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火力全开,三婶威武(为可爱的黃橘子加更)

    萧姵是真不想理会曹锟。

    她一直以为这厮狂妄自大,没想到竟还能屈能伸。

    不过十几个时辰,他居然忘了怎么挨的打,怎么骂的人!

    但今日这种场合,她要是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举动,未免显得太过小家子气,最终没脸的还是定国公府。

    萧姵大大方方地站起身还了一礼:“这件事我也有错,还望曹大公子海涵。”

    曹节哈哈笑道:“郡主果然气度非凡,今后盼您多多指点锟儿,好让他也有些长进。”

    这话着实有些过了。

    萧姵比曹锟小了两岁多,自己还是个半大孩子,哪里能够指点别人。

    萧家三个人,包括萧思谦在内多少都有些尴尬。

    正想说几句客气话缓和一下气氛,抬眼一看曹家三个人,那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自然得不能再自然,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说白了,曹节今日就是来递个投名状。

    他早就有心巴结萧家,只是苦于没有门路。

    既然已经搭上了路子,自然要懂得见好就收。

    至于提亲,小门小户家的姑娘也不可能一次就成功,更何况是弋阳郡主?

    他有的是耐心。

    曹节给妻儿使了个眼色,三人一起又向萧思谦和聂氏行了个礼。

    “今日我等来得冒昧,扰了国公爷和三夫人的清净,这便告辞了。”

    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主人家不论真心假意,总要开口挽留几句。

    可今日萧家三人中,却没有一个想开这个口。

    目送曹家三人离开后,聂氏抬眼看着萧思谦:“大哥许了曹家什么?”

    萧思谦道:“人家又不是来算账的,哪有许什么诺。”

    聂氏如何肯相信这种说辞,追问道:“果真只是道歉?”

    萧思谦有些受不了她这种语气,沉声道:“曹节说曹锟仰慕姵儿已久,今日就是来探一探口风。”

    “大哥应下了?”

    “怎么可能!姵儿这般出众,岂是谁家想娶就能娶的!

    况且阿蓉当年求下圣旨,姵儿的婚事我一个人说了也不算。”

    “那大哥一口回绝了?”

    萧思谦眼神有些闪躲:“这……我这刚想回绝你们就来了……而且人家也没有把话说在明处,我怎好……”

    聂氏讥讽一笑,转头对萧姵道:“小九,你先回去。”

    萧姵尚且处于震惊中。

    果真是见了鬼了!

    昨日曹锟才当着众人的面诅咒发誓,说他哪天打算娶妻纳妾,一定到她府上报备,等她同意了,他再去提亲。

    今日他居然真带着他的爹娘来了国公府,提亲的对象竟是她萧九爷?

    曹锟,你大爷的!

    聂氏推了推身边的少女。

    萧姵一个激灵醒过神来:“怎么了?”

    聂氏努了努嘴:“让你先回去!”

    萧姵道:“这不是在商量我的事么?”

    “没你什么事,赶紧走!”聂氏在她胳膊上拍了一巴掌。

    萧姵见聂氏已经处于盛怒的边缘,哪里还敢拖延,连行礼告退都没顾上就跑了出去。

    萧思谦也生气了:“三弟妹,你这是什么态度?”

    聂氏霍地站起身来:“大哥,你敢说在这件事情上,你一点私心也没有?”

    萧思谦气急:“我能有什么私心?这么多年来,姵儿的事情我什么时候插过手?”

    聂氏朝他逼近了几步,冷笑道:“你没有一口回绝曹节,难道不是为了你和辛素的女儿?”

    萧思谦的脸色愈发难看:“婵儿也是国公府的姑娘,也不委屈曹锟。”

    “哈哈……”聂氏几乎笑出了眼泪:“别说一个曹锟,只要你有本事说成,天王老子萧婵都嫁得!

    只一点,不允许打着小九的名号,更不允许蹭小九的光!”

    “你……”萧思谦拍案而起:“别忘了谁才是定国公!”

    聂氏轻哼道:“国公爷也别忘了,你也不是一家之主,父亲大人还健在呢!”

    听她提起老国公,萧思谦的气焰顿时没了一多半。

    这些年他过得太平静,几乎忘了三弟妹并不如她外表那般温柔可亲,泼起来同样是谁都惹不起。

    他深吸了几口气才道:“三弟妹这般咄咄逼人,难道不怕……”

    “我怕什么?”聂氏竖起柳眉:“我一个寡妇有什么好怕的!”

    “寡妇”两个字,生生把萧思谦的气焰灭得无影无踪。

    “三弟妹……”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聂氏压了压火气,缓缓道:“当年的事情我们不提,并不是在乎谁的脸面。

    我们只是不想让小九伤心难过,更不想让她痛恨你这个父亲!

    大哥,你好自为之。”

    聂氏丢了个冷眼,一甩衣袖走了出去。

    ※※※※

    萧姵跑出福泽堂,冲候在廊下的众芳招了招手。

    众芳小跑过来:“郡主有啥吩咐?”

    萧姵把她拉到一旁,压低声音道:“二叔身边有个姓刘的幕僚,姐姐有没有听说过?”

    众芳略想了想:“是有个刘先生,听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医卜星象样样精通。”

    萧姵点点头:“那姐姐在这里等着三婶,我先回去了。”

    众芳脑袋瓜灵光得很,忙拽住她的衣袖:“郡主这是想去找那刘先生算命?”

    萧姵讪笑道:“姐姐果然是貌美如花冰雪聪明,我就是闲着无聊去找他学点本事。

    你看我命这么好,还算个啥嘛!”

    众芳被她夸得面若桃花,笑道:“郡主当然是最好命的人,您快去吧,再晚刘先生该出府回家了。”

    萧姵挥了挥手,朝二老爷萧思厚的书房那边跑去。

    萧思厚是老国公唯一的庶子。

    其他府邸嫡庶不和是常事,萧思厚同嫡出的兄弟姐妹关系却非常好。

    他自幼不爱习武,书却读得不错,早年间中了进士,如今在太常寺任职。

    因为萧家特殊的地位,府中其余男丁即便入仕,想要身居高位几乎不可能。

    所以他品级并不高,手中权力也不大,闲暇时就帮着处理府里的一些庶务。

    加之他的妻子洪氏出身商户,两人手头颇为宽裕,平日里出手十分大方。

    府里的侄儿侄女们都非常喜欢这个性格开朗活泼风趣的二叔(伯)。

    萧姵还在院子外面,就见到了躺在摇椅上打瞌睡的二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