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 天残枝叶的少许力量

    何以为道第两百六十七章天残枝叶的少许力量凡分境不可能那么容易死去,唯有自己不想回来,或是身不由己,不能回来。至于到了哪里,还是如这别人少知的世外桃源一样,被藏在某一处,藏在了最凶险的,如鬼山一般。

    干蝉道人不再多想,这可能就是留给此少年的疑问了。

    那赐予并点化的机缘留给了那个欲走出的邱峰手中,他也是一个选择。

    苦竹站在李水山的身边轻轻问道:“李兄,是否要进到山中?”

    李水山轻轻的点点头,道:“苦竹道友,你的一修宗,是古老的宗门,以后走南闯北,切记,不要轻易透露,就算是我也不要。”

    苦竹点点头。

    “还有,你身上的阴虚剑法,我以前也听闻过,一定要好生修炼。若是机缘够,实力足够,一定把宗主的职位揽入自己怀中,古老的宗门必定有争取凡分境的暗藏力量。”

    “修行的境界,我们知道的还是太少,后面必定还有更多。只有我们到达了一定阶段,才能了解到。”

    “正如耕地牛儿,它一生的归宿就是那里,我们算是井底之蛙,欲跳出此净,该忘的要忘,该记得要记得,坚毅,无悔或许就够了。”

    苦竹脸色平静,其实内心波动不止,因为此话它早就听自己师尊说过,他那一次因为胆怯,被一个同胞们女子欺骗了,丢失一块上号的灵石,师尊一边用鞭子抽打他,一边辱骂道:“你啊你,就是心不行,做事不够决断。怎么?见到一个美女心就移不开了?你可知你有多弱小,你可知你这样走出山门会被修士嗤笑,一个小小的套路就可以把你杀死。”

    “你以后不把自己的毛病改掉,以后不要走进这个们,我没有你这个徒弟。”

    苦竹懂得师尊的意思,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直到今日他还是做不到无情。

    这也多数修士做不到的,反而那些无情,并无过多琐事扰心的修士过的极其潇洒,修行的速度更快。

    他苦竹不是,他知道自己的师尊有时候特别无情,也

    有时候柔情脉脉,他领悟功法的能力不凡,就是理解不了他师尊最后知道他的心性。

    “修行真真假假,若是以真的态度面对,死;若是完全以假的态度面对,必死。你是真,万物为假,万物是假,你为真,你便存活。”

    李水山轻叹口气,这是干蝉道人对于岁月的无奈。

    苦竹与他直奔山中,还未拨开一层漂浮来的黑云,就被哀嚎声惊到,这是一个人族修士,他手持一柄铁刀,上面血迹斑斑,刀柄木劲头血汗,似乎杀了不少的妖邪或是人,他身上的白色衣服被拉扯破碎,血肉被撕咬的碎烂不堪。

    他双眉紧缩,看到他们俩人求救道:“道友救我,我有丰厚的报酬。”

    李水山并未立即动手,反而苦竹抬起手中的剑,在空中杀出一道光,吞噬灵力的剑气逐渐扩大,怕是稍不留意就会把那修士一起杀死。

    此修士眼球突出,身上被一股噬心的疼痛冲击,疯狂游走,渐渐丢失理智,他喘着大气再次求救道:“道友,在下需要你们帮我运功传法,剔除体内的冰寒虫,报酬...你可细看...”

    他忍着疼痛把身上的破旧包袱拿下,里面有一把青色小剑,剑上布满龙爪,剑柄上还留有一个深凹的指纹,似乎早就纹印上去,李水山远观并无任何异样,但当他把小剑丢来,似乎就送人了。

    李水山拂袖一抓,剑身悬在手心。

    他哀求道:“道友可否提供我少许上品灵石,还有,传功与我帮我拔出身上的冰寒虫。”

    苦竹望着李水山并无任何动静,心神一动,正要去抓储物袋一些剩余的灵石,谁知下一刻就被李水山按下,他脸色平静的丢回小剑,轻道:“道友可知此地为何地?道友可知你身中冰寒虫已经无药可医,更别提我帮你传功,此法只会让我深陷泥潭,与你一般。”

    此修士一手抓住小剑,咬牙道:“道友既然如此狠心,那我只有用另一种方法,直接吸吮你身上的血肉,帮我抵挡一会。”

    他把小剑轻轻扬起,点

    在剑面上,周围泛起一道薄薄的水汽,四五支龙爪飞奔而出,直接透出杀气。

    李水山眉头紧缩,刚才一看小剑上龙爪黯淡,有些丢失凌厉之色,后之便乍放而出,一股陌生的气息爆发,卷动周围的鬼气。

    “道友,多谢皮囊血肉。”

    他似胸有成竹,右手微张五指,掬水一般,道袍破碎,两眼若红,按下后,整个人如运起一道秘绝之法,气势由小溪流水直面大川瀑布,迈步快若雷电。

    “取命。”

    李水山似笑非笑,袖子一甩,直接把那天蚕枝叶丢出,眼前出现两个旋涡,他轻言道:“聚。”

    两个旋涡扭动,符文如锁链拉扯,荡荡的的发出响动,草枝叶青褐色斑纹上有一只开翅火鸟飞出,它嘴若悬壶,再后方聚成一团利剑,如水落一般,渐而逆转,就把整片黑气吸入其中,化为虚无。

    此修士忍着巨痛惊骇一声,“天蚕枝叶。”

    “此物,怎么会落在你的手中?”

    他拿剑对其一斩,就把隔空的黑气切断,把自己前进的路途割开后转身就遁下,晚了几息后变得呲牙咧嘴,辱骂道:“你这少年真他娘的不简单,若是一些小东西藏在你的袖子中,我还不会计较,关键你有这种上古遗留的宝贝,说实话,谁都会动心。”

    “天真无绝人之路,知道我深受重伤,还给我一些求生的宝贝,我若是用它幻化的两个吞涡,既可以吸出我的冰寒虫,还能赐给我不小的造化。”

    李水山退后几步,对着天蚕枝叶一抓,对着烂竹道:“仔细看此等术法,或许对你的剑法领悟有不少的帮助。”

    烂竹瞪大眼睛看去,那天蚕枝叶被李水山拽在手心,轻轻捏揉,周围两个旋涡出现了扭曲,变成了破烂的不知名东西,继而又被他轻轻弹手挖起,把整个虚空捧出一道裂痕。

    这道深邃的裂痕一出现,直接吓到了满心欢喜的那位修士,吞咽着口水暗道:“破出虚空,这修为起码也要凡分境,难道他是大能转世?”