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爱太沉重,却让人羡慕

    纵观整个大魏国史,定国公府的家族运势一直和国家运势息息相关。

    每逢外敌入侵或者内乱不止,必有萧家男儿流血牺牲。

    几十年前,老国公萧元铎尚且年幼。

    那时大魏正值当今陛下的祖父崇武帝当政。

    崇武帝酷爱征伐,萧元铎的父亲萧烈常年四处征战,回府的机会少之又少。

    于是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定国公府长房只有萧元铎一个孩子。

    直到他的长子萧思谦五岁时,崇武帝驾崩,大魏才渐渐恢复了安宁祥和,萧家父子也终于返京。

    接下来的几年,萧家的孩子陆续降生,以至于萧思谦的叔叔们年纪都比他小很多。

    尤其是他的四叔萧元朗,比他的三弟萧思淳还小了一岁。

    长年累月的征战拖垮了萧烈的身体,在萧元朗两岁时,他和妻子先后离世。

    萧元铎承了爵,和夫人宁氏一同撑起了国公府的门户,也承担了抚养和教育幼弟的责任。

    这些事情萧姵听人说过很多次,一颗心却依旧因为三婶的讲述又酸又疼。

    聂氏抚了抚她的脸颊:“你祖母性格泼辣坚韧,偏偏不擅长打理家事。

    咱们家的权势越盛,她的短处就越发明显。

    于是她下决心一定要为国公府挑一位能力卓绝的世子夫人。”

    萧姵轻声道:“所以母亲嫁入了国公府。”

    听她提起故去多年的大嫂,聂氏的眸光越发柔和。

    “小九,你有一位世上最优秀,最值得人尊重和仰慕的母亲。

    正是因为有了她,定国公府才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我所指的高度,并非世人眼中的权势和地位,而是作为萧家人切身体会到的整个家族的凝聚力。”

    萧姵点点头:“我很小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咱们府里各房之间虽然也会有小矛盾,但从来不会像其他人家那样勾心斗角。

    长辈们都真心疼爱所有的孩子,遇到大事难事,全家人都一起出力。”

    聂氏道:“那时你祖母身体已经不好了,却与你祖父三次亲赴会稽郡求娶你母亲。

    你外祖父南老太傅为其诚意所动,终于点头应下这门亲事,并且以南家一半家产为陪嫁,将你母亲嫁入了萧家。”

    萧姵的手指蜷缩了一下,南家的那一半家产,母亲全都留给了她。

    聂氏揽住萧姵的肩:“都说长嫂如母,你母亲却做了咱们整个萧家的母亲。

    你祖母病逝时阿姮才刚满月,整个萧家内宅的事务都落到了你母亲身上。

    别的不提,单是教养一大群孩子就耗去了她大半的精力。

    你四叔祖和三叔之所以那么优秀出众,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她的教导。”

    萧姵清楚,三婶接下来讲述的该是她和三叔的事了。

    聂氏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看上去竟好似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动人。

    “我和你四叔祖母都是广陵郡人氏,且都是因为父亲官职升迁才到了京城。

    所以我们俩自幼相识,好得跟亲姐妹一样。

    那时我们也喜欢看戏,可家里长辈们管得严,一年到头也看不了几次。

    十四岁那年,平昌伯府老夫人八十大寿,把大魏最有名的戏班子全都请到了他们府里,一唱就是三日。

    我和你四叔祖母就是在那里遇上了你三叔和四叔祖。

    文官家的姑娘,与勋贵子弟完全是两个圈子的人。

    虽然我们对他们印象很好,但也从未敢奢望今后还能有什么交集。

    没想到才过了几日,我们便收到了你母亲邀请我们赏花的帖子。

    后来我们才知道,为了这一次邀请,你三叔和四叔祖险些没把嘴皮子都磨破了。

    他们二人性格直爽心思单纯,看上一个姑娘就想直接娶回家,所以就央求你母亲替他们求亲。

    你母亲怎可能如此草率,最终也只答应把我们请到府里做客,替两个傻小子相看一番。

    接到定国公府世子夫人的帖子,我们两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既紧张又激动。

    我们设想了各种与你母亲见面的场景,却没有料到名满天下的南家大小姐竟是那般随和可亲的人。

    相处的次数多了,我们越发钦佩和喜爱你的母亲,对你三叔和四叔祖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定国公府门第显贵,家中子弟都是京中最炙手可热的夫婿人选。

    论身份,我和你四叔祖母虽也算出身名门世家,但还是有些够不上的。

    况且我们的父母也都不是攀附权贵的人,并不愿意女儿高嫁,只希望我们能一辈子平淡幸福。

    是你母亲多番劝说,最终促成了这两桩婚事。”

    听到这里,萧姵的心里特别矛盾。

    如果母亲当年不那么用心,三婶和四叔祖母固然会错失良人,却能够避免年轻守寡的命运。

    聂家和兰家,甚至是三婶和四叔祖母本人,对母亲会不会有怨怼之意?

    聂氏把她揽进怀中,温声道:“傻孩子,你母亲也不是神仙,她又怎会知道事情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今日特意与你说这些事情,就是想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咱们这样的人家也是有真情真爱的。

    我和你三叔算是一见钟情,可那样的情意只能算是少年男女彼此之间有了好感。

    那样的好感很浓烈,却不够厚重。

    是婚后的互相体贴,两人间无数次的交心,才让我们彼此真正相爱,甚至融入了对方的骨血和生命之中。

    这样的感情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是你母亲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当初若是我没有嫁给你三叔,我的父母也会替我寻一户不错的人家。

    我或许会和我的夫婿过着平淡幸福的日子,更不会在二九年华就遭受那么沉痛的打击。

    可在我心目中,所有的平安喜乐也抵不过你三叔对我的好,也抵不过我们之间那份虽然短暂却铭心刻骨的感情。

    你三叔把我抛下了,我从未怨过他,我只恨老天爷太残忍。

    那般耀眼那般优秀的男子,他的人生才刚刚起步,他还有多少理想和抱负没有实现,老天爷怎么忍心把他带走!

    更何况我还有小五,如果不是嫁给了你三叔,我岂非错失了这么好、这么优秀的儿子?”

    直到此时,萧姵也不能完全理解这样似乎有些沉重的感情。

    但她不得不承认,她心底也生出了隐隐的羡慕,甚至是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