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梦

    以前丁汀从来没有请过保姆,那是因为家里没有需要。

    直到这一次,因为林娇身体的缘故,不得不在家请保姆,他才知道请了保姆之后有多轻松。

    这下班回家之后,他不仅不用去超市采购晚饭需要用的食材,回到家之后也不用操心晚上到底要吃些什么,更不用操心上班累了一天之后,晚上还得回家收拾家里。

    他这请了保姆之后,下班儿一回家,家里什么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根本不需要他操一点的心。

    这保姆还真的是谁请谁知道的好事儿。

    以前虽说这些事儿也用不着他操心,都有林娇自己在家收拾,可这专业的和业余的比起来就是不一样。

    人家陈阿姨毕竟是经过专业培训的,这东西收拾的非常的规整不说,而且还非常的方便使用。

    像是锅碗瓢盆什么的都放在特别顺手的位置,而不是像以前林娇自己收拾一样,是哪儿放的下就放哪儿。

    以前丁汀就总觉得家里厨房的地方也不小,怎么就是看着厨房特别的拥挤。

    这经过陈阿姨一顿收拾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家的厨房也可以显得如此的干净整洁。

    其实这也不怪林娇,别看她已经退休多年,操持家里的事务也这么多年,但是对于家务活他还真的是不太擅长。

    也就是因为他的不擅长,才培养了丁汀对生活环境不怎么在意的习惯。

    反正只要干干净净的,这些东西摆放的杂乱了一点也无所谓。

    所以洁癖算是丁汀唯一难得的小习惯了。

    这陈阿姨不仅手脚利索,做饭的手艺也特别棒。

    一开始的时候,丁汀还害怕他做菜的手艺会不符合林娇的口味,到时候自己不在家的时候,他会背着自己去刁难陈阿姨什么的。

    可是自从见识了陈阿姨的手艺之后,丁汀就确信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

    陈阿姨不是本地人,但是他们也不是本地人。

    丁汀虽说和陈阿姨是来自不同的地方,但都因为口味清淡,在饮食方面居然还能吃到一块儿去。

    这吃好了,其他的事情就好说的多了。

    加上陈阿姨又那么勤快,把家里收拾的如此妥当,丁汀就算去上班他也一点都不担心林娇在家会出现任何的状况。

    有了陈阿姨的陪护,林娇这身体也恢复的特别的快。

    连着去了几趟医院复查,医生都说她现在恢复的挺好的。

    “这次复检之后就可以不用来了,我给你开的这些药,你吃完之后可以继续去药店购买就成,没有必要一趟趟的再来医院折腾。”

    今天是进行例行检查,也是最后一次复检,检查的项目自然特别的多。

    不过还好,虽说检查的项目多,花费的钱也不少,但好歹这个事情已经到头了。

    不管对于林娇来说,还是对于丁汀来说,这都是个不错的好消息。

    “行,那谢谢医生啊!”

    丁汀搀扶着林娇从椅子上站起来,赶紧跟医生道谢。

    只要不用再一趟趟的往医院跑,这人可就能轻松不少。

    出了医院之后,母子俩也并没有忙着回家。

    今天陈阿姨因为家里有事儿,临时请假一天,他们回家也没人做饭,两人早上出门的时候就商量好了,等到检查完成之后,他们就在外面对付一口,然后再回家。

    在来医院的时候,丁汀就已经能猜到今天是最后一次检查了。

    这些天陈阿姨真的把林娇护理的挺好的,一天天的给他营养餐配的也挺足的,闲暇之余还会陪她去小区后面的小花园溜溜弯儿什么的,也难怪林娇的身体能恢复的如此之快。

    不过这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之后,林娇就琢磨着让丁汀把那陈阿姨给退了。

    虽说丁汀说的车祸理赔的钱足够请保姆了,但是经过这些天的观察,林娇发现丁汀特别的喜欢吃陈阿姨做的菜。

    这请保姆的事情不可能一直下去,丁汀要攒钱准备买房子,他这当妈的也不能不懂事儿。

    既然现在身体好了,自然能收紧的花销就得赶紧收紧了,免得到时候这保姆待长了之后,他都懒惰了,也不愿意自己动了。

    到时候要是保姆突然走了的话,自己又成以前那个样子,指不定丁汀还得如何嫌弃他呢。

    所以趁着现在时间还早,自己还没有太过懒散下来,林娇想要赶紧把陈阿姨支走,这样自己也好赶紧回归到正常生活中来。

    “等这个月完了的吧,当初我跟保姆公司签订协议的时候,就是定到这个月完的。等时间到了,我直接跟陈阿姨说一声就成。”

    当初定保姆的时候,丁汀就已经想好了这些事情。

    他估算了一个大致的恢复期,和保姆公司签订了合同。

    所以就算林娇这时候不提,等到合同到期的时候,丁汀也会考虑不再续签的,毕竟这请保姆的钱也不少。

    虽说以他的收入是完全请得起保姆的,可是这毕竟是一笔不必要的花销。

    更何况现在林娇身体已经恢复了,也就没必要浪费这笔钱了。

    林娇听他这么一说,才有些放心。

    不过在放心的同时,他也觉得有些难过。

    原来丁汀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长时间的请保姆,他也想着要为家里省钱。

    林娇一想到儿子为了省钱,要让自己操劳,他就觉得心酸。

    儿子上班之前,他已经操劳了这么多年,本想着儿子上班之后有了固定的收入,自己可以好好轻松一下了,想不到这么多年之后他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

    只是和以前不太一样的事,他现在不用再去上班了,只用操劳家里的事情便可。

    不过想想和那段时间丁汀根本不愿意管自己,甚至连个电话都舍不得跟自己打比起来,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他也很满足了。

