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8 舞干戚

    嘀——

    伴随一声哨响,军号随即嘹亮,薛城的城外营地,顿时忙活开来。

    军官们腰挎吴钩一边走一边按着剑柄,双眼瞪着在那里大吼大叫:“抓紧时间!”

    “是!”

    “是!”

    “是!”

    内务管理的严格要求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薛城、傅城的人,也是头一次见过如此干干净净的士卒。

    跟鲁国宋国的军队比起来,汉军真的是干净整洁,除了头型不好看,不是毛寸就是光头。

    但是甲具装备却是极为抢眼,披甲率越来越高的汉军,只是看一眼,就让人望而却步。

    到如今,一支五人小队,便能在乡野之间,监督一两千人的河防工程。

    如果是满编的十人小队,淮夷或者徐国故地,根本就是横着走。

    “抓紧时间洗漱!”

    “是!”

    “是!”

    “是!”

    薛城外的营地,除了水井之外,还有水仓。

    水仓是砖混修筑,用了水泥,为的就是防止万一。

    火头房还有大量的水缸,直径最小的也有三尺。这些水缸,大多都是装当天烧好的凉白开,军中是严禁饮用生水的。

    汉军驻扎薛城的时候,时不时也会让当地人前来参观,只这种军营气质,就让人觉得不一般,丝毫不觉得这是苍头黔首该有的素质。

    更让薛城普通人感到新奇的是,汉军的文化课非常密集,不出操的那一天,主要就是为了做作业。

    为此,浪费了大量的纸张。

    只算这笔钱,就让薛城不少想要自己跟着模仿的外国土豪望而却步。

    别说鲁国、宋国、曹国这种有钱国家,就是综合实力非常高的大国,从这些国家中出来的商人们,都觉得汉军就是用金银烧制出来的部队。

    可又不得不承认,汉子烧钱归烧钱,回报同样极其丰厚。

    汉军未尝一败,甚至已经过了未尝一败这个压力的阶段。

    此时汉军的心态非常平稳,胜败都是有可能的,但只要汉军把能做的都做到极致,胜利自然而然就会产生。

    如果汉军把能做到的做到极致,结果还不能取胜,面对这样的对手,还有什么好说的?

    成王败寇,要学会认账。

    营地外,大量的列国探子们扎堆在那里远眺,汉军并不阻止这些查探,诸侯们眼中的秘密,其实并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只不过,大多数诸侯,不愿意去做罢了。

    砸钱是最简单的事情,可又有几人,愿意砸钱呢?

    鲁国不富吗?鲁侯内帑中的绢帛,有些陈年旧布,已经被虫子蛀空,也没见他掏出来犒赏三军,宁肯掏钱求汉军救援,也不愿意掏钱给麾下士卒,这就是列国君主的真实心态。

    所以,汉军营地外那些探子的存在,对汉军来说,并没有威胁。

    至于什么阵法、操典等等等等,最终还是看训练,训练多,流汗多,自然熟能生巧,自然进退有序。

    可是增加出操频率,士卒们肯定有怨言,想要让士卒们没有怨言,那也简单,给他们肉吃,多加菜,多给福利,没有粮饷的给粮饷,家中有田地的给减免税赋。

    如此一来,士兵们即便是高频率出操,可一想到这些好处,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怨念。

    说到底,即便是这么简单的操作,对列国诸侯而言,也只有霸主级大国才能玩得起。

    他们可以让数万士卒背后的家庭减免税赋,但是像地区强国要是同样的兵力这样玩,压力就很大,大多数情况都玩不起。

    汉军大部分的东西,都是公公开开明明白白地给人看,什么《李子兵法》什么《威王遗书》,全都是噱头。

    列国有识之士又或者是那些怀才不遇者,如中行云之流,他们早先不知道吗?

    知道,可惜做不到,也就只能干瞪眼。

    即便是中行云这种特殊人才,也只是见识过乌鳢怎么问他老板要钱之后,才深深地感受到,什么叫得遇明主。

    别的不管,反正中行云在乌鳢那里,总算知道为什么那帮楚国蛮子会归顺李解之后,那么死心塌地卖命。

    换他他也卖命,“千金散尽还复来”,这话是老板李解说的。

    所以中行云也好,魏羽胥飞也罢,还是说汉军序列中的各个部队成员,对他们的国君,没有什么怨言。

    列国的探子们来围观,他们也是淡定的很,并且很骄傲。

    看着薛城营地的那些汉军士兵飞快地集合,围观的探子们很是感慨,就这种号令如一的效率,他们国家大多数部队都做不到。

    而眼前的薛城营地中,只是汉军的一小部分。

    “诸君有没有发现,汉军伙食极好?”

    “伙食?”

    “我旧年曾前往秦国,秦军远行军粮,便是芋头。”

    停顿了一下,此人又指了指汉军营地,“你们看汉军布置,灶间另置,且有单独食堂。”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便看到通透的竹木棚屋“食堂”下,大量的长桌摆放着。

    这些长桌极为整齐,并没有歪七扭八的意思,长桌配着长凳,汉军士兵们排着队从灶间领到了当天的餐具,随后继续排队,有序进入“食堂”。

    军官们的服装很容易区分开来,一个小队,大多都是由小队长来分发食物。

    今天的早餐是喝粥,但是佐餐的咸菜有多种,除此之外,每个士兵都能发到一枚咸鸭蛋。

    只这么一个咸鸭蛋,按照五百人的大队来计算,一旬就是五千枚,这对列国的探子们来说,简直无法想象。

    而且汉军在战时,时不时会有混编、满编、扩编、超编的大队,人数最高的时候,可以突破一千人。

    这种食物的消耗量,后勤压力反而成了小事,因为,从哪儿提供这么多优质食物?

    能成为探子的人,在各自的国家中,至少也是乡士阶层,不做探子了,也能回国继续做官为吏。

    以他们各自的社会地位,在自己的国家中,尚且不能够做到每天吃一个鸭蛋,而汉军的“普通”士兵,居然能够有如此丰厚的伙食。

    观察薛城营地不是一天,探子们可以很确定,汉军的肉蛋类消耗极大,当然汉军的出操频率也极高。

    而且一度有野战部队外出,因为允许交换,所以有些不爱吃蜂蜜的军官,就会把自己的那一罐蜂蜜拿来交易,同时保留另外一罐。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另外一罐蜂蜜,是集体的给养。

    这让列国细作几乎都要疯了,因为蜂蜜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大贵族的消遣,一般的名士小贵族,一年到头也吃不了几回。

    然而在汉军这里,野战部队是标配甜食,多少总有。

    来观察的列国细作中,鲁国人是最为震撼的,原本只是出于自救的心态,期望着汉军赶紧出动。

    等到后来观察入微,这种心态就发生了扭曲,从震撼变成了狂热崇拜。

    “内外皆暴,鲁难未已!”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鲁国人已经不仅仅是怨恨齐国人,同时也怨恨着自己国家的统治者。

    硬要说的话,便是对鲁侯的不满,越来越强烈。

    “汉军烈烈,君子谦谦!”

    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薛城的鲁国人,已经在想着,如果让汉军来接管鲁国,那该多好啊。

    汉军打起仗来,作风是如此的激烈,可平日里,他们又专注做事,宛若谦谦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