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再次见面,夺马狂奔

    繁华的大魏京城,是少年人最容易适应的地方。

    譬如说桓际,半个月的京城生活于他而言如同鸟儿出笼鱼儿入海,既舒服又自在。

    但对于喜欢清净的桓郁来说,呼朋唤友四处游玩的日子完全等同于煎熬。

    勉强耐着性子去凑了两回热闹,之后任凭桓际磨破嘴皮子都无法再说动他。

    光阴如梭,很快就到了与唐掌柜约定的日子。

    桓郁起了个大早,收拾妥当后简单用了早饭,他带着两名小厮出发了。

    谁知刚走到小院门口,就听见身后有人呼喊:“哥,这么早你要去哪儿?”

    桓郁转过身,就见顶着鸟窝一般的乱发,眼神却像只被人遗弃的小狗一样的弟弟,站在西厢房门口巴巴儿地看着他。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阿际自幼就喜欢黏着他。

    从他抵达京城那一日起,阿际就命小厮将行李搬到了小院的西厢房,非要和他住在一起。

    早饭后桑璞才去看过,这家伙明明睡得跟只小猪一样,怎的……

    “我也要去。”桓际趿着鞋跑了过来。

    桓郁温声道:“哥有些事情要去办,你多睡一会儿,等我回来一起用午饭。”

    桓际扯了扯有些乱的衣领:“在家里吃饭多没意思,听说城南的如意楼菜品很有特色,我都还没来得及去尝一尝呢。”

    见哥哥不搭话,他又赶紧补充:“就咱俩去,保证没有外人打扰。”

    桓郁不想扫弟弟的兴,只能点头道:“行吧,你先去订个雅间,我办完事就来与你会合。”

    桓际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你要早些来,我多点几个你爱吃的菜。”

    桓郁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走了。”

    半个时辰后,桓郁的马车缓缓驶入了平康坊。

    这里与他初到京城那一日并无太大的差别,依旧是冷冷清清。

    唯一的区别是唐记铁匠铺早早开了门,附近还停着一辆马车。

    丰收将马车靠路边停好。

    桓郁仔细打量了那马车几眼,这才带着两名小厮朝铁匠铺走去。

    刚走到铺子门口,耳边就传来了唐葫芦那咋咋呼呼的声音。

    “谁说的,我还帮忙拉风箱来着!”

    桓郁的嘴角忍不住翘了翘。

    几日不见,这小丫头依旧这般有趣。

    正想着,铺子里又传出了一阵女孩子的笑声。

    他闪目望去,就见矮墩墩的唐葫芦正眉飞色舞地比划着什么,旁边的两个女孩子则笑得前仰后合。

    铁匠铺本就不大,主仆三人的到来很快就引起了女孩子们的注意。

    看清楚来人是谁,唐葫芦哒哒地跑了过来:“你们真的来了呀?”

    另外两个女孩子则立刻止住笑声,默默立在一旁。

    桑璞道:“唐葫芦,你父亲在么?”

    唐葫芦冲里间喊道:“阿爹,那日的客人来了。”

    不一会儿,唐掌柜就掀开帘子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名身材高挑的玄衣少年。

    两下里一照面,桓郁吃了一惊。

    萧九爷!

    萧姵也有些意外。

    今日她本就是冲着那图样的主人来的,可万没想到那主人居然是他?

    桓郁稳住心神,抱拳道:“在下……”

    刚说了两个字,他的话就被一阵急促且凌乱的马蹄声打断了。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一个少年跌跌撞撞地从马背上滑落。

    “小九,大事不好了!”

    萧姵面色微变,身形一闪就掠了出去:“怎么了,小贝?”

    贝离鸿虽然着急,头脑却依旧清醒。

    他凑到萧姵耳边,用极小的声音说了几句话。

    萧姵大怒,一把揪着贝离鸿的衣领:“你说的是真的?”

    贝离鸿忙道:“这种事情我如何敢骗你?”

    萧姵松开他,劈手夺过马缰飞身而起,很快骏马就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驰而去。

    “小九——”贝离鸿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却连萧姵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之前和唐葫芦说笑的姑娘正是晴照和映水。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两人愣了一瞬,反应过来后便一起奔出了铺子。

    晴照拉住贝离鸿的胳膊:“郡主怎么了?”

    贝离鸿道:“这件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你们赶紧回府,我去追小九。”

    映水忙从袖中取出一个荷包递给他:“带着银子。”

    贝离鸿把荷包胡乱往怀中一塞,解开拉车的马翻身而上,一夹马腹追了过去。

    晴照和映水和唐掌柜简单打了个招呼,也匆匆离去。

    桑璞和丰收直到此时才回过神来,两人一起看向桓郁。

    桓郁示意他们不要多话,迈步走向唐掌柜。

    唐掌柜忙抱了抱拳:“公子,您看这……”

    桓郁道:“我临时有些急事要去处理,改日再来叨扰。”

    唐掌柜松了口气:“那公子请便,小店随时恭候您再次光临。”

    桓郁点点头,对俩小厮道:“去如意楼。”

    桑璞和丰收不敢多话,随他一起上了马车。

    直到马车动了起来,桑璞才指了指车厢一角的木箱:“爷,您不打刀了?”

    桓郁道:“你没看出来那唐掌柜是萧九爷的人?”

    “您的意思是……冰魄八成在萧九爷手里?”

    “这事儿不急,咱们从长计议。”

    桑璞嗯了一声,心里却泛起了嘀咕。

    如果冰魄真的在那位霸道张扬的萧九爷手里,自家爷还从长计议个啥?

    小心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反倒把自家的寒霜给折进去。

    桓郁并不在意小厮怎么想,他挑开车帘往外看了看,吩咐道:“待会儿派人去仔细打听,萧家究竟出了什么事?”

    桑璞越发吃惊了。

    自家爷向来不爱管闲事,怎的这回突然就变了?

    主动去打听萧家的事儿,还仔细?

    桓郁挑眉:“有什么问题?”

    桑璞忙摆摆手:“没有,小的立刻去办。”

    桓郁放下车帘子,微微合上了眼睛。

    要想从萧九手里取得冰魄,无异于痴人说梦。

    事情到了这一步,萧九不难猜出寒霜在自己手里。

    以她的性子,势必想尽各种办法得到寒霜。

    届时自己该如何应付?

    明知对方十分难缠,桓郁向来平静如湖心里竟有些跃跃欲试。

    他不由得又想起了方才萧九夺马狂奔那一幕。

    行云流水人马合一,果然好身手,好骑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