    这么想想之后,林娇也放宽了心。

    俩人吃了饭之后就回了家,因为今天是周末,这上班忙了一个礼拜了,回了家之后,丁汀把林娇安排去卧室休息之后,自己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也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虽说这段时间有陈阿姨在负责照顾林娇,但是丁汀多少还是得承担一点做儿子的责任,回家之后他也得帮着照顾林娇,所以这段时间就算家里有个保姆,她也过得并不轻松。

    不过现在好了,林娇身体彻底恢复了,他也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他就可以轻松不少。

    他之所以让陈阿姨留到月底,也是想让林娇再多恢复两天,免得到时候身体没有适应过来再出任何问题的话,他自己更恼火。

    丁汀这也算是为了大局舍小局了。

    躺在床上,丁汀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他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好好休息了,这好不容易睡下了,却不知道怎么着,又做起梦来。

    梦里面,不知道怎么着,他居然又回到了在学校的那段日子里。

    他梦见自己初入学校的时候,因为性格软弱,总是被班级里的霸王给欺负。

    那时候的他,因为常年在林娇的保护下生活,性格一直都非常的柔弱,不善和人争辩。

    他就因为和霸王不小心撞了一下,被班级里的霸王带着人给堵在了班上的角落里。

    那个时候的他真的特别的无助,因为才入学不久的缘故,他还并没有任何的朋友。

    加上他这个人不怎么喜欢和别人聊天儿,平日里的爱好也少,所以在班级里连个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

    看到他被人堵在角落里,班上居然没有任何一个同学说要伸出手帮助他一下。

    他就那样蜷缩在角落里,忍受着霸王和他的同伴对自己造成的压迫。

    那个时候的他是如此的无助,又是如此的渴求。

    他渴求着能有一个正义的人来帮助自己,能让自己从那个困境当中解脱。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等到。

    他唯一等到的,只是同班同学在旁边看好戏的眼光。

    从那一刻起,他才知道,什么叫做人性本恶。

    也是从那一刻起,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和这帮人成为朋友。

    看透了这个事实之后,他不再痴心妄想有人会来帮助自己。

    他默默地承受着霸王和他同伴对自己的辱骂,冷眼看着窗外,看着那些从教室旁边经过的别的班级的同学,也跟看笑话一样的看着自己。

    人心冷漠,不过如此。

    他觉得这个学校也就这样了,自己没有必要在这个学校和任何人打交道,那一刻他真的是心死了。

    可是就在他心死的时候,一道光照了进来,照进了他阴暗的心理,温暖了他的身子。

    是安禹诺。

    是隔壁班那个看起来娇娇小小,柔柔弱弱,尚不及自己眉头高的女孩子。

    他从来没有想到,那么娇小的一个人居然会爆发如此巨大的能量。

    他居然能将挡在自己面前的霸王一把推开!

    要知道霸王的体重是安禹诺最少一倍半,她是怎么用那样娇小的身体把大王给推开的,就是到现在,丁汀也完全想不通。

    就是因为那一次的见义勇为,安禹诺永远的住进了他的心里。

    也正是因为那一次,安禹诺成为丁汀大学生涯当中唯一愿意去接触的人,也是在毕业之后自己唯一还有联系的同学。

    方若曦在丁汀这里,永远都是一个附属品而已。

    从前是,现在也是。

    他的地位从来就没有任何的改变,要不是因为孩子和他爹的缘故,到今天,他丁汀都不会舍得多看他一眼的。

    正是因为安禹诺当初在自己的心里投进了一道光,丁汀才会把他放在心中这么多年。

    他一直小心翼翼的呵护着那一份感情,想要等到水到渠成之日,他能向安禹诺表述自己的爱慕之情,能够和他携手白头。

    这是他的一厢情愿,从一开始他就知道的一厢情愿。

    甘云霆的名字,从他认识安禹诺的时候,就一直断断续续的出现在他的嘴边。

    丁汀是个男人,虽说他对于感情并不算太敏感,但他也能读懂安禹诺提到甘云霆时,眼中流转过的感情。

    是他不愿意去面对,是他选择了逃避,选择了漠视,一味的认为安禹诺当初对自己伸出手,就应该是对自己有感情的。

    他一直深陷在自以为当中,久久不肯自拔,所以才造就了今天完全不可挽回的局面。

    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本来怨不得别人,可他就是不甘心。

    他不甘心安禹诺选择了什么都不如自己的甘云霆,他不甘心自己以前从来看不上眼的方若曦,凭着手段最终还是嫁给了自己。

    他不甘心自己的命运和自己预料的完全不一样。

    他也不甘心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所操控。

    所以哪怕现在在别人眼中看来,自己的婚姻和家庭如此的幸福美满,他也不愿意继续下去。

    他不要这样的幸福和美满,她要自由,要自己去追寻来的幸福,而不是这样倒贴上来的幸福。

    什么妻子,什么孩子,这一切都不是他自愿拥有的,都是方若曦强加给他的。

    当初若不是他趁着自己酒醉和自己发生关系,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没有孩子,他方若曦何德何能有什么资格嫁给自己?

    哪怕只是在睡梦当中,丁汀也对方若曦表现出无比怨恨的感情。

    梦很绵长,梦里的场景特别的多。

    丁汀越是做梦,要是觉得胸里积蓄着一股憋屈,最终,他终于忍不住了,突然睁开了眼睛。

    当睁开眼睛之后,他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躺在自己的卧室里,他才突然松了一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

    做起来之后,他长长的喘着气,等到气喘匀了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湿透了。

    原来哪怕只是在梦中,他对方若曦的恨都已经无法再忍受了。

    睡梦中尚且如此,清醒的时候他自己心里对方若曦到底有多恨,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再等等,再等等,结束了就好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房中是否有监听设备,只能张着嘴无声的低喃。

    是啊,等到结束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