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打破平衡,结果难料

    盐角儿依言去找麻绳。

    萧姵抱着淳于斐刚想离开,又被桓郁唤住了。

    只见他用脚踢了踢姬拂冰的鞋:“公主殿下,烦劳你把进城的信物借来用一用。”

    萧姵咧咧嘴,桓二哥果然心细。

    与他相比,自己真就是个马大哈。

    方才出城他们就是趁机混出来的,如今再想要混进去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姬拂冰怕他们又对自己下狠手,从袖中取出了一面黑色的令牌扔了过去。

    萧姵接过令牌,冲桓郁抱了抱拳,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大约半个时辰后,她抱着淳于斐回到了客栈。

    几个时辰没有萧姵和桓郁的消息,栗公子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直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听见敲门声,他直接飞扑过去把门打开。

    “郡主……”刚唤了一声,栗公子就看见了萧姵背上的淳于斐。

    “栗大哥,你快来看看小公子,他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妙。”

    栗公子赶紧将淳于斐接过来:“郡主快进屋。”

    萧姵随他走进了房间,顺手把门关上。

    栗公子把淳于斐放到床上,又替他盖上了被子。

    萧姵则赶紧去拧了个温帕子,替淳于斐擦了擦小脸和小手。

    栗公子探了探淳于斐的额头,又翻起他的眼皮看了看,面色愈发凝重。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黑色的小药丸塞进了淳于斐的嘴里。

    大概是药有些苦,淳于斐的小眉头皱了皱,却并没有如寻常的孩子那样把药丸吐出来。

    见他这般乖巧,萧姵的心一阵酸痛。

    小孩子服药她见得多了。

    她的那些外甥侄儿,一大群人拍着哄着才能勉强把药喝了。

    喝过药之后又是蜜饯又是糖果,这才能止住他们的哭闹。

    这瘦瘦小小的男童,究竟是吃过多少药才让他习惯了这样的苦。

    栗公子估摸着药丸化开了,这才替淳于斐把了脉。

    又过了盏茶的工夫,栗公子勉强松了口气,把淳于斐的小手塞回了被子中。

    “栗大哥,小公子的情况如何?”萧姵凑上前问道。

    栗公子站起来躬身行了个大礼:“在下替城主和家姐谢过郡主的大恩大德。”

    萧姵指了指远处的椅子,轻声道:“栗大哥不必客气,咱们去那边说话,别打扰小公子休息。”

    栗公子感激地点点头,随萧姵一起走了过去。

    两人在椅子上坐下,萧姵端起晾温的茶水喝了半杯。

    栗公子有些愧疚道:“在下方才只顾着小公子,实在是失礼了。”

    萧姵摆摆手,笑道:“栗大哥,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栗公子神情微微一顿:“什么好消息?”

    “我们把姬拂冰给擒住了。”

    “什么?”栗公子险些从椅子上蹦起来。

    他的年纪虽比淳于城主和姬拂冰小了十多岁,对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却是一清二楚。

    那女人不仅心狠手辣,而且还十分奸诈狡猾,城主为了擒住她不知用了多少手段,皆未能如愿。

    郡主和郁公子随便出去这么一趟,居然就把她给活捉了?

    而且这里是南郡,是姬拂冰的地盘……这件事真是让人有些难以相信。

    萧姵遂把今晚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主要还是姬拂冰有些狂妄了,她没想到姬拂云那厮居然勾结他国皇子对付自家人,所以才吃了亏。

    我和郁公子运气不错,算是捡了个便宜。”

    萧姵的话绝对出自真心。

    如果不是诸葛辰和姬拂云突袭江山阁,任凭她和桓郁的武功再好,也不可能选择今晚去营救那些男童。

    可这话听在栗公子耳朵里,那绝对是谦虚之词。

    但两人也认识了好几日,他对这位魏国郡主的脾性多少也有些了解,知道她并不喜欢别人吹捧,因此只得作罢。

    “郡主,魏国失踪的男童足有五百多人,您和郁公子是怎么安置他们的?”

    “我拜托诸葛辰帮忙照看那些男童,他与我约好明日一早在江边见面。”

    栗公子点点头:“诸葛辰此人品行还算不错,比起姬拂云,他的确要可靠得多。”

    萧姵笑道:“他的人品的确比姬家姐弟好很多,但我可不敢凭这个就把五百多个孩子交到他手中。

    我和郁公子亮明了身份,让诸葛辰知晓我们是前来寻找失踪男童的大魏官差。

    他不敢轻易得罪大魏,所以才卖了我们一个面子。”

    栗公子赞道:“这个主意很好,诸葛辰野心勃勃,此次顺利救回失踪男童,算是立了一大功。

    若是再能与魏国交好,离国太子之位基本就是他的了。”

    萧姵笑道:“这我可就管不着了,他变了我的忙,算是我欠下他一个人情,将来自会找个机会还给他。

    若是他要想利用这件事与大魏交好,那他恐怕就要失望了。

    我不过是个没有实权的郡主,国家大事还轮不到我操心。”

    栗公子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虽然不是魏国人,弋阳郡主的名号还是听过一些的。

    诸葛辰与她交好,无论如何也不会吃亏。

    当然,他们弱水城也一样。

    与弋阳郡主有了交情,将来遇到麻烦的时候,也算是多了一条出路。

    萧姵把杯中的茶水喝光,又道:“栗大哥,弱水城百多年来一直保持中立。

    此次城主若是动了姬拂冰,锦国皇帝会不会向弱水城发难?”

    栗公子道:“锦国皇帝疼爱姬拂冰不假,但此次她犯了众怒,锦国无论如何也得给魏国、离国以及弱水城一个交待。”

    有些话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却不便开口。

    比如说,今后弱水城的日子恐怕很难如过去那般平静了。

    锦国皇帝的皇位是怎么来的,天下无人不晓。

    心爱的女儿遭了罪,他迟早都会报复弱水城。

    而弱水城为了自保,必然要向魏国和锦国求援。

    百多年来的平衡一旦被打破,结果就很难预料了。

    皇帝没有不贪婪的,弱水城于他们而言就是一块大肥肉,谁会愿意错失良机?

    栗公子暗暗叹了口气,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吧。

    他笑着看向萧姵:“郡主也累了一日了,还是早些回房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