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心有灵犀

    一代女王柳炊烟正文卷第289章心有灵犀冷漠尘拍了半天,没有见到人来开门。

    他用手推了推,房门没有关上,屋里没有人,看来是出去了。

    春花问道,“里面没有人吗?”

    冷漠尘摇了摇头。

    春花因为肚子饿了,来到厨房,想找吃的,却吓了一跳,看到柳儿在那里生火。

    “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她猛地敲了一下头。原来,她因为冷漠尘来了,忽略了柳儿她们也没有用膳。

    “姑娘,你到一边!我来!”春花急忙说道。

    柳儿擦了一下脸,懊恼地说道,“我怎么也生不着火,真没用!”

    春花呵呵地笑了起来,“姑娘,你天生就不是这个料!你呀,生来就是帝王之相!这种繁琐的小事,不屑做!”

    “花儿,你什么时候,在我面前说话也学会拍马屁了?”

    春花吐了下舌,“姑娘,可我说的都是实话!”

    柳儿在一旁看着春花娴熟的样子,十分想念她的厨艺。

    没花多久时间,热气腾腾的饭菜做好了。

    柳儿叫了徐素素,小谨一起来吃。

    小谨吃得津津有味。

    春花在一旁质问道,“你平日里是怎么照顾姑娘的?”

    小谨不知所云,“我……”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犯错了。

    柳儿看了春花一眼,春花随即笑吟吟地说道,“我就是想多了解一些!因为好久没有在姑娘身边了,所以,忍不住想多问一些!”

    这时,有人匆匆跑了过来。

    “禀报陛下,田大人的病情严重了!”

    柳儿一惊,放下了筷子,“带本王去看看!”

    春花说道,“有没有让郎中看?”

    “回楚夫人的话,已经看过了!而且还喝了汤药,仍不见好转!钟大人差小的,来禀报陛下,说田大人,恐怕,恐怕活不过今晚了!”

    众人大吃一惊。

    春花悄悄地将小楚叫到了跟前,交待了几句。

    小楚匆匆地走了。

    柳儿来看了田离。果不其然,田离的病情很重。

    柳儿把了好久的脉,半天没有说话。

    她站了起来,来回地走动着,眉头紧锁着。

    众人看到柳儿没有说话,知道事情很棘手,都不敢轻意地插嘴!

    春花问道,“姑娘,田大人他怎么样了?”

    柳儿摇了摇头,“估计有些麻烦!你们好生看守着,不过,未弄清楚之前,要离远一些!”

    柳儿走了出去。

    徐素素问道,“妹妹,你刚才说的这话,什么意思?”

    柳儿一言不发,提起了笔,在纸上写着药方。写完后,让人即刻去抓药。

    她说道,“一种似曾熟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他得的是……,总之,听我的话就对了!”

    她扭头问春花,“漠尘不是来过了吗?他人呢?让人请他来看看吧?”

    春花如实地说道,“我已经让小楚去找他了!相信很快就会到了!”

    柳儿听了,眉头舒展开来。

    春花心里一惊,看来,她与冷漠尘的谈话,应该早就被柳儿听了去。但她无动于衷的样子,让春花越来越捉摸不透了。

    幸亏春花机智,早让小楚去找冷漠尘。冷漠尘并没有走远,很快就折身回来了。

    当冷漠尘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都如释重负。

    经过这一折腾,天色已经大亮了。

    柳儿去叫醒了龙牡丹母子,让他们梳洗好,准备随着大军赶回京城。

    冷漠尘一惊,他站了起来,说道,“田大人的病非同小可,要及时治疗!无关的人都不要进去了!”

    春花说道,“这是姑娘为田大人开的药方,你看看,有什么不妥?”

    冷漠尘接了过来,眉宇紧蹙着。

    听到小刘丹对楚春说道,“皇姑姑说,今早就要我们同她一道返回京城呢?小春,你要不要同我们一道去?”

    冷漠尘抬头对春花说道,“她在哪儿?我要见她!”

    春花急忙跑了过去,看到柳儿让人准备马车,要返回京城。

    “姑娘,漠尘他,他要见你!”春花鼓足勇气说道。

    “见与不见都一样!”柳儿轻声说道。

    她用手摸了一下马匹,这匹马可是她精心去马圈里挑选的。

    冷漠尘大步走了过来,看到小刘丹与龙牡丹了。

    小刘丹扑到他的怀里,哭了起来。

    冷漠尘弯腰对小刘丹宠溺地说道,“丹儿,你要随时记住!你是个男子汉,不可以轻易掉眼泪的!”

    小刘丹点了点头,停止了哭声。

    冷漠尘望了龙牡丹,心情复杂地说道,“本来,我想让你们母子跟我走的!既然如此,牡丹,你要好好保重!”

    龙牡丹哽噎地点了点头。

    柳儿身子一纵,跳上了马背,叫道,“好了!时辰不早了!我们出发吧!”

    龙牡丹与小刘丹急忙上了马车。

    冷漠尘走到了柳儿身旁,“下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柳儿脸色一沉,“没有什么好说的!别挡着我的道!”

    “你确定能从我身边过去?”冷漠尘脸色难堪。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这可是你自找的!”

    柳儿一扬马鞭,马儿受惊,扬起前蹄,冲着冷漠尘踩了过去。

    众人吓出一身冷汗来。

    哪知冷漠尘一飞身,跳上了马背,双手搂住了柳儿的腰,“你听我说,事情相当的严重了!”

    柳儿给了冷漠尘一拳,将他打下马来。

    她对春花说道,“告诉楚踅,这五十万的大军,本王就交给他了!若是有什么闪失,本王绝不轻饶他!”

    说完,扬长而去。

    冷漠尘擦了擦嘴角的血丝,“这丫头,还真是一点情面也不给!”

    春花着急地说道,“你不是要找她吗?人都走了,你还愣着做什么?”

    冷漠尘的一摆手,“不用了!她已经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姐姐,赶紧让人按照那丫头开了药方,多抓一些药来,并埋锅熬水,让大家都喝下去!连服三天!”

    春花这才意识到了,急忙命人去办。

    忙完了,春花笑着说道,“看来,你跟她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你什么都没说,她也知道你想说的话?”

    冷漠尘唉了一声,“她是什么人啦!有什么事情她会不知道的?

    有时候,真希望她就一个平凡人家的女子,过着平常人家的日子该有多好啊!

    可惜,她偏偏生在帝王家,还不食人间烟火,让人很无奈啊!”

    楚踅笑道,“你呀,管她是谁呢?只要你心中认定今生是她,还有什么好犹豫徘徊的呢?这不是自寻烦恼吗?

    这女人啊,你要花心思,多哄哄,不就完了吗?偏要像一头倔驴,谁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