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活捉姬拂冰

    杨沃的武功十分了得,又一次躲开了利箭。

    他用力将姬拂冰推进了屋子里,自己就势一个翻滚站了起来,顺手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而跟在他身后的几名护卫早已经中箭倒下。

    “你们究竟是谁?!”

    杨沃看着两名黑衣人,大吼了一声。

    萧姵和桓郁与护卫们已经交上手,哪里有那份闲心与他废话。

    杨沃有心上去帮忙,又不放心屋子里的主子,一时间进退两难。

    “公主,你赶紧寻个地方躲好!”他转头冲屋里轻轻喊了一声。

    姬拂冰是什么人,这种情形下哪里需要他吩咐,早已经躲进了密室中。

    反倒是杨沃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主子去哪儿了,微微愣了愣。

    “我看你往哪儿躲!”萧姵砍翻一名护卫,一刀劈向杨沃。

    杨沃听风声不善,往右侧一闪。

    见他身手不错,萧姵的争斗之心彻底被挑了起来。

    两人同时变招,互相缠斗起来。

    别看姬拂冰的人只剩下了几十个,却个个武功不俗。

    除却被萧桓二人射中的十几人,此时还有二十多人。

    为了不让护卫们去增援杨沃,桓郁把压箱底的本事都使出来了。

    护卫们很快就倒下了两个、四个、八个……

    余下的十几人斗志全无,且战且退,很快就溜了一多半。

    萧姵摸清了杨沃的套路后,渐渐占了上风。

    杨沃心里一慌,招式开始有些乱了。

    萧姵趁机飞起一脚,正踢在了他的胸口上。

    杨沃整个人重重砸在地上,噗地吐出了一口血。

    萧姵上前一步,用刀尖指着他的咽喉:“姬拂冰躲哪儿去了?”

    杨沃伸长了脖子:“有种你现在就把老子给砍了,休想让我出卖主子!”

    萧姵呵呵冷笑:“你以为你硬气,外面的那些人也个个都硬气?”

    杨沃嗤笑。

    外面那些人根本不知道密室在哪儿,就算不硬气又能如何?

    他毫不掩饰神色间的鄙夷。

    这小子年纪不大,刀法却着实了得,只可惜阅历还是差了些……

    萧姵如何看不出他是什么意思。

    这人真是傻得没救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在心里贬损对手。

    “你信不信,我很快就能将你的主子找出来。”

    说罢也不等杨沃应答,用左手在怀里摸出一个火折子。

    “你再不老实交待,我就把这房子点着,我就不信你的主子不惧烈火!”

    “你——”杨沃只觉自己又想吐血了。

    这房子是木质结构,最怕的就是火。

    万一这臭小子一言不合放把火,公主只有被烧死的命。

    说话间桓郁拧着一名男子走了过来。

    “小九,方才这人交待,淳于小公子失踪了,他们已经在此处寻了好半天都没有寻到。”

    萧姵把手里的刀往又前送了半寸:“你也是爹娘生养的,也有自己的妻儿老小。

    湘东公主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恶事,你居然还助纣为虐!”

    杨沃面色十分难看。

    刚想还击几句,萧姵却突然调转刀尖,朝右侧方掠了过去。

    杨沃大惊失色,忙站起身看了过去。

    在淡淡的月色下,只见一名身着素色衣裙的女子不要命地往前奔跑。

    身后跟着的黑衣人穷追不舍,不一会儿两人间的差距就只剩下不足五尺。

    杨沃心里一紧。

    公主不会武功,这些年虽然不是养尊处优,却也很少这般剧烈奔跑。

    而且她毕竟不年轻了,如何能跑得过这名武功高强的少年。

    他抬腿就想追上去。

    然而,另一把刀迅速架上了他的肩膀。

    “你这是把我当死人么?”桓郁冷声道。

    杨沃沮丧地垂下了脑袋,重重坐在了地上。

    几个呼吸间,姬拂冰已经被萧姵一脚踢翻。

    正如杨沃想的那样,养尊处优几十年的她,哪里还有体力与人赛跑。

    她趴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萧姵在她身边蹲下,又一次点亮了火折子。

    经过一番奔跑,姬拂冰的发髻早已经散乱。

    但她那姣好的面容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旧是个十分美貌的妇人,看上去比同龄人还小了好几岁。

    萧姵发出了一声冷笑。

    果真是人面兽心,披着羊皮的狼。

    外表生得这般柔弱温婉,实则是个心狠手辣毫无原则的恶毒女人。

    姬拂冰好容易才把气喘匀,险些又被萧姵的这声冷笑弄得岔了气。

    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何要置我于死地?!”

    萧姵懒得与她废话,一把揪起她的衣领,直接将她拖回了桓郁身边。

    姬拂冰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苦,险些哭出声来。

    萧姵把她往地上一扔,怒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有什么话等你见了淳于城主再去说吧!”

    姬拂冰咬牙道:“你是淳于澜派来的?”

    萧姵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对杨沃道:“你们究竟把淳于小公子弄哪儿去了?”

    杨沃见主子披头散发,浑身都是脏污,怒道:“那淳于澜见到我家公主还要礼让三分,你们两个居然敢如此对待她……”

    萧姵嗤笑:“礼让三分?你别做梦了!姬拂冰当年做了什么恶事你不知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管她是什么公主郡主,做了恶事还想逍遥法外就是不行!”

    桓郁道:“小九,我瞧着他们的样子,的确是不知道淳于小公子在什么地方,你看咱们是回去呢,还是留在这里继续找?”

    萧姵看似平静,其实心里早已纷乱如麻。

    且不说那年仅四岁,自幼身体就娇弱的淳于斐,就是盐角儿也让她放心不下。

    虽然她八九岁的时候就敢一个人闯天下,可盐角儿毕竟不是她。

    江山阁这里那么多的守卫,两个加起来才十三岁的小孩子能躲到哪儿去?

    万一有个好歹,她该怎么和盐角儿的母亲交待?

    还有淳于城主,他们虽然相识不过几日,他的遭遇却让她非常同情。

    尤其是他的女儿与自己是一样的命运,甚至还有可能受那天目泪所累,不似自己这般还有一个好身体。

    萧姵越想越生气,抬腿在姬拂冰身上踢了一脚。

    姬拂冰痛苦地闷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