女儿。

    可即便是养女,骆氏也是将军府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