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看萱儿练功

    毕先生道:“所谓的不要去分敌人的真气和自己的真气,其实本意就是把敌人的真气也当做自己的真气。圣人早已说过,真气的本源都是一样的。就是天地灵气。

    既然都是天地灵气,那么他们就都是一样的。无论是你陈乐天的真气还是柳大宗师的真气,都是一样。就跟尘土做成的桥梁和尘土做成的石块。他们唯一的不同只是他们的存在形态。这也就是为什么你陈乐天在柳大宗师面前如同蚂蚁一般不堪一击。就好比柳大宗师的气脉二海中的天地灵气是厚厚的拱桥,而你陈乐天的真气只是一块一手就能掐住的砖头。”

    陈乐天的嘴微微张圆,眼前仿佛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就像从没有进过紫城的普通百姓这天忽然走进了紫城的大门,四下望去,全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甚至想都没想过的东西...

    毕先生很满意陈乐天现在的表,嗯,好像有很久很久没这样跟人说过话了?上一次这样的想跟人说这么多还是多少年前?记不清了...

    “乐天,如果你想让自己变得强大强大更强大,你首先要明白的就是这个道理,你只有先把这个问题悟透了,你才能真正开始强大之路啊。。。。”毕先生说着,抬手拍拍陈乐天的肩膀,倒像是陈乐天的师父,而不是李萱儿的师父,那种语重心长,像极了关弟子的师父。

    陈乐天认真的点点头道:“先生所言,小子好像懂了点。也就是说,这种把敌人的真气当做自己的真气,并不指的是跟敌人打斗的时候试图去同化敌人的灵气,而是不存对手的心态,放平心态,甚至带着悲悯之心去看待自己的和对手的真气?”

    “好,说的非常好,看来你真的懂了啊!”毕先生有些惊讶于。

    倒不是他看不起陈乐天,而是李萱儿实在是他平生仅见的悟非常之人,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去问问那些在外面的名师大宗们,你们的徒弟有我徒弟悟高天赋高吗?

    可事实不许啊,他已经退出江

    湖很多很多年了,他甚至把自己的一切过往的踪迹都抹掉了,他过上了自己一直想要的生活,而且这些年来,他的确也过得非常的舒心。所以,萱儿这么个好徒弟,他不能拿出去炫耀了呀...

    不过这也也好,将来萱儿学艺成了后,到江湖上随便打个几场,自然而然就能名扬天下了。

    所以他本来以为还要再解释几回陈乐天才能明白,但没想到陈乐天这就懂了。

    聊到吃早饭的时间,毕先生陈乐天李萱儿三人吃了顿毕先生家的早餐,吃完后,毕先生给李萱儿安排了下上午的任务,李萱儿一一记下后,老先生说要出去转转,你先练,陈小子你就在这陪陪萱儿吧,平时你这个陈御史也忙没时间陪萱儿,今天你就好好陪她吧。

    陈乐天笑道:“保证完成任务。”

    毕景老先生呵呵笑了笑,背着双手出门了。

    毕先生一走,陈乐天就自在了,端着茶杯在旁边看李萱儿一拳一脚认认真真的在那练拳。

    李萱儿的拳法是师父新教的,跟他从小练的家传的拳法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师父告诉她,不要刻意的忘掉原来家里的拳,我教的拳和你家传的拳其实不冲突。我不知道你从哪听来的,学过一家拳再学另一家拳学起来就会很难这种说法。这种说法完全就是无稽之谈,至少在我看来,各家的拳法,只要是经过时间的磨砺而流传下来的拳法,其本都具有很强的实用和可学。同时,他们也都是相通的。真正的拳法宗师在初始拳法学到了一定的境界后,是需要走出去接触各家拳法的,甚至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把尽可能多的拳法都学会,最后,才能达到一个融会贯通的境界。

    所以我教你的拳并不一定就比你家传的拳法更好,你家传的拳法也并不一定就比我教你的好。

    关键在于看你怎么去练怎么去用。

    用的好了,从来名不见传的王家拳也能打的过练的不好的少林拳。

    李萱儿得师父这番指点后,其实脑子是明白的。但就是在练的时候,总是做不到心意贯通圆润。

    总是要尽量忘掉家传的拳法才能练进去师父所教的拳法。总是经常上一招是师父教的拳,下一招自然而然的又变成了自家的拳。很苦恼啊。

    不过随着练习的次数增加,这几天越来越见好了。

    师父也对她说,进步很大。

    但她觉得师父是在说假话安慰她。

    “乐天哥哥,为什么我师父就不像你师父柳大宗师他们那样严苛要求我呢?我师父从来不打我,我有时候动作练的非常差,我自己都看不下去,我师父还笑着说不错不错别急别急,唉...”练了一个时辰,李萱儿香汗淋漓的停下来休息,一边擦汗一边喝水一边苦着脸道。

    陈乐天哈哈一笑道:“你说的好像还很羡慕我似的,你都不知道我多苦,一个不高兴就揍我,我有时候明明是在好好说话,但柳师却觉得我在胡说八道,然后就揍。唉,想想都不是人过得子...”说着,装模作样的擦擦眼睛。

    李萱儿是真心羡慕,之前乐天哥哥刚刚进入青天阁的时候,经常被打她也的确是很心疼,甚至也偷偷埋怨过大宗师们,为什么要对乐天哥哥这么狠心呢,多点耐心的教乐天哥哥不好吗,乐天哥哥这么聪明这么努力的人,不一定非要打才行啊,虽然俗话说不打不成材,可真正愿意努力的人,不打也是能成为国之栋梁的啊。

    可是现在的她,却完全不这么想了。她多想师父能在她做错动作的时候能打她一下让她长长记,在她总是把招式上下承接部分运用的不熟练的时候能把她痛骂一顿让她流着眼泪好好反思自己...可是师父从来都是对她和和气气的,一点不像个师父的样子。

    所以她只能靠自己,靠自己太难了啊,总是想偷懒,总是在累的时候会忍不住想这样好像也差不多?明天再想这个问题?好难好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