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母爱如海亦如山

    大约两刻钟后,萧姵已经歪在了软榻上。

    晴照替她擦着头发,陌柳则在药匣子中挑选伤药。

    铺好床的映水一转身,就见到了站在门口两手空空的小丫鬟。

    她走过去问道:“去了这么半日,怎的什么都没有取回来?”

    小丫鬟道:“之前的包子已经没有了,贝妈妈说让郡主稍等一会儿,蒸好了她亲自送过来。”

    映水摆摆手:“回去睡吧,明儿还得早起呢。”

    小丫鬟踢踢踏踏地跑了。

    萧姵满足地叹了口气:“贝妈妈最好了!”

    晴照和陌柳相视而笑。

    “最好”两个字,贝妈妈当之无愧。

    她们都是定国公府的家生子,与府里主子们的乳娘都很熟悉。

    与其他乳娘相比,贝妈妈的身份要高出一大截。

    她没有身契,更不是国公府的下人。

    其他乳娘把姑娘少爷们当主子,贝妈妈则完全把郡主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十多年来,她对郡主的关心无微不至,亲儿子反而倒退了一射之地。

    陌柳把手里的小瓷盒打开,温声道:“郡主,这软榻太窄了,您还是去床上躺着。”

    萧姵依言下榻,趿着鞋朝拔步床走去。

    刚躺下,一个硕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内室门口。

    映水和晴照一起迎了过去。

    贝妈妈年近四旬,是一个又高又胖的妇人,一张肉乎乎的脸看起来非常慈蔼和气。

    可熟悉内情的人都知道,一旦触碰了她的底线,这位胖妇人有多么可怕。

    而她的底线,无疑就是萧家小九。

    从贝妈妈手里接过食盒,映水弯了弯唇。

    这食盒是贝妈妈专门用来给郡主送吃食的,在她手里跟个小孩儿的玩具一样,显得又小又轻。

    可一落到她们手里,食盒的分量就显出来了。

    稍微多装几样吃食,提起来真是费劲得很。

    只是今日这食盒……

    一见到贝妈妈,萧姵立刻就跟小了十岁一般,神态和声调都变了。

    贝妈妈走到床边坐下,一伸手就把萧姵揽进自己宽大的怀中。

    “十五岁的大姑娘,怎的还跟小时候一样馋。”

    “我只馋妈妈做的肉包子,其他的才不稀罕呢!”

    贝妈妈轻轻捏着她的鼻子,数落道:“打小儿就是个小心眼儿,妈妈做的东西要不留给你一份儿,你连觉都睡不踏实。”

    萧姵哼哼唧唧道:“映水,磨磨蹭蹭的干啥呢?”

    映水憋着笑,打开了食盒的盖子。

    看清楚里面装的东西,她心道难怪今日的食盒这么轻,原来装的是这个……

    她小心翼翼地把一个极小的炖盅取出来,放到了床边的小几上。

    萧姵拧着眉道:“这是啥玩意儿?”

    贝妈妈道:“妈妈特意给你煮的消食茶。”

    “我……”萧姵真想大哭一场。

    她一个还想吃肉包子的人,喝哪门子的消食茶?

    “你是我亲手带大的,我会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再给你吃肉包子,这一晚上谁都别想消停!”

    萧姵一头拱进贝妈妈怀里:“连妈妈都不疼我了……”

    贝妈妈冷哼:“我要是不疼你,会把你奶到四岁?”

    萧姵要死的心都有了。

    一个人果然不能有太多的黑历史。

    即便有,也绝不能把喜欢宣传黑历史的人留在身边。

    贝妈妈从陌柳手中接过小瓷盒,挥挥手:“你们都去歇着吧。”

    三名丫鬟应了一声,躬身退了出去。

    贝妈妈把萧姵松开,非常小心地解开了她的里衣带子。

    “给妈妈瞧瞧都伤哪儿了?”

    萧姵满不在乎道:“就是胳膊上挨了两拳,腿被踢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贝妈妈仔细瞧了瞧,果然如她所言伤得并不重,只是萧姵的皮肤太过白皙细腻,那青紫的一片显得格外醒目。

    她从小瓷盒中挖出药膏抹在伤处,轻轻揉搓起来。

    贝妈妈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夫人,指尖略有些粗糙。

    但恰是这份粗糙,让萧姵觉得格外安心。

    很快药就上好了,贝妈妈替她把里衣整理好,又把被子替她盖上。

    萧姵望着那并不美丽的面庞,轻声道:“妈妈,我有件事儿想问您。”

    贝妈妈笑道:“小九今日这么乖呢,有什么就说吧。”

    萧姵道:“从小您也没少训斥我,可我想学武,甚至和人打架,您为何从来都不阻止呢?”

    贝妈妈道:“皇后娘娘和夫人们都支持你学武,我阻止得了么?”

    “这事儿有些不对。”萧姵趴到她的腿上:“咱们家从来也没有支持姑娘们学武的惯例,为何到了我这里就变了?”

    贝妈妈轻叹道:“如今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说给你听一听也无妨。

    让你学武本就是大夫人的意思,正好你也喜欢,皇后娘娘和夫人们自然是顺水推舟。”

    “那要是我天生就不喜欢习武,莫非你们还要强逼着我学?”

    贝妈妈毫不犹豫道:“那是当然,没有人会违背大夫人的意愿。”

    萧姵瞬间觉得自己有点惨。

    学武是非常苦而且极其枯燥的一件事,若不是真的喜欢,根本不可能坚持得下来。

    她完全能够想象,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女娃被人强逼着练武是什么滋味。

    贝妈妈摩挲着她的发顶:“真是个傻孩子,你以为大夫人真舍得让你遭罪呐?

    让你学这么多的本事,都是为了让你有自保的能力。

    人都是自私的,生死交关的时刻,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萧姵的眼泪簌簌而下。

    从未谋面的母亲,为她做了太多的打算。

    习武、游水、辨毒……

    每一样都很苦,每一样都是自保的本事。

    和这些相比,那份价值连城的嫁妆只能算是锦上添花。

    可母亲不是因为受了惊吓导致难产,所以才早逝的么?

    她怎么可能有时间做如此周密的安排?

    还有,若非真的经历过生死时刻,她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

    原因贝妈妈肯定知晓,大姐姐以及府里所有的长辈也知晓,可她们谁都不肯对她提起半个字。

    或许是觉得她还小,或许是不想她活得太沉重,总之都是为了她好。

    可她觉得被蒙在鼓里的自己活得一点也不好。

    她一定要设法查清当年发生的一切,哪怕那真相鲜血淋漓,她也绝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