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曹夫人的小算盘

    见萧姵又在糊弄她,萧姮十分无奈。

    想让小九心甘情愿地嫁人,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她斜睨着萧姵:“你打曹锟的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想来三婶也知晓了,所以你这是打算留在我这里避难?”

    萧姵忙分辩:“哪儿有,我之前已经去过仪正堂,只是还没有来得及领罚而已。”

    萧姮勾起唇角:“既如此,我就更不好留你了。三婶每日都那么忙那么累,可不能让她等太久。

    待会儿陪我用过晚膳后,你就赶紧回去吧。”

    萧姵本来也没打算在宫里留宿。

    万一被大姐姐发现她身上有伤,接下来的一个月她都休想再出门。

    她不敢表露半分真实的想法,依旧黏在萧姮身上:“您就这么盼着我受罚呐?”

    萧姮捏着她的下巴:“想不想让我替你求个情?”

    萧姵眨巴着眼睛:“还有……这等好事?”

    萧姵笑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这就让寄梅跑一趟。”

    “该不会……又是替您找妹夫的事吧?”萧姵真是快吐血了。

    “这事方才你不都答应了么?”萧姮白了她一眼,松开手道:“再过几个月你就满十五岁了。陛下特意叮嘱,要为你办一场极为盛大的及笄礼。

    这可不比从前家里替你过生辰,你得答应大姐姐,绝不能再逃避了。”

    萧姵的身子瞬间变得僵硬,过了好一阵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我都听您的。”

    ※※※※

    曹锟年轻身体又健壮,加之自幼便开始习武,今日的伤于他而言并不算太严重。

    上过药又简单用过午饭,小厮们将他扶进了卧房。

    在床上躺了大约半个时辰,他的怒火虽然渐渐平息,心里却越发烦闷。

    他和萧姵的想法是一样的,此次比武不论输赢,两人都不想把事情闹大。

    没想到事与愿违,他不但挨了揍,而且还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了丑。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父母都不在府中,他还能稍微缓一缓。

    正在胡思乱想,府里的门房来报,平日里与他经常来往的几位公子前来探望。

    曹锟爱面子,哪里肯让人见到他如今的模样。

    可他转念一想,现下满京城的人都知晓他得罪了背景强大的弋阳郡主。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这种时候还敢主动登门探望他的人,绝对是真正的好朋友、好哥们儿。

    他吩咐小厮好生把客人们请进来,自己则忍着疼痛靠在床头。

    同好友们在一起说说笑笑,曹锟觉得自己的疼痛减轻了许多,心中的烦闷也基本散尽。

    直到天色开始变暗,好友们才纷纷告辞。

    曹府大管家依照曹锟的吩咐,亲自送几位公子出府。

    孰料他们出了侧门,迎面就遇到了曹夫人的车驾。

    曹夫人神色十分焦急,与几位公子匆匆见礼之后便直接去了曹锟的院子。

    “锟儿——”

    曹夫人甩开搀扶她的丫鬟,一把就推开了房门。

    之前听下人们说母亲回来了,曹锟就感觉自己的头足足大了一圈。

    此刻见到母亲那风风火火的模样,曹锟觉得身上的伤再次剧烈疼痛起来。

    “娘……”他硬着头皮唤了一声。

    “锟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家小九凭什么对你下毒手!”

    曹锟被口水呛得直咳嗽。

    母亲的想象力未免太过丰富。

    以萧姵的手段,真要对自己下毒手的话,父母恐怕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曹夫人一边吩咐丫鬟倒水,一边轻拍着儿子的背:“先喝口水。”

    曹锟就着母亲的手喝了半盏温水,这才问:“娘,您怎的今日就回来了?”

    曹夫人道:“你大表姐昨晚生了个大胖小子,我本来是打算洗三之后再回来的。

    谁知今日我才刚用过午饭,就听你大表姐夫说你被萧家小九打伤了。

    你说我哪里还能待得下去?立时便吩咐下人们套车,一路紧赶慢赶地回来了。”

    曹锟生平第一次觉得大表姐嫁得太近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京里的消息去得快,想要赶回来同样很快。

    他默默感叹了一番,又道:“我和萧姵只不过是切磋武功,是那些人不知内情才胡说八道,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曹夫人见他脸色虽有些苍白,精神却还算不错,的确不像是受了重伤。

    她的语气终于缓和下来:“不管怎么说,萧家小九伤了你都是事实。

    咱们曹家虽不及她萧家有权势,也不是可以任人欺凌的!”

    身为曹夫人的亲儿子,曹锟对自己的母亲十分了解。

    听起来她的话的确十分硬气,但这并不代表她真的敢去对付萧家。

    她只会借着儿子受伤这件事,从萧家手中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果然,方才还伤心不已的曹夫人已经开始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曹家在大魏京城根基不深,曹节能做到如今的位置,都是早些年在战场上一刀一枪拼出来的。

    金吾卫上将军是天子近臣,品级不低手握实权,许多武将都梦寐以求。

    正因为如此,他们一家人在京中生活得非常不错,曹家的地位也是节节攀升。

    如果非要说还有什么不如意,那就是曹家没有爵位。

    一旦曹节年老致仕,曹家哪里还有地位可言?

    儿子被萧家小九打了,曹夫人当然心疼。

    但同时她也意识到,属于曹家的机会可能真的来了。

    当然,曹夫人的头脑一直都非常清醒。

    仅凭锟儿被萧家小九打伤这件事,想要替丈夫弄个爵位无异于痴人说梦。

    可若只是为锟儿在朝中谋一个好位置,成功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小算盘打完,曹夫人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丈夫去广平郡办差,再过三五日也该回来了。

    届时锟儿的伤尚未痊愈,只要他们运作得当,成功可期。

    她握住曹锟的手:“儿啊,等你爹回来,咱们去一趟定国公府。”

    曹锟只觉后背凉嗖嗖的。

    母亲在盘算什么,他真的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父亲若是知晓了自己和萧九动手的原因,绝不会轻易饶过他。

    见儿子不说话,曹夫人想起了方才在侧门处遇到的几名少年。

    “锟儿,方才娘遇到了你的几位朋友。

    其中有一位身着紫色团花锦袍,看着虎头虎脑的少年眼生得很,他是谁家的公子?”

    曹锟道:“那是桓际,天水郡公府的三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