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是梦还是真(下)

    姬拂冰与淳于澜相识的时候,她和如今的萧姵一般大小。

    因为拥有上一世的记忆,她早已不似其他的青春少女一般对男女之情满怀憧憬。

    一开始她并不知晓淳于澜的真实身份,只觉得他是个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

    想要成就一番大事,人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因此她对淳于澜极尽拉拢,甚至有过让他做驸马的打算。

    没想到韩颜的出现,让淳于澜彻底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

    为此她还遭受了不少奚落和嘲笑。

    正当她羞恼时,淳于澜的真实身份又给了她重重一击。

    他竟是让三大强国不敢轻举妄动的弱水城未来的城主。

    城主夫人的位置就这么生生被人从她手中给夺走了。

    最可笑的是,韩颜还是因为她才与淳于澜认识的。

    想她自诩手段高明,却做了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

    此刻听萧姵对韩颜大加赞赏,对她却是冷嘲热讽,姬拂冰完全无法接受。

    “你知道什么?韩颜与我自幼相识,若非受到我的影响,就凭韩家那迂腐呆板的家教以及她那懦弱胆小的天性,一辈子能做什么实事?”

    “我本来就是什么都不知道。”萧姵笑着往前凑了凑:“你所指的影响……该不会是把你做过的那些梦也告诉城主夫人了吧?”

    姬拂冰道:“是又如何?锦国女子毫无地位可言,你以为韩颜就甘心一辈子都受人欺压?

    她对我梦里的一切都向往不已,所以才在成为城主夫人之后做了那些所谓的实事。”

    萧姵道:“凡事都要讲究个循序渐进,韩颜嫁与淳于城主短短数年便有了这样不凡的成就,不应该被人冠以‘所谓’这样的词。

    你一直都在贬低她,对她做出的成就视而不见。

    可你想过没有,若当年嫁给淳于城主的人是你,你又会做些什么?”

    “我自然比韩颜……”

    “绝不可能!”萧姵打断她的话:“你满心只想着利用弱水城的财富和势力。

    若是让你做了城主夫人,弱水城的百姓绝对不会有安生日子过。

    女子别说念书习武,恐怕连性命都难以保住。

    淳于城主就是看清楚了你的本质,所以才没有和你走到一起的。

    否则以你的美貌和见识,他早该拜倒在你裙下,又何至于对别的姑娘一见倾心?”

    被她说破实情,姬拂冰恼羞成怒:“果真是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看事情只懂得看表面。

    我的确是野心勃勃,可我的野心绝不是只为了自己。

    就拿我的封地南郡来说,难道你不觉得那里的百姓生活得也不比弱水城差么?

    只有真正掌握了实权,我才能有机会把梦里所有的美好全都变成现实。

    在那之前,总是要做出一些牺牲的。

    这样的牺牲或许是三五年,八年十年,甚至要付出几代人的时光……

    我的话似乎有些扯远了,但我很清楚郡主是个有远大志向的女孩子。

    否则以你的身份,完全可以留在大魏京城享清福,又何必自找苦吃?

    但你不觉得你的志向太过狭隘,甚至可以说是自私么?”

    萧姵冷声道:“随你怎么说,反正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我没有本事改变这个世界,更没有本事改变那些根深蒂固的陈旧观念。

    我只能尽自己所能,为大魏的安稳和百姓们的平安出一份力。”

    姬拂冰惨淡笑道:“是我看走眼……原以为你和我一样……我的那些梦,大约永远都没有实现的可能了……”

    萧姵越看她越觉得不对劲儿。

    这女人一直在强调她说的都是梦中所见,可一个人真的会反复做同样的梦,甚至长达几十年么?

    原谅她只活了十五年,也从来没有与别人探讨过这般深奥的问题。

    不过,姬拂冰的反应让她心里冒出了一种奇怪的想法。

    倘若她说的这些都不是梦,而是在她身上真正发生过的事情呢?

    萧姵紧紧攥着拳头。

    她不是很相信世间有轮回,但也听说过很多关于轮回的故事。

    贝妈妈就给她说过,人死了之后要喝孟婆汤,过奈何桥。

    如果这是真的,姬拂冰是不是忘了喝那碗孟婆汤,所以才会有那些所谓的“梦”?

    姬拂冰见她依旧不为所动,又道:“树欲静而风不止。魏国天庆帝不似崇武帝那般喜好征伐,可魏国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你们永远不可能有安稳的日子过。

    离国、锦国自不必说,从来都没有打消过一统天下的念头。

    甚至于流云这样的小国家,也一直都在觊觎中原的富庶繁荣。

    而且我听说,这几年前朝余孽在流云国的势力有些抬头的迹象,他们定然会怂恿流云国主对魏国不利。

    更不用说那悍勇无比的北戎,当然,北戎的情况郡主比我清楚得多……”

    “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我,天下很快就要大乱了。

    而你这些年一直在盼着天下大乱,因为你觉得乱了才有机会浑水摸鱼,对么?”

    萧姵抬眼看着她:“可我刚才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更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姬拂冰抿抿嘴:“盼着天下大乱有什么不对?所谓不破不立,只有彻底打乱如今的秩序,才能建立新的秩序。

    只要郡主肯听我的,迟早有一日……”

    萧姵厉声道:“盼着天下大乱当然不对!这就是我与你最大的不同。

    我盼着天下永远不起战火,永远都太太平平!”

    姬拂冰嗤笑:“天真!幼稚!若是天下永远都是太太平平的,你们萧家的满门富贵从何而来?又能维持多久?”

    萧姵怒道:“萧家人的流血牺牲在你眼中竟是为了荣华富贵?!

    你的确不天真也不幼稚,可你这样的人也配说我狭隘自私?也配说什么建立新秩序?

    你就好好在这里待着继续做你的春秋大梦,把牢底坐穿吧!”

    “等一等……”见她转身就走,姬拂冰大声唤道。

    “还有什么事?”萧姵并没有回头。

    姬拂冰道:“我很少这样欣赏一个女孩子。看在这份欣赏的份儿上,我今日可以告诉你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