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5 神宴

    ...

    哈林斯卡宫的宴会场,有着一种宫廷的大气。近些年在南荒进行改动了一番之后,更显得慷慨豪迈。

    不过,在装饰上,却是依然大体保留着七神治下的风格,只是有些敏感的东西被替换掉了。并且在这些绘画之中,七神中的‘太阳系双子神’与‘月系五神’是有鲜明的太阳、月神风格的。

    这算是圣庭与南荒的一种共同释放出来的信号了——包括星之国的许多东西,也都是这类风格。

    曾经在圣庭战胜之后,那场宴会与签订仪式,便是在这个哈林斯卡宫举办的。所以这种放在台面上的,极为敏感的东西。任何人都不会改的。

    不过宴会场的风格,却是稍稍的有些贴近于异域的风格了,轻纱幔帐随处可见,那些漂漂亮亮的侍女们也都并非七国的那种大裙子大屁股紧腰装束,而是穿戴着得简洁活泼的轻纱长裙,并且稍稍有点沙国的味道。好似随时都能挽起裙摆轻歌起舞一般。

    相比于穹鹰的会场,这里的并非是圆桌,而是一条条庄重的大横桌。

    而除了高台主位上的大长桌之外,下面的这些长桌也偏矮,是要席地而坐的。

    所有的座位,都面朝着最中央的舞池——或者说‘舞斗池’。

    整个会场也铺满了花色的大毛毯,在舞斗池上的地毯,更是编织着万马奔腾的图案,极具南荒风格。能够看出南荒人在手工业上,实际上也是非常发达的。只是南荒的各种技术都较为集中,不像是七国这样的普及。

    在乔治他们入门之后,发现厅堂之中已经坐满了许多人了,而且菜已经都陆续上来了。

    南荒的宴会也不像是七国那样古板,今天来的人也是五湖四海。这些人在会场中交头接耳,大声谈笑,随意行走。甚至有人正光着上半身,在舞斗池中摔打!

    整个宴会就好像已经开始了一样,就差吃了!

    直到这些人看到主教与云梦公爵带着主客们入门之后,才停止了喧闹,慢慢的都站起了身来。用各族的礼节,一同对圣使、国王之手、大祭司、部落诸位王子致意。

    一时之间看起来十分隆重,只是稍显散漫,没有那样整齐。而乔治还注意到,似乎角落中有两个横桌的人,竟然没有站起身。

    这两桌与其它卓都不同,因为他们不光是已经开吃了,而且也喝起了酒,甚至有些人还在打牌...

    也不知道为何将酒水先上来了,喝得这群人醉醺醺的。而且乱窝窝的一片,就像是在酒馆热闹一般。

    这一桌的行为太过显眼,打扮得也极为怪异,脸上画满了彩墨。最为离奇的是,这群人不光在打着牌,在那两桌附近还有几个弹唱者。

    这些弹唱者显然刚刚是在弹唱,但在看到主人们进来之后,却是面流冷汗的跪在了地上。

    此时这两桌人才意识到大家都起身致敬了,有些人回头举杯示意了一下,就又开始围在一起,喝酒聊天了。然而大部分人的酒鬼,却是仅仅回头瞧了一眼,便好似没有看见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了。还有人竟然朝地上唾了一口唾沫。就好像王子惹到了他们一般。

    而此时那几名弹唱者在一个老头的挥手示意之下,流着冷汗继续开始了弹唱。还有个老头拽住了路过的侍女,用某种极具方言气息的南荒话语,指着不远方火坑中烧烤的东西,有些生气的问了一番。

    似乎是在问菜为什么还没有上来,为侍女们为何这样慢待。显得有些不高兴了。

    搞得那侍女一边悄悄的打量着门前主人们的脸色,一边慌乱的抓着裙子极力安抚。最后直到不远处侍从将火坑中烤好的猪牛羊端了上来,这才安静了下来。

    这些奇葩的行为,已经是不能用失礼来形容了——简直是在挑衅。

    而作为真正的东道主,王子们的脸色不由都漆黑了起来,毕竟他们今天虽然是要给圣庭一些脸色看看,但不能让人家以为南荒真的全都是野人。但在看清那些人的样子之后,眼角却是连连抽搐。随后便将目光转了过去,安排客人们落座了。

    实际上,这些人都是各个部落的大萨满、长老,已经老不死的这类人。他们没有什么权利,平时也啥事不管。但却是地位尊贵,有那倚老卖老的资格。而许多年岁较大之人,或者特殊的长老萨满,连大酋长都要给些尊重——这不光是因为被从小看到大,也不光是因为他们都是一次次拯救部落的英雄。

    也因为有些已经活了三四百岁的家伙,是他们的先祖!

