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小舅子巧遇小姨子

    流云风味的烤肉传入大魏的时间很短,因此经营者并不多。

    绝大多数的大魏人没有听说过,更没有品尝过。

    加之大魏地大物博,可口的食物太多,烤肉的香气虽然非常独特,一时间却未必能得到大家的喜爱。

    但对于把烤肉当饭吃的流云人,在他乡闻见熟悉的香气,是绝对忍不住的。

    因此桓郁和萧姵一致认为,只要循着这独特的烤肉香气,就一定能够有所发现。

    在寻找吃食方面,萧姵的天赋同样出众。

    桓郁没有给她任何提示,她就已经循着香气找到了一家经营烤肉的酒楼。

    “如何?”她得意地看着身旁的男子。

    “厉害!”桓郁挑了挑大拇指,抬腿下了马。

    此时正是午饭时分,酒楼的生意相当不错。

    打杂的男子接过两人的马缰,跑堂的小二哥则十分热情地将两人迎进了酒楼。

    “公子也是来吃烤肉的?”那小二哥笑着问桓郁。

    萧姵是小厮装扮,并不介意小二哥冷落她。

    但桓郁的打扮也寻常,一看就不是什么出身高门的贵公子。

    小门小户人家的小厮,教养自是不能与高门大户相比。

    萧姵毫不客气地插嘴:“我们公子是来吃饭的,你那烤肉很稀奇么,还非吃不可了?”

    小二哥见来了个愣头青,微微瘪着嘴道:“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们家的烤肉乃是流云国风味的,其他地方可吃不着。”

    萧姵道:“骗人!流云国与大魏没有往来,你们上哪儿学的流云国风味的烤肉?

    这年月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多了去了!”

    桓郁假意呵斥:“小九,莫要乱说话!”

    小二哥气鼓鼓地瞪了萧姵一眼,又赶紧对桓郁堆起笑容:“还是公子见多识广,我们家新请的烤肉师傅是去流云国学过手艺的,味道正宗得很!”

    萧姵也瞪了他一眼,小声嘀咕道:“正不正宗也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小二哥怒了:“我说了自然不算,可昨日的客人……”

    他脑子反应不慢,关键时候赶紧住了嘴。

    但对于萧姵和桓郁而言,这几个字已经足够。

    昨日的客人未必就是梁若儒一行,但八成与流云国有关。

    小二哥有些懊恼道:“公子抱歉,您打算在哪儿用饭?”

    他跑堂已经好几年,通过客人的衣着来判断他们的身份并不是难事。

    眼前这位公子长相清秀举止文雅,倒也不比城里的贵公子们差多少。

    可这衣着……虽也是件长袍,料子却太过寻常。

    这样的客人他见得多了,虽也需称呼一声公子,其实也就和平头百姓一个样,大堂里吃喝的命。

    不等桓郁应答,就听见有人大声呼喊:“四明,四明——你在那儿磨磨蹭蹭的干啥呢,施公子都快进门了!”

    小二哥哪里还顾得上招呼桓郁和萧姵,急忙奔了过去。

    桓郁和萧姵一起看向门口,果然见三四名衣着华丽的公子在小厮们的簇拥下,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其中一名身着湖蓝色团花锦袍的公子生得十分富态。

    他睨了桓郁一眼,慢悠悠地摇着折扇道:“四明,如今爷想要你亲自招待都得要人传唤了?”

    四明忙行了个大礼:“施公子误会了,这河东地界儿上就数您身份尊贵,小人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慢待您呐。”

    施公子合起折扇在四明的头上敲了一下:“算你小子嘴甜,把爷堵在这里做甚,赶紧带路啊!”

    四明忙引着一行人朝楼梯口走去。

    桓郁向来不喜欢与人争锋,只是摇了摇头。

    萧姵则不然。

    活了十五岁,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她萧九爷面前这般嘚瑟!

    河东地界儿上数他最尊贵?

    什么玩意儿!

    今日她有要事在身,不便与这姓施的家伙计较,但迟早有一天她必须得灭了他的威风!

    桓郁推了推她的肩膀:“小九?”

    萧姵抬眼看着他:“公子放心,我记住他了。”

    桓郁险些笑出声。

    小九果真是嫉恶如仇睚眦必报。

    不管这姓施的是什么身份,惹到小九头上就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正说话间,另一名小二哥提着茶壶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二位有何吩咐?”

    桓郁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空桌子:“我们坐那里。”

    小二哥把两人请了过去,又利索地倒了两杯热茶:“二位想用些什么?”

    桓郁道:“给我们先来两碗面,两份烤肉。”

    “得嘞,您稍候。”小二哥放下茶壶,脚步轻快地离开了。

    萧姵端起茶杯吹了吹:“公子,天水郡离这儿不算太远,你知不知道这姓施的是什么来头?”

    桓郁笑道:“小九糊涂了,天水郡离这儿比京城远多了。再说你也知道,我是个不爱管闲事的人……”

    萧姵无话可说,就着茶杯喝了一大口。

    不多时,方才那小二哥端着一个大托盘回来了。

    把面和烤肉放在桌上后,他依旧笑眯眯道:“二位还有什么想吃的?”

    萧姵道:“小二哥,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小二哥压低声音道:“您是想打听方才那位施公子?”

    见他这般会来事儿,萧姵终于露出了笑容。

    她也压低声音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从来没有见过他这般贵气威风的公子,所以有些好奇。”

    小二哥点点头,用更小的声音道:“您可真有眼光,这位施公子可是皇帝陛下的小舅子,是咱大魏的国舅爷,您说他能不威风贵气么?”

    “噗——”

    桓郁实在是忍不住了,一口热茶直接喷了出来。

    皇帝陛下的女人数不胜数,可敢称国丈的只有萧国公,敢称小舅子的只有萧世子。

    不管姓施的是不是宫里哪位妃嫔的兄弟,他这个皇帝的小舅子撞在皇帝真正的小姨子手里,还有活路么?

    小二哥被吓了一跳,忙道:“公子,小人可没有乱说……”

    桓郁摆摆手,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萧姵被气笑了。

    照小二哥的话说,姓施的混蛋还成她哥了?

    小二哥只觉这主仆二人实在太古怪了。

    他硬着头皮问:“您二位还有什么吩咐?”

    桓郁摇摇头。

    小二哥飞也似地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