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真是强健的胸肌

    论配角的自我修养第二百七十四章、真是强健的胸肌顿了顿,北辰转头说道:“蓝兄,我们可千万不能像他们一样,被利益蒙蔽双眼......嗯?人呢?”

    北辰楞了一下,回身时却看到蓝歆已经朝着妖风岭深处赶去,他的目标赫然是冰山裂缝外围——那些年份久远的天材地宝!

    蓝歆口中念念有词:“如果我能够将这么多药材全部采完,必然就能够解决自身炼药的不足,按照辰兄的话来说,到时候我就可以知道不同药性的药材该如何进行融合!

    解决这一难题后,那青玉转灵膏我必然也可以炼制出来!”

    蓝歆握了握拳,信心满满。

    冰山裂缝内,有修士被人左右夹击,口吐鲜血倒飞而出,而剩下的人出手则更加狠厉,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在裂缝外观望的众人,看到这么久都没有危险出现,便再也按捺不住,曹莽先行一步,怒喝一声,脚下冰峰竟是寸寸碎裂,他身形猛地掠出,直接冲向灵脉所在位置。

    砰!

    “都给我滚开!”

    灵力涌动,灵威爆发,曹莽双拳之上黄光闪耀,拳风所到之处,声势浩大,无一人敢硬接他这一招,纷纷选择避让。

    逼退众人之后,曹莽大笑一声,脚步一迈,身形直接掠过百丈,他右手猛地一探,就欲将灵晶全部收入界戒。

    然而一道青光却突然从其身后袭来,感知到危险的曹莽眉头一皱,急忙侧身,堪堪躲过了这一击。

    曹莽转头望去,只见令裘脚踏轻风漂浮在半空,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果然是你!”曹莽怒道。

    令裘笑回:“这些灵晶我看上了,还望曹兄割爱。”

    曹莽冷笑一声道:“可以,等你死了,老子在你坟前摆上一排灵晶,如何?!”

    令裘笑容褪去,眯着眼睛道:“那就各凭本事吧。”

    大战再起!

    二人一个主修炼体,一个主修灵决,双方实力不相上下,谁也奈何不得对方。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行动的白枯大剑一挥,骇人的剑气无差别的袭向靠近灵脉的众人,有修士正在与他人对抗,感应到杀机之时,剑气已至他头顶。

    不过一个瞬间,他的身体就被剑气一分为二,鲜血四溅。

    其余人倒是及时反应过来,第一时间用灵力进行抵挡,当他们瞥见那尸体之时,也是一脸的凝重。

    若要论单打独斗,白枯的实力无疑是这里最强的!

    “还望各位给我一个薄面,这灵脉归我了,至于其余的天材地宝,我一株也不要,如何?”淡淡的话语,却彰显着白枯无与伦比的自信!

    “荒谬!这灵脉,就凭你一人也想独吞,我......”

    咔嚓!

    话未说完,一霸道剑气已从此人身上席卷而过。

    鲜血喷涌而出,男子应声倒地,死的不能再死。

    曹莽和令裘对视一眼,眼中尽是惊骇,此刻的白枯比起先前与他们二人较量时,要更加强大!

    “不对,老东西,你之前隐藏了修为!”曹莽似是想到了什么,大吼出声。

    令裘也明显想通了这一点,刚才那一剑又快又狠,如果他在没有防备之下,也极有可能成为剑下亡魂!

    白枯不以为然道:“北境处处凶险,出门在外自然要留一手,况且......”

    白枯半眯的双眼陡睁,凌厉的眼神扫向曹莽二人道:“你们不会真以为二人联手,就会是我的对手?”

    “不好!”令裘惊叫一声,抽身暴退,一旁的曹莽也是大喝一声,急忙侧开身子。

    说时迟那时快,二人刚刚闪身,通天的剑气便从二人中间穿过,落在了冰山之上。

    山石崩毁,地动山摇,寒气四溢而出!

    巨大的碎冰纷纷砸落,让众人不得不避。

    就连冰山裂缝外围也是深受其害,冰峰上的尖锥断裂下落,而其下方还有一道人影正在忘我的采药!

    正是蓝歆!

    蓝歆刚喜笑颜开的将药材收入界戒,感知到巨变的他,却发现冰锥已经在他头顶咫尺之距,一时间面无血色!

    危机关头,一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出......

    砰!

    寒冰碎雪炸开了无数寒气,如同浓烟遮蔽视野。

    北辰趴在地上回头望去,当真是心惊胆战,如果再晚一步,蓝歆不死也得残废啊。

    他摇了摇头,低头看去,因为先前的变故,此刻的他正压在蓝歆的身上,而且双手还放在了

    对方的胸口。

    北辰用手抓了抓,只感觉蓝歆的胸口坚硬无比。

    “真是强健的胸肌啊,难道蓝兄是个体修?”

    不过北辰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至少经此一抓,他也基本可以判定,女扮男装这种狗血的剧情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

    毕竟一个女子,胸部怎么可能比他一个男人还要夯实?!

    出于关心,北辰问道:“蓝兄,你没事......握草!”

    话还未来得及说完,本是一脸茫然的蓝歆,猛地一脚踹开了北辰,他匆忙起身,指着倒地的北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你你你......”

    北辰揉着腹部,一脸不解,他好心救了对方,没想到会受此待遇!

    “蓝兄,我好心好意救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蓝歆闻此言,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声道:“谁要你救我?你救我就是看不起我!你以为刚才那点危险,我一个人摆平不了?

    我告诉你,就算整座冰峰都倒下来,我也有办法脱身,下次你再敢这样救我,连朋友也没得做!”

    北辰一脸懵逼,这tmd叫什么事儿?自己的好心,竟然被人当成了驴肝肺?

    而且他也万万没想到,蓝歆的自尊心竟然会这么强!

    就在这时,冰山裂缝内传出了骇人的灵威波动。

    北辰二人望去,只看到白枯手持青金巨剑,与一众修士在那边斗的天昏地暗。

    让北辰惊讶的是,面对众人的围观,白枯竟显得游刃有余,丝毫没有落于下风。

    “这个家伙,隐藏的还真是深啊......”北辰皱眉道。

    咔嚓!

    咔嚓!

    “嗯?什么声音?”他抬头望去,竟发现头顶的冰峰之上,开始露出道道裂纹,这显然是被灵威震碎所致。

    “不好!”

    不过眨眼功夫,碎裂的冰峰便再也无法支撑,漫天冰锥如同雨水纷然落下。

    轰隆!

    危急关头,北辰再次舍身掠出,毅然决然地救下了蓝歆!

    只不过,他们二人的体位又变得和刚才如出一辙......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