    是南荒的圣子,是留在部落多年未走的下凡太阳天使!

    因此,王子们便权当做没有看见了。连莫斯看到之后,也挠了挠脸,有些尴尬。但却没有动火——这些长老、大萨满他也都认识,而且还在里面看到自己的曾祖叔了!

    主教怕乔治不满,赶紧悄悄靠在乔治的耳边解释了一番。

    “这些老寿星们也都在部落呆惯了,与外面接触较少,不懂得七国的繁文缛节,甚至不懂通用语。请您不要多怪。”艾恩瑟摸着胡须说道,他很会解释:“大人,您此前没去过真正的南荒。在那里,往往主人在吃饭时,如果陌生的旅人掀开帐帘,是会被直接邀请吃饭喝酒的。而许多宴会也保留着这样的习俗——这是再给您热场,表示热情的欢迎呢!”

    ‘这个家伙怪不得能在这里稳坐钓鱼台。’乔治点了点头,脸色有些怪异的给了艾恩瑟一个大拇指。

    随后,他便收回了目光,在场内‘主人们’、云梦公爵等人的隆重拥簇安排之下,前去落座了——与云梦公爵等人都是高台的长桌位置。

    云梦公爵的座位是高台首位,代表着伊比利亚国王。乔治是高台长桌的次位代表圣庭。然后是大祭司与大王子,代表着南荒。另外还有沙尔曼,以及几个或是年长,或是懂礼数的王子。这些人在身份上事实上都与神殿骑士团长、云梦公爵等等差不多。不过在今天的场合中,云梦公爵是代表国王,乔治代表圣庭,所以这些人都是作陪。

    原本副使威廉按照道理也是要上高台的,但他不喜热闹,默不作声的做到了阿吉那边。顺便也让阿瓦利坐到了乔治的身边。

    至于其他的王子,以及莫斯这种有实际王子权威,但却没有名义称号的,便是只能落座于次席了。

    众人落座之后,云梦公爵开始起身举杯,大家没有起身,但却是都举起了杯。

    但有关于云梦公爵都说了些什么,乔治却是一句也没听进去,他狠狠眨着眼睛,眼睁睁的看到那两桌酒鬼旁边座位上的罗娜等人,被几个老头‘趁乱’硬生生拉了过去...

    莫斯想要阻止,但却被一个老头伸手一巴掌扇在了胳膊上,还怒斥他不懂礼数,照顾不好客人。

    罗娜几个姑娘被这一幕搞得头晕转向,在被拖过去的时候,一会看着乔治,一会看着身边这些友善的爷爷们,不知道临时换桌合不合礼数。直到她们几个来到了那附近,才回过了神。紧接着几个丫头在原地愣了愣,便直接坐下了。

    “咳咳,乔治阁下。我为长老们的无礼感到十分的抱歉。”阿瓦利脸色极为尴尬的对乔治扶胸说道,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与这个家伙第一次对话竟然是这个话题:“长者们必然是感到了她们身上的太阳神光辉,他们是善意的,并非是有意冒犯。我这就去...”

    “不必了。就让她们在那边吧。”乔治看着那边的人群眼角抽了抽,挥手制止了阿瓦利。

    刚刚在罗娜落座的时候,他看到一个打扮的和印第安酋长一样的女人,这女人脸上画的满是彩墨,罗娜在落座的之后,她醉醺醺的放下了手中的牌,哈哈大笑着就搂住了罗娜灌起了酒。

    ‘的确,说回来,还是我们失礼了啊,因为太阳神/七神就在那儿,长老们在欢迎真正的客人啊...不过啊,索拉娅,你今天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一些了...’

    乔治看着那正耍酒疯的索拉娅,捂着脸闭上了眼睛。与诸多王子一样,权当做没有看见那两桌的行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