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命换一命

    那一日萧老国公说起辛侧妃,萧姵当时就想把整件事情的始末都问清楚。

    只是她顾及祖父的年纪,怕旧事重提让他悲痛太过,便没有进一步追问。

    但很多事情即便别人没有说得太清楚,她自己也能琢磨出个七八分。

    永王谋逆,最大的目标是凤平帝和太子,只要把他们父子擒获,祖父和桓老郡公带兵勤王将变得毫无意义。

    而身为大魏唯一的国公府,手握重兵的萧家自然也在他们的目标之列。

    只要能够擒获萧家的老弱妇孺,祖父必定会投鼠忌器。

    但祖父那时远在雁门郡,集结兵力入京勤王至少需要十日,其间变数太大。

    永王实力有限,危急时刻他不会捡芝麻丢西瓜,只会集中兵力追踪皇帝和太子。

    凭借国公府的一百五十名护卫,萧家人安然逃离京城并不是难事。

    即便被父亲带走了一百人,余下的五十名护卫也有能力护卫萧家人的安全。

    当年父亲兴许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才调走了一百人前去保护辛家。

    可那时的辛家真的需要营救么?

    他们的确做了墙头草,在关键时刻出卖了永王,但报复的价值并不大。

    永王一代枭雄,不可能分不清轻重缓急。

    在追击皇帝和太子的关键时刻分兵去报复一个墙头草,傻子才会做这种蠢事。

    永王不是傻子,父亲当然也不是。

    他明知辛家没有危险,却还是带走了一百名护卫,究竟是为了什么?

    半个多月来,这个问题萧姵不知琢磨了多少回,始终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此刻面对或许知道内情的萧姮,她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萧姮冷声道:“我问过他很多次,他却始终不肯说出实情。

    既然不肯说,我只能当他被美色迷昏了头,连一家老小的死活都抛在脑后。

    而且,就算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又如何?

    萧家人被他抛弃了是事实,母亲再也回不来了也是事实。

    小九,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不瞒你说,那时我已经做好了与他同归于尽的准备。

    若非被三婶及时发现,这世上早已经没有了他,也没有了我。”

    “大姐姐……”萧姵哑着嗓子唤了一声。

    萧姮哽咽道:“这些年我之所以不愿意把实情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像当年的我一样……”

    “我知道。”萧姵轻轻揽着她的肩膀:“大姐姐放心,我绝不会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

    “嗯。”萧姮吸了吸鼻子:“小九,你能这么想,我终于能放心地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了。”

    萧姵知道萧姮想说的一定是母亲的死因。

    这个问题她很小的时候就问过,可所有的亲人都说母亲是逃难的过程中受了惊吓,最终导致了难产。

    一开始她是相信的,因为亲人们没有理由欺骗他。

    但八岁生辰那一日萧婵的话,像是在她心中播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母亲是她害死的。

    萧婵年纪还小,她能说出这么恶毒的话,自然是辛素指使的,目的当然是为了伤害她。

    她自小就是个皮实的孩子,也不是第一天听说母亲死于难产,又岂会因此自暴自弃。

    之所以再也不愿意过生辰,一是不觉得母亲的祭日有什么值得庆贺的;二是因为心中的那一份怀疑。

    辛素的确恶毒,但那句话绝不会是空穴来风。

    单是难产而亡,又怎么能达到伤害她的目的?

    她不止一次纠结,母亲究竟是怎么被自己给“害”死的?

    如今答案即将揭晓,萧姵反而变得坦然了。

    “您说吧,我什么都能承受。”

    萧姮点点头,把十五年前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国公府的护卫都是祖父精心挑选的,即便只剩下了五十人,依旧护卫着咱们一家人顺利出了南城门。

    可谁都没有想到,离开京城不到半个时辰,咱们就遇到了逃离京城的帝后和太子,当然还有永王的追兵。

    御前侍卫和咱们家的护卫们与追兵浴血奋战,付出了极大的牺牲。

    幸亏几位藩王的援军来得及时才解了围。

    那一战死伤非常大,御前侍卫没了一多半,咱家的护卫也只剩下了五名。

    就在大家都庆幸终于逃过一劫时,才发现母亲受了重伤……”

    萧姮的声音越来越低,整个人也在瑟瑟发抖。

    那个场景她这辈子都无法忘怀。

    身怀六甲的母亲身着暗红色的衣裙,慌乱中谁都没有发现,她的衣裙已经被鲜血浸透。

    乱军被绞杀殆尽后,母亲再也坚持不住,晕倒在她的怀中。

    “……小九,母亲被流矢射中了后背,正中心脉……”

    萧姵嘴角牵出一丝苦笑。

    事到如今,大姐姐依旧在以她的方式保护自己。

    其实有些事情不用她明说,自己很早的时候就猜出来了。

    大魏皇室从来都算不上慷慨。

    先帝之所以对母亲有求必应,甚至赐给自己一道婚姻自主的圣旨,都是为了报恩。

    在那般危急的情形下,母亲的选择决定了帝后和太子的命运。

    换句话说,是帝后和太子间接害死了母亲。

    却听萧姮继续道:“回京之后,先帝把所有的太医和京中的名医全都召集在一起,命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挽救母亲的性命。

    其中有一位姓桂的名医说,他有六成的把握能保住母亲的性命,只是……”

    萧姵惨淡一笑:“只是他用的药会伤及胎儿,对么?”

    萧姮心疼地抚了抚她的脸颊:“那时你已经七个月大,这样的选择实在太过残忍。

    母亲当时便一口回绝了,只求那些太医名医一定要保证她能够顺利生产……”

    萧姵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辛素的话其实也没有说错。

    一命换一命,母亲用她的性命换得了小女儿的性命。

    究竟要多么深重的爱,才能让母亲做出这样的选择?

    “小九……”萧姮替她擦了擦眼泪:“你年纪还小,或许还理解不了这样的爱。

    其实我也一样,在做母亲之前我也想不明白,世上有谁值得自己放弃生命去呵护。

    可自从我有了珞儿,我便什么都懂了。

    若是有人对他和安阳不利,我也愿意舍去自己的性命去保护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