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给你孙子的见面礼(下)

    直到坐上马车,花晓寒依旧板着小脸。

    毫不夸张地说,如今的文渊侯府是整个大魏最清静的勋贵府邸。

    她活了快十六年,从来没有经历过内宅争斗。

    出嫁前的几个月,娘怕她嫁进桓家之后被人算计,恨不能把半辈子的斗争经验全都灌输给她。

    经过娘的耳提面命,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应付一切麻烦和困难的准备。

    却没有想到,桓家的内宅争斗水平这么高,未曾谋面就开始动用武力!

    桓际看着她的模样,心里揪着疼。

    “晓寒放心,大伯母做了初一,那咱们就做十五。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绝不让她好过!”

    花晓寒嘟了嘟嘴:“我们嫁进桓家才三日,若是现在就对大伯母动手,别人会怎么想?

    即便是祖父,也绝不会喜欢看到家宅不宁。”

    萧姵打趣道:“你该不会是想忍了吧?”

    “那你呢?”花晓寒反问道。

    萧姵往车壁上一靠:“这事儿若是交给我处理,再简单不过。

    大伯母又不是从来不出门,她雇得起土匪,我就雇得起强盗。

    要真是把我惹毛了,我让她姚家在天水郡待不下去!”

    桓郁笑眯眯地看着她。

    萧姵撇撇嘴:“罢了,那样做虽然解恨,却也无趣得很。猫抓老鼠还得先玩一玩呢!”

    桓际挠了挠头:“小九,你觉得咱们该怎么玩?”

    萧姵抚了抚下巴:“这个嘛……”

    “你们都别管了,这事儿交给我。”花晓寒突然开口道。

    啥?

    其余三人都吃了一惊。

    小白兔要开始发威了?

    姚氏当然不是母老虎,但至少也是一只狡猾的母狐狸,小白兔真的是对手么?

    花晓寒气鼓鼓道:“男人是要做大事的,内宅妇人之间的争斗用不着你们插手!”

    啥?

    他们三个都是男人?

    桓家兄弟一起看着萧姵。

    萧姵嘿嘿笑道:“这个……小花花啊,你确定不要我帮忙?”

    花晓寒斜了她一眼,撑不住笑了起来。

    说实话,她方才说那些话的时候,是真把萧姵和二哥阿际当成一路人了。

    并非把萧姵当男子,而是觉得她是有大志向的人,不该把自己困在这四四方方的小天地中。

    姚氏那样的妇人,根本不配和萧姵做对手。

    “我知道你们几个不放心我,怕我没有经验,不是那姚氏的对手。

    这样好了,二哥和阿际只管忙你们的正事,需要帮忙的时候我自会去找萧姵。”

    萧姵往她身边挪了挪,揽着她的肩膀:“你是花伯母一手带大的,人又这般聪明,想来她的手段你看也该看会了七八分。

    我相信你一定能斗得过姚氏,但你有总得有个计划吧?”

    花晓寒自信满满道:“你放心,我已经计划好了。”

    萧姵好奇道:“你不是要我帮忙么,总要说给我听听啊。”

    花晓寒看了桓家兄弟一眼,把嘴凑到了萧姵耳边,叽叽咕咕说了起来。

    桓际都快笑喷了。

    他的笨媳妇儿啊……

    习武之人耳力比常人好得多,况且他们都处在同一个车厢里,真是不想听清都不行。

    萧姵的耳朵可遭了老罪,好容易才把花晓寒的计划听完。

    “你觉得怎么样?”花晓寒带着一丝小得意,模样可爱极了。

    萧姵挑了挑大拇指。

    她彻底服了。

    勋贵之家的姑娘,只要脑子还正常,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她们未必才华横溢,耍心机却个顶个儿地厉害。

    本以为花晓寒与姚氏争斗,胜算顶多六成,没想到她一出手就是大招,而且还是连环计。

    花晓寒敛住笑容,正色道:“这事儿虽不用你真的帮忙,但你也给我配合好了。

    万一漏了馅儿,斗赢姚氏没问题,你的目的却很难达到。”

    萧姵这次是真的被惊到了。

    那日在骆家别苑,有些话她并没有告诉花晓寒,只说日后弄清楚再告诉她。

    没想到这小姑娘竟能猜出她的心思。

    想来是回屋之后问过桓际,这才想帮自己一把。

    花晓寒笑道:“计划即便不够完美,也可以慢慢修正。只是我该怎么做才能既把大伯母的火气给拱起来,又让她有火不敢发呢?”

    桓郁想了想:“晓寒的金器被劫一事,大哥知道得清清楚楚。

    他知道,就代表长房的人全都知道了。

    咱们只需从那些金器中挑一两样当礼物送给大伯母,她就会知道东窗事发,而且遭人挑衅了。”

    花晓寒有些不甘心道:“这些金器全都是我爹爹精心挑选的,我才舍不得给她!”

    萧姵笑道:“才刚夸你厉害,你立刻又变笨了。咱们不拘从哪儿寻几样金器,请匠人打上文渊侯府的标记不就得了?”

    花晓寒的俏脸微红:“那你说该送些什么?又以什么样的名义送去大伯母那边?”

    “嗯……”萧姵想了想,问道:“桓二哥,长房那边最近有没有人过生辰?”

    桓郁也想了想:“辉哥儿,也就是大哥的长子,半个多月前刚过周岁。”

    “这儿子是他那小妾生的吧?”萧姵又问。

    “是,大嫂生的是女儿。”桓际道。

    “就这么办!”萧姵打了个响指:“晓寒就以补送周岁礼为由,给大伯母那边送两把金斧子。”

    “金斧子?”其余三人异口同声道。

    包括桓郁在内,谁都不明白她的用意。

    萧姵笑道:“砸核桃用的那种金斧子太小,咱们要送就送大的,样式也请人做成那种上战场用的样式。

    名义上是送给她孙子砸核桃用,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劫道的土匪最喜欢用的兵器。

    不仅能够提醒大伯母,咱们已经知晓是她收买的土匪,还能暗示她的孙子将来要靠劫道讨生活。

    还有,咱们送礼给小妾的孩子,却不送给大嫂的的孩子,她们妻妾之间肯定会不愉快。”

    花晓寒都快笑晕了。

    “萧姵,从前我只觉得你武功好,没想到你的花花肠子竟这么多。

    看来谁都不能得罪你啊,否则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四个人一起大笑起来。

    萧姵道:“赶紧回去找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