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纨绔界的扛把子

    桓郁生性内敛,向来不喜太过张扬的人。

    可他也不知道自己今日是怎么了,对这位从头张扬到脚的萧九爷,他竟意外地不觉得厌恶,甚至还生出了些许欣赏之意。

    躺在地上的曹锟不自觉地往后一缩,被扯动的伤处疼得他声音直打颤:“萧……萧姵,你待怎样……”

    桓郁凤眸微眯,此人竟真的是定国公府的九姑娘!

    萧姵的目光从桓郁面上划过,冷声道:“曹锟,大丈夫愿赌服输。从今往后你不准再去纠缠尹姑娘,更不准报复尹家和郑家,类似的事情也不准再做。

    否则,爷绝不饶你!”

    曹锟用手背擦了擦青紫的嘴角,呵呵笑道:“萧姵,你一天不管闲事会死么?老子不过是瞧上个女人……”

    “不过是瞧上个女人?”萧姵又往前逼近了两步:“凡事都讲究个你情我愿。只要是自愿的,爷吃饱了撑的管你娶十个还是纳百个?

    总之,强迫的就是不行!”

    曹锟是真想将眼前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一把捏死。

    可惜对方背景太过强大,不是曹家招惹得起的。

    更何况……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萧姵这个死丫头真的是太猛了。

    武功高还在其次,那股不要命的劲头,他真是招架不住。

    曹锟忍着痛抱了抱拳:“得嘞,今后有九爷的地方我一定绕道走,绝不碍您老的眼。

    就是哪天我打算娶妻纳妾,也一定先去九爷府上报备,您老同意了我再去提亲。”

    这话像是赌气,更像是耍无赖。

    萧姵又不是他爹娘,有什么资格,又凭什么替他操心娶妻纳妾的事?

    而且他废话说了一大堆,其实并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显然还是不服气。

    在场的女孩子们不约而同地看向萧姵。

    明知九爷性烈如火,曹锟还偏生要火上浇油,这不是在作死么?

    好想看看九爷会让他怎么死……

    方才还十分嘈杂的戏台四周瞬间变得落针可闻。

    萧姵突然笑了起来。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曹少将军愿意改过,爷自然要成全他。

    烦请诸位做个见证,他日少将军娶妻纳妾,爷定然替他好好掌眼。”

    这是俨然以曹家长辈自居,甚至把曹锟当成她的儿子。

    曹锟气得肝颤,俊脸瞬间就绿了。

    做个屁的见证!

    京里与他身份匹配年纪相当的贵女基本都在这里,今日她们都目睹了他出丑的全过程,他还能娶谁为妻?

    嘴毒手狠、脸皮极厚、霸道无耻……

    萧家究竟是积了几辈子大德才生出这么个妖孽为祸人间?!

    女孩子们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议论不止。

    只见两个衣着打扮最为华贵的女孩子笑盈盈地走到萧姵身边,声音若黄莺出谷般动听。

    “九爷,你可有一阵子没出门了。”

    “九爷,过几日我们准备弄个花宴,你可一定要赏脸呀。”

    萧姵唇角勾起笑容,一手一个揽住了她们的肩膀。

    桓郁的眼皮重重跳了一下。

    方才他还觉得这位萧家九姑娘虽然没个女孩儿样,性情又太过霸道张扬,但小小年纪一身正气也属难得。

    没想到……

    她本就比那两名贵女高出半个头还多,加之又是一身男子装扮,这副做派简直和那些纨绔子弟一般无二。

    哪里还能看出半分凛然?

    萧姵浑然不在意旁人的打量,半个身子挂在左边的贵女肩上,笑嘻嘻道:“单是赏花?”

    那贵女俏脸微红:“一切都……都按九爷的喜好安排好了。”

    右边的贵女也凑了过去:“就连小戏也是照九爷的戏本子排演的。”

    萧姵十分干脆道:“那行吧,还是从前的规矩,定好日子后把帖子递给陌柳……”

    还想再说几句,就瞥见她的丫鬟晴照在远处冲她招手。

    她拍了拍两名贵女的肩膀:“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你们缺了什么只管去寻陌柳。”

    两名贵女也不纠缠,乖巧地应了下来。

    萧姵抖了抖锦袍下摆,目光再一次从桓郁面上划过:“这般漂亮的眼睛,可惜了……”

    见她竟还有这份闲心注意自己,桓郁一时间愣住了。

    等他醒过神来,那修长的黑色身影早已经在几十尺开外。

    桓郁好气又好笑,方才那话的意思……是在说自己有眼无珠?

    且不说曹锟此人究竟如何,他不过是个陌生人,萧姵凭什么对他指指点点?

    “爷……”桑璞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袖,冲另一边努了努嘴。

    桓郁转眸,见曹锟在小厮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他不顾自己满身伤痛,冲那远去的身影狠狠啐了一口:“萧姵,你大爷的!”

    女孩子们已经随着萧姵的离开四散而去,戏台周围比之前安静了许多,曹锟的这一声骂既响亮又突兀。

    桓郁面色不虞地看着他。

    堂堂金吾卫上将军之子,竟沦落到只敢在背后口出恶言的地步,足见此人品质十分低劣。

    难怪萧姵方才会说那样的话……

    曹锟犹自处于盛怒之中,哪里顾得上猜度旁人的想法,恨声道:“子卿,你能看出这厮是个丫头片子么?”

    不等桓郁作答,他又接着骂道:“狗屁的高门闺秀、弋阳郡主,这死丫头整日扮成个男的吃喝玩乐招蜂引蝶到处惹祸。

    那些个纨绔算什么,她才是纨绔界的扛把子!

    这一两年京里的贵族子弟被她挤兑得快没活路了。

    将来哪个要钱不要命的娶了她,那才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桓郁的耐心彻底消失殆尽,冲曹锟拱了拱手:“桓某还有要事在身,告辞。”

    说罢再不肯多看对方一眼,带着桑璞转身离去。

    “子卿——”曹锟不明白他为何突然翻脸,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孰料人家非但不回头,反而加快了脚步。

    曹锟一口气堵在胸口,却又无计可施,只能由小厮们搀扶着忿忿离去。

    桓郁和桑璞很快便回到了原处。

    看着在丰收身后缩头缩脑的小女娃,主仆二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大约是那萧九爷太过吸引人,他们都把这小家伙给忘了。

    桓郁无奈道:“唐葫芦,你不是吵着要看九爷,怎的又躲在这里?”

    唐葫芦嘟囔道:“九爷忙着呢,我远远看她一眼就行。”

    桓郁牙都快酸倒了。

    萧姵究竟是有多大的魅力?

    分明是个姑娘家,却把京里大大小小的女孩子们弄得五迷三道,一个个像是要嫁给她一般。

    唐葫芦却偷偷瞪了桑璞一眼:“你们明明就认识那个大坏蛋,方才还骗我。”

    桓郁懒得和她扯,吩咐俩小厮:“事发突然,唐掌柜那边肯定着急了,咱们先把这小丫头送回去。”

    桑璞和丰收不敢多话,一行人很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