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王子与马,孰轻孰重

    北戎人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因此他们视坐骑如亲人和朋友一般。

    三年前赤都汗得了两匹宝马,更是爱如珍宝视若眼珠。

    宝马性子太烈,他却舍不得用传统的驯马方法,以至于三年的时间都没能驯服。

    可即便如此,赤都汗对这两匹宝马的喜爱却分毫不减。

    更要紧的是,再过几个月北戎各部族汗王将要举行会猎,赤都汗还指着这两匹宝马替他增光添彩。

    若是将宝马给了魏人,他的颜面何在?

    端木先生怒不可遏,一口回绝道:“这件事绝不可行!”

    萧老国公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那几位便请回吧,扎不脱王子我们继续好生看顾,绝不会让他缺斤短两。”

    “萧老国公!”桑吉站起身道:“您在雁门郡驻军几十年,同样的事情做过不知多少次。

    什么时候听说过赎回一名战俘需要花费如此之多。

    您的开价是不是有些太高了?”

    乌木图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他见端木先生和桑吉都非常愤怒,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肯定是魏人提出的要求太过分,以至于连端木先生这样的人都无法容忍!

    他也懒得要人翻译了,直接用北戎话质问:“你们究竟想要什么?”

    萧老国公给孙女丢了个眼色。

    萧姵微微颔首,用北戎话把五万银子和宝马的事情对乌木图说了一遍。

    乌木图大怒:“萧老国公未免太没有诚意了,扎不脱身份虽然尊贵,但他也只是一个人。

    那么多的赎金已经够为难我们了,居然还想要我赤都汗的爱马!”

    萧姵道:“没有人逼着你们前来替扎不脱赎身!只要赤都汗一句话,我们随时可以把扎不脱砍了,也可以把他送去劳军营做苦力。”

    “你……”乌木图指着她:“你敢!”

    萧姵翻了个白眼:“我没什么不敢的,你们的赤都汗再伟大,也管不到我头上。

    是他自己太过小气,认为自己的儿子及不上两匹马重要,我能有什么办法?”

    萧老国公好心劝道:“端木先生,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三位在北戎地位虽然不低,但此行也只是代替赤都汗前来与我们商洽。

    而今我们已将条件已经全数告知,赤都汗究竟是答应还是拒绝,你们三位在此处争辩毫无意义。

    本公给你们五日时间,到时若是还没有一个肯定的答复,后果自负。”

    说罢他顺手端起了桌案上的茶盏。

    端木先生和桑吉对视了一眼。

    萧老国公的话虽不中听,却十分有道理。

    在他们看来,扎不脱那蠢货连宝马的一条腿都不值。

    可在赤都汗眼中,扎不脱是他最疼爱的儿子,而且妻子那边的势力也是至关重要。

    因此,宝马和儿子孰轻孰重,他完全不需要选择。

    端木先生扯了扯乌木图的衣袖:“将军,咱们且先回去禀报汗王,一切由他定夺。

    又一次没有听懂萧国公说什么的乌木图用力甩开他的手:“什么都没有谈清楚,如何有脸去见汗王?”

    端木先生耳根发烫。

    果真是什么都不懂的野蛮人!

    人家那里都端茶送客了,你还谈个屁!

    桑吉抱了抱拳:“萧老国公,未知我们能否见一见扎不脱王子?”

    “自然可以!”萧老国公回答得十分干脆:“待会儿你们启程时,本公会让人带着扎不脱王子去给你们送行。”

    桑吉等人不敢多做停留,告辞离去。

    出营门之前,他们果然见到了距离他们五十尺开外,被捆成粽子一样的扎不脱。

    三人不敢多做停留,打马飞驰而去。

    萧姵一把扯下扎不脱嘴里堵着的布团。

    扎不脱气鼓鼓地瞪着她:“方才你们都谈了些什么?”

    萧姵笑道:“王子是想知晓你在我们眼中值多少钱,还是想知晓你在赤都汗心目中值多少钱?”

    扎不脱虽不聪明,但有些事情还是看得清楚的。

    既然魏人不杀他,就说明他在他们眼中还是非常值钱的。

    而父汗那般疼爱他,一定不会像林洛丹汗那般小气。

    萧姵十分“好心”地将赎金和宝马的事情告诉了他。

    扎不脱呼吸一滞。

    五万两白银不是个小数目,但父汗是拿得出来的。

    可那宝马……

    他开始有些不确定了,两腿也有些打晃。

    父王看那两匹宝马的眼神他太过熟悉,因为他也是看着那样的眼神长大的。

    扎不脱突然有些不安。

    万一父汗舍不得宝马,他该怎么办?

    正想着,就听萧姵吩咐看押他的士兵:“以后他的饭食弄得好一点,最好多加些肉,要是瘦了就不值钱。”

    “死丫头,你这话什么意思?”扎不脱疑惑道。

    萧姵笑呵呵解释:“五万两银子和两匹宝马,如今你的身价这么高,我可不能让你饿瘦了,否则赤都汗就太吃亏了。”

    士兵们都撑不住笑了。

    这位扎不脱王子虽然高大魁梧,但充其量也就是一百多斤。

    照郡主所言,他这一百多斤能换五万银子加一对宝马,折合下来每斤可是不少银子,至少比猪肉值钱多了!

    扎不脱快气死了,但身上的麻绳捆得太紧,他依旧无法动弹。

    萧姵摆摆手,士兵们押着扎不脱离开了。

    她回到大营,就见萧国公正与桓郁和几名将军商议赎人的事。

    见她回来了萧国公笑着问:“走了?”

    “嗯,走了。”萧姵点点头。

    萧老国公展开舆图,开始讲述自己的想法以及兵力部署。

    众人又提出了各自的建议,直到彻底商议妥当才各自散去。

    赤都汗那边很快就有了消息,同意用五万白银和两匹宝马交换扎不脱。

    但交换的时间和地点由他来定。

    把赤都汗的亲笔书信看完,萧老国公笑道:“赤都汗向来狡猾奸诈,你们二人务必要小心应对。”

    萧姵眸子亮了亮:“祖父是说,这次交换扎不脱的事情,您打算交给我和桓二哥处理?”

    “小九对自己没信心?”萧老国公扬眉。

    萧姵抬起下巴道:“请祖父放心,我们保证将白银一两也不少地带回来。”

    萧老国公点点头,又对桓郁道:“小九冲劲儿有余沉稳不足,阿郁替老夫看着她一些,你二人务必平安归来。”

    桓郁抱了抱拳:“请老国公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